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久不見,請別問我下次出沒時間(淚目

*我的傘哥好像玻璃心了……

*許久之前有親提到不明白葉修的心理轉變,這邊順帶解釋一下

 

22

 

  蘇沐秋站在樓梯口的陰影處。

 

  上林苑交房了,他既然是戰隊的成員之一,這裡自然也有他的一間房。方才他便是趁著魏琛與葉修等人在談話的同時,上樓拿來這些天研究的死亡之手設計方案。

 

  葉修不確定他什麼時候來的,也不知道他究竟聽了多少。只知道他挑了個那麼巧的時機踏進了客廳,剛好卡在老魏跟他的對話的中斷處,臉色平靜,似笑非笑地朝魏琛晃了晃手中的筆記本,隨口幾句話就讓魏琛氣得跳腳。

 

  不管線上線下,魏琛魏碰上蘇沐秋,那都只有被欺壓的份。

 

  葉修在心中默默地替老魏點了個蠟燭,全然忘記自己與蘇沐秋不過是半斤八兩。

 

  放在口袋裡的手指不自主地動了動,他瞄了下不遠處的陳果在心中嘆了口氣,恨不得此刻能抽支煙能緩緩煩躁的心緒。

 

  罷了,晚點再說吧。

 

  由於新交的房裡還沒有電腦,在魏琛的提議下一群人浩浩蕩蕩地回了網吧。狹小的包房裡幾人擠在一起,葉修與魏琛放起了嘉世最近幾場的比賽,神情是越看越凝重。

 

  「現在我們什麼都不能做,至少得等這賽季結果出來。」

 

  分析完嘉世目前的處境,葉修忍不住苦笑。

 

  「小子,如果挑戰賽碰上嘉世,你怎麼看?」魏琛突然問,對象卻是一旁沈默不語的蘇沐秋。

 

  「還有其他選擇嗎?」蘇沐秋答道:「當然是擊敗他們。」

 

  「好你個傢伙,那可是嘉世。」魏琛有些不屑地撇撇嘴,眼底卻有些怔然。

 

  「只要是對手,就要拼命去打敗。」蘇沐秋挑了挑眉,「這可是職業素質,我就知道你沒那種東西。」

 

  蘇沐秋故作遺憾地搖了搖頭。

 

  「呵呵,小毛孩還沒上過職業賽場就說大話,你成天跟老葉混在一起的人難道就能有素質?」

 

  「喂喂喂別地圖砲啊。」葉修插了嘴。

 

  在新一輪的垃圾話對戰開始前,陳果連忙發話讓眾人回去休息。

 

  「我到外頭抽個煙再回來。」回到房間後,葉修並沒有立刻回到儲物間躺下,而是從門縫聽見老魏幾人離開後,朝陳果兩人打聲招呼,轉頭又出了房門。

 

  網吧裡還熱鬧著,前台的小妹見他下來,對他點頭笑了笑,又低下頭繼續看她的韓劇。

 

  四月了,但夜裡總還有點冷意,原先皎潔的月亮被飄來的雲遮住了光芒,太過輕柔的微風怎麼都吹不動。

 

  或許是在上面包間待久了,血液循環不好,葉修伸展一下有些麻木的四肢,慢悠悠地就要點起煙。

 

  「給我一支。」一隻手擋在葉修的身前,攔住了他要點火的動作。

 

  「你會抽嗎?」葉修嘴上這樣說著,卻仍是掏出了一支煙遞給對方,一點都不意外本應離去的人此刻還在這裡。

 

  喀擦、喀擦。

 

  兩聲清脆的聲響後,葉修與蘇沐秋的手上的煙都點起了幽幽紅光。

 

  「咳、咳咳。」從未吸過煙的年輕人動作太急,一口氣緩不過來咳得眼睛都紅了,卻固執地又要湊上去吸第二口。

 

  「不會抽就別抽了。」實在看不下去的葉修一把從對方手中奪過才吸了一口的煙,丟到了地上,「浪費。」

 

  他把煙用腳踩了踩,那乾脆俐落的模樣倒看不出他哪裡感到可惜了。

 

  「你不是抽得好好的?我這是第一次,總要點時間適應。」蘇沐秋有些不甘的抱怨,伸手就往葉修的口袋摸去。

 

  「行了你,不會抽就別學,對身體好。」葉修拍掉蘇沐秋的手,想了想,嘆了口氣後也把自己的煙給踩熄了,「老魏就是那個性子,他隨口說說的話你別放在心上。」

 

  「……」蘇沐秋沈默了一下,忽然笑了,「他說的也沒錯不是嗎?」

 

  葉修沒有回話。

 

  「當年的秋木蘇已經不存在了,現在有的,不過是十八歲的蘇沐秋。」

 

  「說沒有遺憾是騙人的,原本以為只是錯過了八年,已經做好了心理建設……」蘇沐秋說到這裡停住了,自嘲地搖了搖頭,「或者對於其他人來講,我不過是個天賦好些的後輩罷了。」

