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高手x特殊傳說延伸同人文

*設定合作者:幻鏡軒

*背景參考護玄大的特殊傳說 

*全職高手角色全部架空設定,請無視與原著不同的地方

*它是個,距離完結遙遙無期的坑

 

上卷題記:秦中花鳥已應闌,塞外風沙猶自寒。

 

00 「好久不見。」----by 葉修

 

 

    一年前。

  

  

    「呦,還沒死?」

 

    褚冥漾還沒踏進黑館,便聽見了高中三年來,越發熟悉的聲音。

 

    總覺得扇董事今天聽起來特別愉快……他在門外躊躇不決,不曉得自己究竟是否該出去再逛一圈,以避開扇董事的魔爪。

 

    不過他很快就發現這次扇董事的目標另有其人。

 

    黑館裡頭傳出了「唔」的一聲,語氣中不想回話的嫌棄感完全沒有掩飾。

 

    扇董事倒也不介意,說起話來依舊興致勃勃,「要知道,我們本來都打算派人幫你收屍了。」

 

    「哦。」又是一聲平淡的單音節,「沒死成還真是抱歉。」

 

    忘記好奇心可以殺死一隻貓,褚冥漾悄悄地探頭望向黑館大廳——一個他沒見過的黑袍,正側對著大門懶洋洋地倚在沙發上。他的對面,就是每次出現幾乎准沒好事的扇董事。

 

    「既然您老也知道我這是九死一生好不容易才回來的,」那名黑袍說:「今天就請您什麼也別說了直接回無殿如何?不瞞您說,和您說話我頭疼。」

 

    「臭小鬼,你那張嘴什麼時候能吐出一句好話?」扇刷地一聲闔上手中的扇子,「失蹤一年什麼都沒做先不說,這下連原本的目的都達成了,難道不該跟我們說一聲?」

 

    「那也是我們兩個運氣好。」黑袍沒有回應,反倒是另一人開了口。

 

    這時褚冥漾才注意到在那名黑袍的旁邊,還坐著一名淺色頭髮的男子,貌似還有點眼熟。

 

  「褚,別站在這裡發呆。」

 

    正在努力回憶時,熟悉的巴掌糊上了他的後腦。

 

    褚冥漾摀著頭委屈地看向冰炎。

 

    學長你又打我!他用眼神控訴。

 

    「好久不見。」聽到響動,那名黑袍轉過頭來,悠哉地衝冰炎打了聲招呼。

 

    「確實是許久不見。」冰炎頷首,「怎麼去考了黑袍?」

 

    「這事實在是一言難盡。」不知名的黑袍笑了笑,「你就當我終於良心發現,不再拿著紅袍欺壓你們這群小朋友唄。」

 

    褚冥漾可以對天發誓,他看見冰炎額角冒出了青筋。

 

    「你什麼時候有良心這種東西了?」黑袍身旁的男子忍不住吐槽他,「還叫人家小朋友……我說葉修你也沒大人家多少吧?」

 

    「別抓我語病,沐秋。」叫做葉修的黑袍漫不經心地應著,「年齡這種事較上勁可是沒完沒了,那邊那個真要算起來可破千了,總不能叫他老頭吧?」

 

    褚冥漾悄悄退了一步,他真心覺得下一秒學長很有可能就會抽出烽云凋戈來。

 

    不過,沐秋?

 

    「咦咦,蘇沐秋!」褚冥漾終於想起自己在哪裡見過那名淺色頭髮的男子。

 

    上次碰上白川主,以黑色石頭交換百句歌的時候,對方被府君逮個正著,那時領頭的正是眼前這人。因為他的裝扮與其他府君不同,再加上白川主被抓到時也向對方抱怨了幾句,因此褚冥漾格外印象深刻。

 

    那人疑惑地看向他。

 

    「啊。」他一手握拳,敲在另一掌上,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跟白川主做交易的妖師。」

 

    「你最近有白川主的下落嗎?」那名為蘇沐秋的人這樣問道。

 

    褚冥漾搖了搖頭,「白川主他?」

 

    「又跑了。」

 

    看著那和某些時候的千冬歲頗相似的笑容,褚冥漾打從心底感到一陣惡寒。

 

    「下次他再找上你時,麻煩捏碎這塊水晶。」蘇沐秋不知打哪摸出了一塊水晶遞給褚冥漾,「我和府君們會立刻趕到的。」

 

    「……呃、好。」他能不答應嗎?

 

    褚冥漾默默接過水晶。

 

    千冬歲這樣笑的時候一定有人倒楣,他相信自己的直覺。

 

    「好了好了,之後多的是時間讓你們敘舊。」扇在一旁看戲看夠了,終於開口。

 

    「我說葉家的小鬼,你之前提到要解除契約,可以。」她放下手上的茶杯,「但是你還得幫我們做最後一件事。」

 

    「嘖。」

 

    總覺得那短短一聲中隱藏著「妳還沒忘記自己來做什麼啊」的遺憾潛台詞是怎麼回事……

 

    褚冥漾按著頭,決定自己還是什麼都別想好了。

 

    知道的太多會死。

 

    「什麼事?」葉修問,「先說好,我可不打算一輩子綁在無殿。」

 

    「放心吧,不是什麼困難的事,一年之後你就知道了。」扇笑瞇瞇地說著,站起身。

 

    那事是不難,然而以葉修的性格,大概會覺得很麻煩吧?誰叫他一向不愛露面。

 

    不過這小子被逼得披了黑袍就不一樣了,以後就算再怎麼低調,也一定有人盯著他。既然如此,不在最後好好壓榨一番怎麼對得起無殿的『教育之恩』呢?

 

    「我先走一步,記得約定阿,小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魚左 的頭像
魚左

當海洋流淌於天空

魚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