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架空向

*全職同人-傘修主線

*長篇新坑慎入(我還不知道會寫多少

 

 

03

 

    他一直無法忘記那個雨夜。

 

    「葉修,你帶沐橙先走!」

    背上的女孩發著高燒,他手掌貼在她的身上,源源不斷地將異能傳輸過去,希望能多少舒緩她的不適。

    身後的少年甩動著手裡的武器,頭也不回地說到。

    「我來斷後。」

 

    他相信他。

    於是他背著女孩,往來路奔跑,期望可以早一點與援軍會合,讓他們接手照顧女孩,他好回來支援自己的搭檔。

    奔跑的過程中,他的腳下忽然一個重心不穩,他踉蹌地跌在了地上,泥巴沾染上他的臉龐,他牙關咬死,在最後關頭調轉姿勢將女孩護在懷中,反射性地召出了土牆,逼退了第一波的攻擊。

 

    不該有這樣的失誤的。

    在這末世生活了三年的他們都清楚,逃命過程中一旦跌倒,隨之而來的就是無止盡的廝殺,與喪屍無情的獠牙和利爪。

 

    但是預想中的後續攻擊沒有到來。

    土牆瓦解後,直撲面上的是一股熱浪,原先追著他們的喪屍成了他們的護盾,擋住了熊熊的烈焰。

 

    他忽然明白自己剛剛為何會跌倒。

    是震動讓他失去了平衡。

 

    意識到這點的他睜大了眼睛,拼了命的喊叫,卻不知是嗓子早已嘶啞了還是其他原因,聲音一點都沒有傳出。他眼前的景色像是奇蹟,又或者像是那些傳教書籍裡描述的場景,大雨未停,但蔓延的火焰卻越燃越起勁,燒紅了濕潤的土地,燒紅了黑色的天空。

 

    燒紅了這個人間煉獄。

 

    他被人一把提起,與他們搭伙的同伴面色著急,嘴巴一張一闔,他卻聽不見任何聲音。

    他的世界此刻如此安靜。

    他的伙伴沒有辦法,招來另一個人背起女孩,自己則背起了他,快速離開這裡。他回頭死死地瞪著,卻看不穿那上達天空的火焰,看不見那應該存在的人影。

    震動再次從腳底傳來,就連他早有準備的伙伴,都差點摔了跤。

    這時候他忽然明白了,原來他不是叫不出聲,而是因為他聽不見。

    於是他哭了,撕心裂肺地痛哭出聲,反正他現在聽不見,用不著去管自己的聲音有多難聽,用不著去管自己有多狼狽不堪。

 

    因為他想起來,在他還聽得見的最後。

    是爆炸的聲響,結束了一切。

 

 

 

    這裡不是他在嘉世的房間。

    這是睜開眼之後,他腦海中的第一縷想法。

 

    「你醒了啊?」

    身旁一名女性的聲音響起。

    「我去叫人。」

    他還沒來得及轉過頭,咚咚咚的聲音就離開了房間。

    那是靴子踏在木頭地板上的聲音。

 

    能用到木頭地板,看來這房子在末世後的運氣還不錯。

    有些偷懶地閉上眼睛,他的腦袋裡轉過了第二抹思緒。

 

    另一個踏步聲走了進來,也是靴子,不過重量明顯比先前的人沈了些,卻因為主人刻意地放輕反而不如先前響亮。

    看來是個男人。

    這是第三個念頭。

 

    「發燒昏迷三天三夜,你很行嗎葉修大大。」

    熟悉的嗓音在頭頂響起,葉修不甚情願地撐起眼皮。

    「只是夢啊……」因為放鬆而湧起的疲憊感一下襲捲了他的身軀,原先揮散不去的往日回憶,現在只是場夢境。

    「原來你作夢都能夢到我。」不過某人沒能很好的理解他喃喃的半句話,自以為抓到了他的把柄而忍不住竊笑,「夢中的我能有真人風流倜儻英俊瀟灑嗎?快醒醒。」

    你才該醒醒。

    葉修心想。

    他翻過身,背對那人。在得知所處環境是安全之後,他只想再好好睡一場。

    「葉修你給起床。」

    只是有人不想讓他如願以償。

    「起來檢查身體,順便吃飯。」那人扯開了葉修身上的被子。

    看來想偷懶是沒戲了。

    半閉著眼,不情不願爬起床的葉修將全身的重量賴在身邊人的身上,聽著那人不滿地碎碎念,卻還是動作輕柔地扶著他往樓下走去。

    不過,這樣也不錯。

 

