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新年快樂!

*我跳、我跳、我跳跳跳(#

*好吧我知道我寫得有些亂

*……傘哥你確定你不是起床氣(被拍飛

 

19

 

  「嘉世完了。」

 

  蘇沐秋不知道該如何形容那一刻葉修的神情。

 

  打從葉修說要拾荒,接著被各大公會圍殺開始,坐在一旁練級的蘇沐秋時不時就會按耐不住心頭的激動,偶爾轉過去看一下戰況,然後插上個三兩句評論。

 

  「哎呦、這個忍者不錯。」「真是傻子啊,破綻也太明顯了。」「這人根本沒有瞄準就亂射一通吧?怎麼進神之領域的?」

 

  瞧他一邊說一邊得瑟的模樣,要是有不知情的旁人,還以為他才是在網遊裡弄得各大公會怨聲載道的本尊。

 

  直到嘉世主力團的出現,那一派輕鬆的態度在轉眼間消逝殆盡。

 

  相比起一旁的陳果緊張地看著螢幕中的戰況,蘇沐秋瞥了幾眼情勢後,就將絕大多數的的注意力放在葉修的臉上。

 

  儘管戰鬥過程中那人還是一副賤兮兮的模樣,嘴上說著氣死人不償命的話,但是他仍是敏銳地察覺到身邊的人並沒有他表現出來的那麼輕鬆。

 

  他可不會傻傻地認為,這是因為對方的實力帶給他壓力。

 

  看著葉修僅僅帶著義斬眾人就將嘉世的主力團擊殺在網遊中,然後一句「幫我下線吧!」轉頭出了包廂,蘇沐秋只能無聲地抿了抿嘴。

 

  「他沒事吧?」陳果有些擔心。

 

  蘇沐秋搖搖頭,跟著站起身,「我去瞧瞧。」

 

  然後,便有了先前的那一幕。

 

  順著葉修的目光望過去,興欣網吧的對面就是嘉世的訓練基地,金屬製的隊徽在這晴朗的日子裡閃閃發光,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代表的輝煌逐漸走向衰弱。

 

  那裡曾是他們兩人夢想的起點,只是其中一個沒來得及踏上征程就已先行離開,另一個還來不及劃下完美的句點就被迫退出。

 

  直到現在,或許就連最初的榮耀也要消逝,曾經有過的期待宛如葉修碾熄在窗台的煙頭,悄然泯滅。

 

  蘇沐秋把手搭上了葉修的肩,「阿修。」

 

  他的聲音輕微,小心翼翼地像是怕驚擾到什麼。

 

  捕捉到葉修回過頭時一瞬間的遺憾與失望,他的心臟微微抽痛。第一次,他埋怨起過去的自己,為何不再小心一點?如果他在,是否嘉世就不會像現在一般?如果他在,他與葉修是否依舊一起在嘉世創造王朝?如果……

 

  只可惜如果之所以是如果,就是因為它從未發生。

 

  「還有我們。」他加重了手下的力氣,不知是要提醒自己還是提醒葉修,「我們還在,一切不過就是重頭再來。」

 

  屬於他們的征途從未結束,這一次他們共同帶領的隊伍,絕對不會令他們失望。

 

  看著蘇沐秋堅定的眼神,葉修笑了。

 

  「當然,我們可是要拿冠軍的。」

 

 

 

  陶軒一早來訪的時候,蘇沐秋並不在。

 

  前一晚因為靈感大爆發,刷刷地寫了好幾頁的銀武設計圖的蘇沐秋,楞是比平常晚了近半小時才進了網吧。跟前台打了招呼後,他直接就要往樓上竄,迎面而來的卻是剛下樓的陶軒。

 

  「蘇、蘇沐秋!」

 

  嘴上叼了根油條的蘇沐秋,腦子還有點不靈光,「您哪位?」

 

  淺色的頭髮因為急匆匆地趕來而有些亂翹,手上的筆記本夾著幾張紙亂成一疊,隱約可見鉛筆的線條與複雜的公式。

 

  無比震驚地陶軒死死地盯著眼前的人。

 

  他是少數知道蘇沐秋存在的人,也知道這人理應死在八年前的車禍,當年的葬禮他也是出了不少的力。

 

  那麼,眼前這與當年蘇沐秋長得一模一樣的人是誰?

