公告版位
目前主打更新: 【特傳X驅魔】重生、【全職-傘修】未盡征途

*末世架空向

*全職同人-傘修主線

*長篇新坑慎入(我還不知道會寫多少

 

04

 

    「葉秋死了?」不敢置信的聲音在偌大的會議室中響起,「開什麼玩笑?」

 

    這間會議室裡聚集了十幾人,明顯分成了兩群。一半的人穿著隨意,其中年齡最小看起來不過十四、五歲;另一半的人在手臂上綁著一模一樣的臂章,赫然正是喬一帆之前待著的微草小隊。

    此刻,所有人都盯著會議室大門前來傳訊的人。

 

    坐在首位,約莫二十一、二歲的青年沈吟了一下,「這消息,可準確?」

    「從H市基地傳來的訊息,說是找到了葉秋從不離身的武器卻邪,但是卻不見人影,由於幾天前葉秋與嘉世小隊分開是因為碰上了四階喪屍帶領的喪屍群,就算他再強,隻身一人也恐怕是……」來傳訊的人也是緊張得手裡冒汗,一下子面對這麼多高階異能者,同時又是傳遞這麼大的一個消息,饒是他覺得自己已經見過不少大場面,仍然無法平常心對待。

    「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聽到這回答,首位的青年又再度陷入了沈思。

    傳訊的人鬆了一口氣,連忙退出會議室,並細心地帶上門。

    門才剛關上,立刻就有人按耐不住。

    「葉秋那傢伙會這麼輕易就死了?不可能的吧。」坐在青年下手的一名黃髮青年最先開了口,絮絮叨叨地說著,「我猜他現在一定躲在某處偷偷地觀察、嘲笑我們,等著哪天又冒出來搶了聯盟發下的任務。沒錯一定是這樣,我說隊長我們就趁這陣子他搞失蹤時多搶幾個嘉世的任務,看他不心疼死,你覺得如何?」說完,他還不忘轉頭看向坐在首位的青年尋求認同。

    青年沒有立刻回應他,而是將問題拋給對面的人,「王隊怎麼看?」

    「不好說。」王杰希十指合攏,微微皺著眉,「不管怎麼看,嘉世這作法太不正常了。」

    僅僅憑著一把武器就認定自己的隊長死亡,並且立刻撤回所有的搜救行動,這心也太冷了一些。

    「高階異能者沒那麼容易被轉變成喪屍。」喻文州,藍雨小隊的隊長,也就是坐在首位的那名黑髮青年,分析著,「沒有屍體或是其他衣物痕跡,葉神有很大的可能性還活著。」

    他的右手食指輕輕在桌面規律地敲打著。

    「更何況,就算是四階喪屍,對於五階異能者來說,也並非不能對付。嘉世小隊中高階異能者不少,應該不至於走到這等糟糕的情形。」關鍵是……

    「跟小隊分散?」手指的敲打停住了,「連蘇沐橙也不在身邊?」

    其他人還好說,蘇沐橙會就這樣丟下葉秋?

    「天有不測風雲。」王杰希說,帶著點惋惜,「或許以當時情況,沒有更好的辦法。」

    喻文州偏過頭,看了看微草尾端那名神情低落的少年。

    聽底下的人說,微草在這次來到G市基地的路上,損失了一名隊員。

    他沒有繼續在這個話題上多加討論,同時也搖了搖頭,制止身邊還想說些什麼的黃髮青年。

    「王隊一路過來辛苦了,我先讓人幫你們安排休息的地方吧。」喻文州站起身,身旁一排藍雨的隊員也跟著起身,「宋曉,你帶一下路。」

    這次對方過來是與他們交流情報與物資,對方在自家基地時的落腳地點自然是由他們安排。這是幾個目前赫赫有名的異能小隊間形成的默契。

    「既然如此,就先謝過喻隊了。」王杰希也熟悉異能小隊間約定俗成的習慣,向喻文州點了點頭,便讓自家隊員跟上門口帶路的藍雨隊員。

    「微草的各位跟我來吧。」不是第一次負責接待工作,宋曉駕輕就熟地走到了前頭引路。幾個閒著沒事的藍雨隊員也混進隊伍,找上相熟的微草隊員攀談起來。

    王杰希習慣性地落到了最後,在臨出門前停下了步伐。

    「對了,林杰前輩讓我給你們帶個話。」他回過頭,看向會議室中僅剩的兩人,「最近的一些徵兆不太尋常,加上明年乾季過後,就已經是第四年了,最好要有心理準備。」

    喻文州眼神沉了幾分,「知道了,麻煩王隊回去後替我謝謝前輩的提醒。」

    「我會的。」王杰希頷首,踏出了門。

 

