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架空向

*全職同人-傘修主線

*長篇新坑慎入(我還不知道會寫多少

 

02

 

    金屬異能?

    動作僵硬地穿上葉修塞過來的防水斗蓬,喬一帆一時間難以回神。

 

    打從末世以來,各式各樣千奇百怪的異能者層出不窮。直到現在為止,人們將異能者分為四大系,體質、自然、精神,以及無法分進前三類的特殊系異能者。

    其中,自然系,顧名思義,就是擁有自然界中的力量,除了基礎的雷風水火土五大類外,也包含了基於此的各種延伸異能以及治療異能者。現在家喻戶曉的幾名高階異能者幾乎都隸屬這一系,比如藍雨的黃少天和喻文州、霸圖的韓文清與張新傑、微草的王杰希與方士謙……

    以及嘉世的鬥神,葉秋。

    目前唯一一名為人所知的金屬異能者。

 

  「沐秋,前方巷弄左拐,有三個二級喪屍。」葉修與蘇沐秋並肩走在前面,腳步比只有他們兩個人的時候略微放慢,讓後面的喬一帆可以跟上。

    「我靠你什麼時候又多了這個能力,剛剛進鎮的時候為什麼不用?」還害他們被十來個喪屍出乎意料堵住了去路,浪費了不少時間。

    「剛剛得到的。」葉修聳聳肩。

    「……」聞言,蘇沐秋轉過頭看向喬一帆,喬一帆一臉不明所以。

    「沒事。」轉過身,蘇沐秋一個箭步向前穿過了雨幕,先行繞去解決那幾隻喪屍,決定把問題留給葉修。

    「糟糕,忘記還有別人在了。」葉修嘴上雖然這樣說,但是表情一點也不在意,只是跟著轉過頭看向喬一帆,「小喬記得幫忙保密,別隨便說出去。」

    保密什麼的……

    「葉修前輩,不是治療異能?」遲疑了一下,喬一帆還是決定開口問到。

    「我的異能暫時不好說。」葉修笑了笑,回過頭繼續關住前方情況,「倒是你,要不要嘗試練習使用異能?」

    「咦?」喬一帆有些意外,隨即變得有些沮喪,「我沒……我不曉得我的異能是什麼。」

 

    儘管這次任務之前,聯盟研發出的異能檢測儀檢測出他的異能升到了二階,但是喬一帆始終不曉得自己的異能究竟是什麼,也不明白自己究竟怎麼提升的。

    有時,他甚至懷疑是檢測儀出了問題,其實他根本沒有異能。

 

    「是精神系異能。」葉修說,沒有在意身後一瞬間傳來的驚詫情緒,「你這種情況比較少見,但是也不是沒有過,藍雨有個小子就是這樣。」

    他揮了揮千機傘,一發子彈無聲地擊中了從旁邊商店跑出來的喪屍。

    「試試?」

 

    精神系異能,是影響人的思維與感官的能力,每個異能者的能力或多或少都有些不同。

    這類異能者是人數最少的一類,使用起來也較沒有痕跡,不像自然系異能者容易受到矚目。目前全聯盟最出名的兩人一個是葉修口裡隸屬藍雨的宋曉,另一人是輪迴的江波濤。

 

    「葉修身後!」

    喬一帆還來不及詢問究竟要怎麼嘗試,就先聽見了蘇沐秋的警告。葉修迅速地一個側身,抓住喬一帆將人往反方向拉開幾步,相當驚險地躲開從地下忽然出現的藤蔓。

    蘇沐秋還在兩人五、六步遠處,雙槍連續發了六枚子彈,彈無虛發。特製的金屬子彈鑽入藤蔓體內之後沒有就這樣結束,而是瞬間碎裂成無數碎片,藉由爆裂的衝擊力深深地埋入藤蔓的每一處。

    受到這樣的重創,那藤蔓像是野獸一樣吃痛地發狂,粗大的綠色枝條舞動得更加激烈,毫不留情地往葉修等人的方向拍去。一旁的柏油路面又出現了裂痕,幾根差不多粗細的枝條跟著竄了出來。

    「過去那邊。」葉修把喬一帆推向了蘇沐秋,自己從千機傘中拔出了刀,向前殺了過去。

    凜冽的刀風帶來了灼熱的氣息,周遭的雨水被瞬間飆升的溫度蒸發,造成短暫的強壓,隨著刀刃劈向挑釁的藤蔓。刀刃砍到藤蔓的瞬間,熊熊烈火纏了上去。只可惜那藤蔓似乎早有防備,被刀刃切出的斷口湧出大量的汁液,一時之間,火竟然無法燒上去。

   「不怕火嗎?」葉修說。

   「現在可是下雨天,你用啥火!」蘇沐秋吐槽。

   「面對植物,反射性用火燒是基本。」葉修反手變招,幾根冰刺無中生有,準確地釘在藤蔓的傷口上。

    不過是剎那間,寒氣從缺口滲透、蔓延,瞬間凍住藤蔓的行動。轟隆一聲巨響,原先襲擊葉修等人的幾根枝條硬梆梆地倒下,只剩下幾根距離較遠、本身較細內部液體較少的藤蔓還在微微抽搐著。

    一切都發生在彈指之間,喬一帆只能目瞪口呆。

    「別站太近。」蘇沐秋拉著喬一帆往後退了幾步。

    殘餘的零星火焰跳動著,在冰地上折射出斑斕的色彩,卻掩蓋不了刺骨的寒意。

    冰霜從藤蔓為中心,沿著被雨水打濕的地面蔓延到周遭數公尺,迎面而來的冰冷氣息讓喬一帆不禁打了個冷顫。

    「嘖,被它逃了。」不受影響的葉修走上前察看,「斷得還真是乾脆。」這麼多的枝條說捨棄就捨棄,這年頭植物都比人果斷了嗎?