    「沒有太大問題,傷口也都恢復得很好。」戴著眼鏡的青年收走了搭在葉修手腕上的手指,「這幾天多休息,前輩的身體不錯,應該不會有什麼後遺症。」

    看著鬆了一口氣的蘇沐秋,葉修聳了聳肩,「沒這麼誇張吧,好歹我自己檢查也沒有問題。」

    「都說醫者不自醫,況且你還是個半調子。」蘇沐秋翻了個白眼。

    「你這話也太傷人了,我跟他程度應該差不多好嗎?」

    「人家小安除了異能還有家學傳承,你有什麼?」

     被稱作小安的青年無視一旁自顧自拌嘴起來的兩人,收拾好了桌面,轉頭就要向旁邊的人道別,卻被人先一步打斷。

    「小安還要回去嗎?至少留下來吃完飯再走吧?」綁著馬尾的女性微微蹙眉,「你回去也是自己一人不是嗎?」

    「沒事的,我習慣了。」

    「小安留下來吧。」蘇沐秋此時也不跟葉修繼續扯皮,「好歹你幫忙治好了這傢伙,一頓飯總是該請的。」

    「這樣不太……」

    「行了,我說留下來就留下來,我們這裡不差你一口飯。」那名女性大手一揮,拍板定案,「下午還要麻煩你帶小喬走走,前幾天都悶在屋子裡,現在人都好了剛好陪他認認環境,你們年紀比較近應該比較有話題。」

    莫名其妙成為了談話中心之一的喬一帆有些靦靦地笑了笑。

    「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推辭不了的青年最終還是妥協,轉向了葉修,「還沒自我介紹,初次見面,我叫做安文逸。」

    「葉修。」葉修握上了青年伸出的手。

    「我是陳果,你跟沐秋同年吧?我比你們大了幾歲,叫我名字或是陳姐都可以。」

    「也可以叫老闆,反正我現在給她打工,你以後也一起。」蘇沐秋在一旁插嘴到。

    「就你嘴貧。」陳果笑罵,心中卻是一暖,沒去計較蘇沐秋的稱呼。

 

    在這末世中,能同時獲得兩名高階異能者的庇佑可不是容易的。

    戲稱她為老闆,是蘇沐秋的溫柔。

 

    「葉修前輩,你還好嗎?」

    趁著蘇沐秋與陳果討論起中午該吃什麼好時,喬一帆走到了葉修身邊,輕聲詢問。

    葉修在他們回來的路上陷入了昏迷,隨後發起了高燒。他那時才知道在小鎮碰上葉修他們時,他的身上竟然還帶著嚴重的傷。這讓剛上車時還被葉修拉著重新處理傷口的喬一帆有些自責,覺得是自己的因素讓對方狀況更加嚴重。

    「沒事,你別想太多,我只不過是太累了睡一覺罷了。」葉修察覺到他的情緒,安慰到,「做人不能繃得太緊,像我現在腰疼脖子痠的,就該躺到床上再睡一下才行。」

    「你那是睡太多的後遺症。」一邊討論菜譜還能耳聽八方的蘇沐秋聽到這裡立刻轉頭吐槽,「要是不把你從床上拖下來,你是想像童話故事裡的睡美人一路睡上一百年嗎?」

    「那就看有沒有人要來吻醒我了。」葉修滿不在乎地說到,「願意當我的王子嗎?蘇大大。」

    蘇沐秋做了個作嘔的表情,「算你行,我臉皮沒你厚。」說完便跟要上樓的陳果打了聲招呼,轉身進廚房。

    「煮飯嗎?我跟你去。」葉修沒有遲疑地跟上。

    「你個廚房殺手跟進來能做什麼?」

    「監督你。」

    「滾!」

 

    「沐秋前輩,感覺比之前更有活力。」看著兩人的背影消失在廚房門口,安文逸終於忍不住摘下眼鏡擦了擦。

    「嗯?」感覺到安文逸心中的驚訝,喬一帆有些不解。

    「你是這幾天才認識沐秋前輩的,所以你沒有感覺。」安文逸重新戴回了眼鏡,表情恢復了平靜,「以前的沐秋前輩,對人雖然也不錯,但是絕對沒有現在這麼隨和。」

    不如說,那份溫和只是作給外人的表象,這八年來,恐怕沒有一個人認識真正的蘇沐秋。

 

    想到數年前還只能勉強依靠輪椅行動的蘇沐秋所露出的凌厲與狠絕,安文逸的眼神閃了閃。

 

    『有任何遺言嗎?』

    金屬子彈收刮著性命,卻又殘忍地留著最後一口氣讓人慢慢地看著自己的生命流逝。

    『小安,別出手。』他這樣教導著在一邊目睹一切的他,『這是個弱肉強食的世界,同情心是最廉價的存在。』

    那時候的他,剛擁有了治療的異能,卻從頭到尾旁觀,讓活生生的生命在他眼前逝去。而明明只是坐著,但是在一群哀嚎慘叫的人中央,帶著微笑的蘇沐秋竟使人忍不住想要仰望。

    這座基地裡曾經認為蘇沐秋和善可欺的人,最終都吃到了苦頭,只能去跟閻王懺悔他們的不長眼。

    而他也是第一次認識蘇沐秋隱藏在表面下的冰山一角。

 

    沒有繼續話題,安文逸熟門熟路地拿起客廳書架上的一本書,慢慢地翻閱起來。

    窗外是大雨敲打的聲音,廚房裡是兩人不時的拌嘴,手邊是書頁翻動的響動……安文逸時不時走了神,文字還在眼前,心思卻已飛到外邊。

 

    葉修……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魚左 的頭像
魚左

當海洋流淌於天空

魚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