    「隊長,你真的認為葉秋死了嗎?」目送著所有人,已經憋了好一陣子的黃髮青年終於找到機會開了口,卻是難得地簡短嚴肅。

    「難說。」喻文州重新坐了下來,有些疲憊地揉了揉太陽穴,「前輩再怎麼厲害,畢竟也只是一個人。」

    儘管,這一個人成就了聯盟中的神話。

    一夫當關,萬夫莫敵。

    若他真的死了,不知還要引發多大的震盪。

    喻文州苦惱地嘆氣,不過眼下還有更麻煩的事等著他處理。

    「少天。」

    「怎麼了隊長?」

    「跟基地那邊說一聲,」想到林杰托王杰希轉告的話,喻文州忍不住又重重地嘆了口氣,「早點開始做準備吧。」

 

   

 

    「小安和陳姐的父親是我的救命恩人。」

    只有兩人的房間內,葉修停下手邊製造子彈的工作,抬起頭看向蘇沐秋。

    蘇沐秋倚靠在窗邊,旁邊是剛保養好的雙槍,手上則是正在進行調整的千機傘。他的眼神有些虛浮地看向了漆黑的窗外,沒有焦點。

    「當年在軍工廠的那場爆炸,我雖然僥倖活了下來,卻傷到了雙腿,完全無法動彈。是陳姐的父親路過,將我帶了回來。」

 

    窗外的雨還在下個不停。末世之後,天氣不再跟往常一個模樣,而是分成了四個不同的時期。

    而他們如今經歷的雨季,要等到整整三個月後才會放晴。

 

    「小安的父親在末世前是一名中醫,因為有他的幫忙,我才能重新行走。」蘇沐秋神情平淡,像是在說著別人的故事。

    蘇沐秋沒說的是,當年的他幾乎是被認為連重新行走都無法,小安的父親為他估計的最好情況,也不過是可以勉強站立罷了。

    是他不顧一切的固執,創造了稱得上是奇蹟的結果。

    「只可惜,他們兩人幾年前都過世了。」

    也許就是因為曾經陷入過絕望的深淵,儘管現在依舊要依靠異能作為腿部的支撐,不能長時間、高強度的行走,他也相當滿足了。遺憾的是,當年救下他的兩人,都來不及親眼看到這個時候。

    「不提了,說說你跟沐橙吧,這幾年過得如何?」

    蘇沐秋的視線從遠方收回,繼續手上的工作,一邊問著葉修。

   「你也見到了,反正我還活蹦亂跳的。」見蘇沐秋沒有說下去的打算,葉修也就不準備追問,「沐橙那時候的發燒就是因為異能覺醒,是體質系的視覺增幅,成為狙擊手是她自己的決定。」

    葉修有一下沒一下地再次打磨起手上的子彈,「明明只是個小姑娘家,端起狙擊槍卻架勢十足,就連雪峰也誇她有天賦。」跟她哥哥一樣,射擊天賦好的嚇人,加上視覺增幅的異能簡直如虎添翼。

    「當然,也不看是誰的妹妹。」蘇沐秋有點得意,卻也有點心疼。如果不是末世,蘇沐橙或許一輩子不用經歷這種艱辛,「對了,你後來有找過你的家人嗎?」

 

    跟打小孤苦無依,在小城市裡相依為命的蘇家兄妹不同,葉修這傢伙可是個B市的高幹子弟。

    喔,前面忘了加個定語,應該是『離家出走』的高幹子弟。

 

    「第一次黑暗期之後,回過一趟B市。」葉修聳了聳肩,「遠遠見著他們過得還不錯,就回來了。」

    「都在?」蘇沐秋問。

    「都在。」葉修回到。

    「挺幸運的。」蘇沐秋感慨。

    這些年的末世過去了,家人能都還在,除了幸運還能說什麼?

    「我也這麼覺得。」葉修表示認同。

    「怎麼沒留在那裡?」蘇沐秋疑惑,「B市基地情況比較好吧。」

    「末世年頭,哪裡不都一樣?」葉修,「而且我們不是說好,要到H市基地,成立自己的小隊嗎?」

    「你……」蘇沐秋有些說不出話來,「當年怎麼看我都不可能活著吧?」

   就連他自己,在爆炸發生的那刻,也沒想過能活下來。

    「我知道你還沒死。」葉修輕描淡寫地說到,忽略自己曾經無數次回到當初三人失散的地點,一遍遍徒勞地嘗試尋找,「B市有個傢伙,可以根據血緣判斷人是否活著。」

 

    當時為了潛入那人所在的地方鬧出的動靜可不小,還差點被他家裡發現,要不是他逃的快,恐怕早就被抓了回去,留在B市。

    如果這樣的話,怕是就見不到蘇沐秋了。

 

    「你是笨蛋嗎?」蘇沐秋感到不可思議,「就為了一個根本不知道能不能信的消息,在H市待了這麼多年?」

    「哪裡笨了?」葉修笑,「你這不是回來了嗎?」

    蘇沐秋被他堵得啞口無言,過了半晌卻也忍不住笑了。

 

    雖然晚了點,終歸是回來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魚左 的頭像
魚左

當海洋流淌於天空

魚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