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主打更新: 【特傳X驅魔】重生、【全職-傘修】未盡征途

*週五課滿滿,為何我還沒睡(問你阿#

 

30

  “那麼,下一個是誰來送死?”

 

  魔劍士擊殺之後,公頻上高高懸起了這句話。誅仙最後一個上場的彈藥專家停下了剛剛邁出兩步的步伐,忍不住回頭看了自家老闆。

 

  「看什麼?難道還要我教你怎麼打?」誅仙戰隊的老闆蕭傑現在的情緒相當糟糕,「你的攻擊距離比他長,他不能風箏你,你難道不會風箏他嗎?」

 

  在大作家蕭傑的腦袋裡,榮耀格外簡單。既然方才對手能夠藉著攻擊距離的優勢風箏自家的選手,那麼自家的選手自然也可以利用地形反風箏回去。

 

  只可惜,現實不會照著他的想像走。

 

  誅仙的選手刷入了場地,秋木蘇立刻就開始移動。這回合一開始他依舊沒有採取戰術走位,而是朝著對方的出生點飛奔而去。

 

  「我們可以看到,秋木蘇依舊是勇往直前地朝著對手的方向移動。而誅仙的選手則與他的同伴相同再次採取了戰術走位,秋木蘇究竟會不會又一次繞到對手的後方進行突襲呢?好的各位觀眾朋友,他們的距離一點一點接近了,我們可以看到誅仙的選手吸取了隊友的經驗,時不時注意自己後方的情況,看來這次秋木蘇不會這麼順利、等等、我沒看錯吧?」

 

  電視解說驚訝的喊出聲,現場興欣的粉絲都沸騰了起來。

 

  秋木蘇這次並沒有採取任何戰術走位,而是姿態極為強硬地直接從前方向對手突入。起手先是一道格林機槍,彈藥專家匆忙躲過之後,迎面又是一記膝撞。

 

  身後的牆面阻擋了他被擊退的距離,他倉皇地想向兩側閃過,卻被早一步料中,秋木蘇一個迴旋踢再次攻擊成功,緊接著滑鏟、踏射,就見彈藥專家狼狽地倒在地上,而秋木蘇一腳踩踏在他的身上,居高臨下地攻擊著。

 

  彈藥專家掙扎著起手,一枚僵直彈近距離發射,卻被秋木蘇在最後一瞬間躲過,不過他也因此脫離了對手控制。牢記著老闆上場前的叮嚀,幾個跳躍連忙佔據了至高點,卻無奈地發現此刻的秋木蘇早已藉由建築物的遮擋脫離了他的攻擊範圍。

 

  「相當聰明且相當狡猾的作法,各位觀眾朋友們,先是槍體術精彩的施展,再來是藉由地形減少對手攻擊自己的機會。這秋木蘇前一回合是藉由地形風箏對手,這一回合換了開戰地點,反而壓制了對方風箏自己的可能性。另外剛剛一挑二的一寸灰選手也是在利用地圖上有出色的表現,看來興欣的選手們對於這張地圖吃的真的很透啊。」

 

  「其實地圖是蘇前輩跟我一起研究的。」看到蘇沐秋的表現,已經下場的喬一帆忍不住說到。儘管蘇沐秋跟他差不多年紀,但是由於時不時的指導,在他心中,蘇沐秋早已跟葉修同個等級,「前輩真的很厲害。」

 

  「沒必要拿自己跟那隻妖孽比較。」魏琛搖頭晃腦地說到,「人比人氣死人,更何況那兩個傢伙根本不是人。」

 

  「呵呵,」人在台下也躺槍的葉修嘲諷地笑了兩聲,「手下敗將說啥呢?」

 

  不用到最後一刻,結果也顯而易見。拉不開距離的彈藥專家在面對蘇沐秋熟練的槍體術,只能用慘烈來形容,短短幾分鐘就被擊殺下台。至此,興欣在擂臺賽領先誅仙戰隊三個人頭分。

 

  後續的團隊戰也不用說,誅仙戰隊被君莫笑一個出其不意的捉雲手帶走了牧師,團戰兵敗如山倒。原先自以為戰術安排精妙的誅仙老闆氣得轉身就走,留下隊員們無奈地苦笑,保持著風度向興欣道賀。

 

  蘇沐秋沒有上陣與誅仙團戰。他坐在選手席,看著場上大屏幕顯示榮耀的字眼後,放在扶手上的手掌悄悄握緊。

 

  終於來了。

 

 