    「只是個三階的變異植物,你還能不能行了?」蘇沐秋嫌棄地說到。

    「變異植物跟喪屍不同,三階以上開始有了智慧,它要逃我也很難抓。」葉修聳肩。

    「不會用土系異能把它的本體從地底逼出來嗎?」蘇沐秋繼續鄙視偷懶的某人。

    「浪費異能做什麼,走了走了,回去了。」某人不甚在意地揮了揮手。

    喬一帆吞了吞口水。

    他的世界好像一天之間天翻地覆了。

    「葉修前輩是四、四系異能?」可是他以前明明只聽過有雙系異能……

    「不是,我是單系異能。」跟蘇沐秋走在前面的葉修一口否認。

    這下喬一帆更暈頭轉向了。他現在有點懷疑自己是不是因為傷口太嚴重而發起高燒產生了幻覺。

    這樣說來,他的身體的確有些熱,而且,在雨幕之外,似乎有什麼聲音很吵。

    「前輩。」他開口喚住了在他前面不停拌嘴的兩個前輩,「你們有沒有聽到……」

    「恩?」蘇沐秋和葉修同時回頭,而葉修頓了一下,頓時露出了然的目光,「沐秋,獵物來了,這次你上。」

    「你能再更懶一些嗎?」

    「我是傷患。」葉修理直氣壯。

    「我記得當初就是你這個傷患硬要跑來這裡折騰。」蘇沐秋咬牙切齒。

    葉修沒有理他,「還有些距離,不過移動挺快的,應該是速度型變異,三階。」

    「方位和距離。」蘇沐秋放棄了掙扎。

    「這次讓一帆試試?」葉修笑著看向還有些跟不上節奏的喬一帆。

    「啊?我?」喬一帆有些茫然。

    「你能感覺到那東西的位置吧,說出來聽聽?」

    喬一帆眨了眨眼,他的腦袋現在因為發熱而有些遲鈍。

    不過他似乎可以稍微明白葉修的意思。

    「十點鐘方向,還有50公尺。」

    聞到獵物的欣喜、強烈的殺戮慾望、永遠無法滿足的飢餓感。

    太過強烈的情緒震得他頭腦發疼,這是他第一次如此鮮明地注意到出現在自己腦海的另一個意識。

    30公尺。」

    若要用一個顏色來形容這股感覺……

    10公尺。」

    或許是血紅。

    蘇沐秋在那個三級喪屍出現在轉角的前一秒就已經射出了子彈。幾乎是排成完美三角的三枚子彈同時飛到,堵住了喪屍所有的退路,在它想到辦法閃避之前,就已經被正中腦袋,留下洞穿的痕跡。

    「巴雷特狙擊,爆頭兩倍傷害GET。」蘇沐秋耍帥地吹了吹槍口前並不存在的煙,另一手則放到額頭前,按了按根本沒有的牛仔帽。

    「中二期網癮少年,你還要在那裡丟臉多久,出去別說我認識你。」

    只可惜某人難得想耍個帥的好心情全被不解風情的另一人給毀了。

    「閉、嘴!」蘇沐秋咬牙。

    「呵呵,再不去拿黑晶歸我了。」葉修說歸說,腳下卻是沒有一絲移動的意思。

    「你這是對待幫你做武器的人的態度嗎?」

    蘇沐秋簡直想掐死眼前這人,他這次就該放他在那裡自生自滅,不對,他十年前就根本不該把這人撿回家。

    根本就是一隻禍害!

    「這不是用得挺不錯的嗎?」葉修再度無視了嘴上嚷嚷最後還是心不甘情不願去剖喪屍後腦杓的蘇沐秋,「慢慢練習就會熟悉的。」

    「加油啊,小朋友。」他拍了拍喬一帆的肩,笑著鼓勵。

    「謝謝前輩。」喬一帆認真地朝葉修鞠了個躬。

 

    要不是有蘇沐秋前輩,他大概會一個人孤獨地死在這個鎮上。

    要不是遇上葉修前輩,他永遠只會是個明明有二級異能卻無法使用的團隊負累。

 

    滂沱大雨不停地帶走身體周遭的溫度,跟腦袋的發熱、還有胸膛沸騰起來的感覺成了鮮明對比。

 

    或許這一刻,他就已經知道了自己之後的選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魚左 的頭像
魚左

當海洋流淌於天空

魚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