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架空向

*全職同人-傘修主線

*長篇新坑慎入(我還不知道會寫多少

 

00

 

    末世十年,榮耀聯盟成立八年。

    黑暗三日之後,世界變了樣,天空被陰霾籠罩,陽光不再燦爛,就算日正當中,也如向晚暮時般的死氣沈沈。

 

    他倚靠著坐在斷垣殘壁旁,滿身的血污與塵埃,就算現在有面鏡子放在他面前,他也不一定認得出自己。

    不過鏡子那種脆弱的東西早在末世之後成為希罕物件了。

 

    很久沒有這麼狼狽了。他自嘲地笑了笑。

    打從那人不在開始,他一直努力讓自己變得更強大,強大到能夠不再有遺憾。沒想到自己沒死在那些喪屍手裡,最終竟然是被自己人從後面捅了一刀。

 

    意外嗎?

    其實也不意外。

 

    很久以後那人問他,被人背叛的感覺是怎麼樣?

    他笑著答,也不怎麼樣。

    被背叛的感覺其實就像是被轟上一槍,如果背叛者是你的親人友人,那槍就像開在你的胸膛之上,奪走你的呼吸以及生命。

    但如果只是無關緊要的人,那槍其實根本就沒有準頭,只是輕輕擦過手臂,在你動到那隻手時,才牽扯痛了一下,不過幾天傷就會好,你也不會記得。

    更何況,在末世,這種小痛誰都忍得。

 

    「咳。」

    又是一口血。

 

    他隨意地甩了甩手,略微濃稠的血液依舊殘餘了不少在手上,他毫不在意地往身上抹去。反正衣服已經夠髒了,不差這一星兩點的。

    不過等在基地的女孩看到後大概又會揪著他碎碎唸個半天吧。

    把好好的衣服給糟蹋了,在末世這年代真是罪過。不過離他回去大概還會有一段時間,希望到時女孩能忽略這回事。

    他看向天空,厚重的雲層像是要壓到地面上,空氣中是沈悶與潮濕,就連呼吸都感覺到困難。

    他忽然想起那人送他的武器,黑色的長槍,上頭刻著了血紅的紋路,在這樣的天氣,有著可以破開凝滯感的犀利。

    可惜,他弄丟了。

    希望那人不會生氣。

 

    一滴、兩滴,帶著灰色雜質的水珠落在他的臉上。

    終於又下起了雨。

 

    又是一個新的雨季到來。

 

 

 

    他一向相信,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他既是如此,那人也必是如此。

 

    「呦,好久不見。」

 

    所以他看到那人時,一點兒都不驚訝。

 

 

 

    蘇沐秋撐著傘站在雨中,在一片灰暗的背景中露出跟末世一點都不搭的燦爛笑容。

    「嘖嘖,難得見你個大少爺這麼狼狽。」

    葉修也跟著笑了。

    「怎麼著,還特地來接我?」

    他抹了一把額上不知是汗還是雨的水珠,放下警戒,「還真是費心吶,蘇大大。」

 

    舊友重逢,雨天的詩意已經足夠,這時候只差再來根煙就完美了。

 

    「想太多,我只是剛好經過,誰能料到會碰上某個號稱『鬥神』的傢伙半死不活地躺在這裡。」

  蘇沐秋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走過去將傘遞給對方,「拿著,掉了我找你算帳。」

  隨後他背對著葉修彎下了腰,「上來。」

    葉修也不矯情,一手撐著傘攀上了蘇沐秋的後背。經歷剛剛的戰鬥之後,他已經幾乎渾身脫力了,嘴上卻還是要調侃一下對方。

    「背著我,不怕發生戰鬥時沒法反應?」

    「千機傘在你手上,碰到狀況你要是反應不過來就直接去死一死吧!」

    蘇沐秋穩穩地背著葉修,儘管身上多了個大男人的重量,他仍是健步如飛,看不出絲毫影響。

    「呵。」葉修笑了聲,沒有再說話。                   

 

    雨越下越大,在金屬的傘面上跳躍著,葉修趴在蘇沐秋的背上,聽著對方沈穩的心跳,滿足地嘆息了一聲。

    「怎麼了?」蘇沐秋察覺到對方的反應,挑了挑眉,腳下速度不變。

 

    「沒什麼,只是覺得,活著挺好的。」

    「廢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魚左 的頭像
魚左

當海洋流淌於天空

魚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