  「終於來了嗎?」葉修看著電腦上嘉世隊員們的資料。

 

  決賽前一晚,在做完最後的部署與叮嚀後,葉修與蘇沐秋兩人回到了房間。蘇沐秋吹完了頭髮,坐到了葉修身旁。

 

  「採訪一下,面對強敵嘉世,葉大隊長現在的心情如何?」蘇沐秋用半調笑的口吻,想要緩和一下有點緊繃的情緒。

 

  「嘉世是我們必須擊倒的對手,僅此而已。」葉修平靜地回答,又問,「你跟沐橙有聯繫嗎?」

 

  「哪能啊……」這下蘇沐秋也笑不出來了,「贏了誅仙後的這幾天,我連短訊都不敢發。」

 

  線下賽開始之後,蘇沐秋與蘇沐橙就沒有再單獨見過面。就連平時噓寒問暖的那些信息中,也絕口不提榮耀,為得就是避嫌,免得蘇沐橙難做。

 

  「也不知道,她現在心情怎麼樣……」蘇沐秋喃喃到,「肯定很難受。」

 

  葉修沈默。

 

  當他一年多前退役離開嘉世時,他曾想過終有一天,他會和嘉世站在對立面。只是,他當時並未料到,竟然是以這種形式。

 

  「別想那麼多了,睡吧。」葉修說。

 

 

  隔天一大早,興欣眾人就搭上聯盟派來的專車,前往B市的六里松綜合體育館,卻在入口處,和嘉世不期而遇。

 

  「嗨,老葉、老蘇。」陶軒一見到在前頭的兩人,滿臉笑容地過來打了招呼。

 

  葉修抬了抬手,算是打了招呼。

 

  「過來的挺早的。」陶軒繼續笑容滿面,隨後話鋒一轉,「還是年輕人身體好,像我今天早上,可真差點爬不起床。」

 

  他眼神撇向蘇沐秋。這選手資料在官方網站都有做記錄的。線下賽剛開始時陶軒還在糾結著葉修名字的問題沒能注意到,現在回過味來,發覺年齡不對,這就過來試探了。

 

  「大概是我昨晚睡得比較好吧?聽說人上了年紀,心思重了就容易失眠,陶老闆要多保重身體。」蘇沐秋輕描淡寫地說到,幾句話岔開了陶軒的探究,反而像是陶軒因為對上他們而輾轉難眠。

 

  陶軒這下尷尬了,不過好歹是做過多年老闆的人,被噎了一句仍是面不改色,「我當初的邀請仍然有效,這場比賽過後,考慮看看吧?」

 

  陶軒看蘇沐秋一派風清雲淡,沒有半點被抓住把柄的緊張感,只好把試探的想法留在心中。想到蘇沐秋孤兒的身份,錯報年齡或是戶口被誤植也不是沒有可能,既然官方都證明沒有問題,那陶軒也不好自討沒趣。

 

  至於對蘇沐秋的拉攏,他是知道沒戲唱了。這兩人當年好得跟什麼一樣,如今這一番作為也不過就是為了替蘇沐秋和葉修添堵罷了。

 

  蘇沐秋還沒有回答,陶軒就拋下他,拿出名片轉向唐柔打了聲招呼,「唐小姐這樣出色的人才,可千萬不能被埋沒了。」

 

  這話氣得一旁陳果的臉色格外難看,陶軒卻在唐柔接過名片後,乾脆地回到嘉世隊伍中,招呼著眾人離開。只有蘇沐橙落在了最後,被陳果拉著問東問西。

 

  蘇沐秋跟葉修站在幾步外,看見蘇沐橙抬頭望向他時,遞了個關心的眼神。

 

  還好嗎?

 

  蘇沐橙眉角彎彎,一如平常地笑了笑。

 

  沒事的。

 

  蘇沐秋極不贊同地微微皺眉。

 

  說謊。

 

  蘇沐橙吐了吐舌頭,又被陳果拋來的問題轉移了心神。

 

  「別擔心太多,沐橙也是大人了。」葉修按了按蘇沐秋的肩膀。

 

  「我知道。」蘇沐秋回答,眉心的鬱色卻遲遲無法散去。

 

  不管雙方的心情如何,最後的時間一點一點地流逝。

 

  晚上八點,挑戰賽最終回合,興欣對陣嘉世,比賽正式打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魚左 的頭像
魚左

當海洋流淌於天空

魚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催更路人
  • 魚大呀~~
    你是不是忘了驅魔那篇呀呀呀
    等的頭髮都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