 

  只是個後輩。

 

  就連當年的對手也能叫他一聲小毛孩。

 

  曾經的那些故人已經隨著時間退出了這個圈子,僅存的人質疑著他過去八年的空白,而對那些不知道他身份的人來講,他再有天分,表現再驚艷,也只是個後輩……

 

  而不是能與葉修並肩的搭檔。

 

  此刻的空氣凝滯著,就連晚風也不知何時停下了。

 

  「有時候我會想,我出現在這裡,究竟……」是不是個錯誤。

 

  「沐秋!」

 

  葉修打斷了他的話,聲音是從未有過的嚴肅。

 

  「再也別說那種話。」

 

  「阿修……」蘇沐秋喉頭滾動了一下,壓抑著的話語還沒說出口,卻對上葉修的視線。

 

  他看見對方略帶憤怒的眼神,也看見了隱藏在那之後的絲許慌亂。

 

  他讓他緊張了。

 

  意識到這點,蘇沐秋忽然感覺喘不過氣來。

 

  他的搭檔,那個在榮耀裡叱吒風雲的大神,因為他一句沒有說完的話慌亂了。

 

  他目不轉睛地盯著葉修,網吧的喧囂被夜色抽離,空氣中只剩下兩人的呼吸聲,以及快到不行的心跳聲。

 

  葉修注意到他盯著自己的眼神,終究還是先把視線移開,低下頭又掏了根煙出來,也沒點著,就是拿在手上把玩著。

 

  「一開始見到你時我很難接受,」葉修沒有等蘇沐秋開口,而是自顧自地說了起來。

 

  「怎麼會不懷疑呢?我就想著這一定是有人耍我玩吧?」葉修陷入了回憶。

 

  連續幾次,先是陶軒又是魏琛的,心裡煩躁的可不只蘇沐秋一人。

 

  「世上哪有這麼巧的事,我退役隨便找間網吧,已經離開的八年的人就出現在那裡,還一副沒變的模樣。」

 

  他們一次又一次的提醒他,這人不合常理的出現。他偶爾也會夢魘,深怕一切都是自己的幻覺,醒來之後什麼都沒了。

 

  「只是你自己也說,有誰知道呢?」

 

  『就算要耍你,這世界除了你和沐橙,還有人知道我們的關係嗎?』

 

  葉修深吸了一口氣,耳邊彷彿響起重逢那天蘇沐秋的話語。看著眼前有些茫然的青年,葉修低低地笑了。

 

  這一切都無所謂,至少他現在在這裡。

 

  「我這個人沒唸過多少書,自然也不是什麼篤信科學的人。」

 

  他不信科學,只信自己眼前看到的事實。

 

  「不去想原因的話,接受你就是本人的事實也沒那麼難,畢竟這世界上愛操心的傻子能有幾個呢?」

 

  「誰是傻子了!」蘇沐秋立刻反應不對。

 

  「還能是誰?」葉修斜了蘇沐秋一眼,「為幾句話糾結那麼多,不是傻子是什麼?」

 

  「我靠你個……」蘇沐秋恨恨地咬牙,忽然覺得自己之前的那些煩惱憂慮一點都不值,原本隨前面的話而升起的感動全部碎成了玻璃渣渣。

 

  他怎麼就看上這麼個不解風情的貨。有沒有想過他這些煩惱都是來自於誰!

 

  「你怎麼回來我一點都不想知道,反正確定是你,就足夠了。」

 

  「就當是上天可憐我,讓我失去了一葉之秋,卻重新找回了我的沐秋。」

 

  蘇沐秋終於忍不住變了臉,「去去去,誰是你的,你才是我的!」

 

  地位很重要。

 

  打量一下了還笑得有些得意洋洋的某人,言語上一時佔不到太多便宜的蘇沐秋決定要身體力行完成妹妹的教誨。

 

  「嘶!我靠蘇沐秋你屬狗的啊!」

 

  被壓制到牆壁邊的葉修不滿地推了推埋在自己頸窩啃來啃去的某人。

 

  難得想感性一下,好好的氣氛都被破壞了。想到這裡,葉修不知不覺跟先前蘇沐秋思維同步了。

 

  自己怎麼就看上這麼個傢伙呢?

 

  「做個記號。」

 

  蘇沐秋微微抬起頭,滿意地舔了一下自己弄出的痕跡,剛想加深痕跡就被早已有防範的某人推開。

 

  「搞什麼?」葉修抱怨地拉上衣領,隔著布料揉著被蘇沐秋咬過的地方,「都出血了。」

 

  「我幫你舔舔?」

 

  「蘇沐秋你放手!」

 

  停滯許久的晚風又重新吹了起來,帶走了糾結的空氣,也吹動著遮照著的陰霾。

 

  然後,月光又重新出現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魚左 的頭像
魚左

當海洋流淌於天空

魚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