 

  「你究竟是誰?」「沐秋,來了快上線,座標點xxxxxx,幫把手。」

 

  陶軒的質問與葉修模糊的聲音同時傳來。

 

  蘇沐秋抓了抓頭髮,三兩下吞下嘴裡的油條,不甚真誠地說到,「抱歉啊,我實在不記得您是哪位,現在時間有點緊,不如您看我們改天再找機會聊聊?」

 

  最好後會無期。

 

  在第一句話問出口後就反應出對方是誰的蘇沐秋在心中默默地比了個中指,跨步就要往樓上走。

 

  陶軒站在台階上往左邊踏了一步,硬是擋住了蘇沐秋上樓的步伐,「你是蘇沐秋。」

 

  這次是肯定句。

 

  「你怎麼會……不、你這八年究竟去了哪裡?」

 

  過份年輕的臉龐,幾乎沒變的容貌,儘管陶軒心裡還有諸多狐疑,但是葉修那一句叫喚讓他肯定了心中的猜測。

 

  這人正是當年被譽為神槍的蘇沐秋。

 

  「與你無關。」看到無法打哈哈過去,蘇沐秋也收起笑容,毫不掩飾臉上對於陶軒居高臨下的不滿,「麻煩借過。」

 

  怎麼來到八年後,個個都比他高?

 

  直接忽略台階造成的差異,蘇沐秋理直氣壯地找到自己發脾氣的理由。

 

  「你是葉秋隊裡的一員?」陶軒毫不在乎蘇沐秋的冷淡,硬是擋著不讓對方上樓,作勢要把疑惑都問清楚,「你打算跟他一起回到聯盟?」

 

  「是又怎麼樣?不是又如何?」蘇沐秋反問,心中的怒火卻快要燃到頂峰。

 

  好好的一個早晨,心情全被弄糟了。

 

  「要不要回來嘉世?」陶軒終於問到了重點,「沐橙也在嘉世,兄妹倆一起不好嗎?」

 

  陶軒心裡打著算盤。早在八年前,蘇沐秋設計銀武的天賦就已令人驚艷,就算當不成選手,進入技術部也是個人才。

 

  最重要的是,絕不能讓對方成為葉修的左右臂膀。

 

  蔓延著說不清的情緒,陶軒的心頭微微下沈。

 

  沒有人比他更加瞭解這對搭檔的恐怖之處。

 

  「我從來沒有正式加入過嘉世吧。」

 

  蘇沐秋聽著陶軒有些自以為是的話語,說不清此時自己究竟是想嘲笑對方的自負還是憤怒對方的厚臉皮。

 

  「還有沐橙,你以為合約結束後我還會讓你留下她?」

 

  這話說得毫不客氣,就像是往對方的臉上狠狠地揍了一拳。

 

  「你……」陶軒還想說些什麼,卻被已經失去耐性的蘇沐秋打斷。

 

  「現在的嘉世已經沒救了,我不會在一個注定失敗的隊伍浪費時間的。」他伸手推開陶軒,跨步上樓,「我還有事,失陪。」

 

  「你們不會成功的。」陶軒轉過身對著蘇沐秋的背影喊,「現在的榮耀,已經與當年不同了。」

 

  「是嗎?」蘇沐秋轉過身,位置顛倒後的高度差讓他略微有些愉悅,語氣也輕快了些,儘管在陶軒耳裡聽起來,他的語調更像是嘲諷。

 

  「那麼就讓我們拭目以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魚左 的頭像
魚左

當海洋流淌於天空

魚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