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大家我回來了

*哎我沒說過嗎?這文的傘哥和葉修一開始只是哥倆好阿(被揍

*沐橙表示:我需要墨鏡

16

 

  蘇沐秋喜歡葉修,從很久以前就喜歡了。

 

  當時十五歲的少年哪懂什麼叫性向,什麼叫愛情。只是單純地覺得跟這個人在一起很舒服,所以把他當伙伴、當兄弟。

 

  發現自己對他的在意,是嘉世成立前。葉修聽到職業聯盟要成立的消息,眼睛已經亮得不行,臉上卻還是要故做淡定時。蘇沐秋看著他人小鬼大的表情,忍不住狠狠地與他擁抱了一下,說好要兩人一起拿冠軍拿到手軟。

 

  那時他才發覺,原來不知道什麼時候,這個人已經在他的心裡佔領了好大一塊地方。

 

  他沒有說出口,總想著人生還很長,反正他是他的搭檔,是最親密無間的伙伴。他們誰也離不開誰,總會在彼此身邊。

 

  直到來到這個時空,與葉修重逢之後。他不止一次後悔當時沒有說出口,卻也不止一次慶幸當時沒有說出口。

 

 

 

  「龍抬頭?是誰在比賽台上?」韓文清的聲音不小,整個會場由選手區為中心,引發了不小的騷動。

 

  「龍抬頭?那就是龍抬頭?」觀眾們或震驚、或茫然地交頭接耳。現在已經沒有人在意比賽的勝負,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那傳說中的技術,以及背後的操作者所吸引。

 

  「真愛出風頭。」蘇沐秋嘀咕了一句,低頭看向手上傳來訊息的手機。

 

  “哥哥我要去外面找葉修,你來嗎?”

 

  訊息的另一邊是蘇沐橙。唐柔上場時,作為長期在同一個小隊裡的成員,加上知道對方認識葉修這一點,蘇沐橙自然曉得對方就是寒煙柔,也可想而知後來上場的那人是葉修了。

 

  “現在?”蘇沐秋問到。

 

  “葉修他待會一定會先跑走的,現在出去的話等等就可以等到人了。”蘇沐橙回了一個微笑,替自己的哥哥解釋葉修一直以來的習慣。

 

  看來這傢伙果然是慣犯阿。

 

  想起網路上一些對於葉修長相的猜測,以及關於榮耀的傳奇大神的評論,蘇沐秋忍不住笑了。

 

  什麼神秘高冷,在蘇沐秋看來對方一開始根本只是怕被家裡人發現,被抓回去罷了,後來大概就成了習慣懶得改了。

 

  “好,等會見。”想了想覺得接下來大概也沒什麼可看的蘇沐秋果斷決定離開。

 

  於是慢悠悠地走在場外街道上的葉修看見的就是這麼一幅景象。

 

  一個渾身包得死死的女孩坐在路旁的護欄上,跟一名站著的青年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她的腳晃呀晃的,感覺相當愉悅。而一旁的青年則滿臉微笑地看著對方,不時答應著,手插在口袋裡。他站在女孩的身後半步左右,這樣一來就算對方一不小心重心不穩,他也可以立即做出反應。

 

  葉修為這令人懷念的場景停了一下腳步,隨即走上前去打招呼。「厲害,居然比我還快。」

 

  「是你動作太慢,果然老了吧。」蘇沐秋才不會輕易放過任何一個可以嘲諷葉修的機會。

 

  「嘿嘿。」蘇沐橙笑著從護欄上跳了下來。「我剛剛跟哥討論了,我們去吃冰淇淋吧?」

 

  「那店還開著嗎?」葉修楞了一下。

 

  「有開阿。」蘇沐橙拿起望遠鏡遞給葉修。

 

  葉修接過看了下,就把望遠鏡還給了蘇沐橙。「那就走吧。」

 

  蘇沐橙翻過了護欄,葉修慢悠悠地跟上,蘇沐秋走在他的身邊,沒有說話,只是一雙眼睛一個勁地瞅著葉修。

 

  「行了蘇大大,有什麼要問的儘管問。」葉修先受不了這種氣氛,開了口。

 

  「用上龍抬頭,很囂張嘛葉修大大!想好怎麼回去了嗎?」

 

  蘇沐秋那就是葉修肚裡的蛔蟲,儘管葉修在那個時機用上龍抬頭,從戰術解讀來說是很合理,但是他就是能從其中讀出葉修想表達不甘的意味。

 

  不、或許不是不甘,而是一種對於回歸的勢在必得。

 

  「當然是組隊殺回去了。怎樣?有沒有興趣跟哥一起去拿個冠軍阿?」葉修從容自信地笑了。「君莫笑再過一個月應該就可以進神之領域了,到時你的手也好了,我們再來一起大殺四方如何?」

 

  「想得真美。」蘇沐秋笑道。「但是我喜歡。」有我們兩個,不拿冠軍怎行?

 

  他們來到了店裡,蘇沐橙駕輕就熟地點好了冰淇淋,還順便幫自家哥哥點了一份,坐在窗邊擺弄著。葉修點起了煙,拉了張椅子坐到蘇家兩兄妹的旁邊。

 

  「老闆娘問我們去哪,我跟她說我們晚點回去。」蘇沐秋晃了晃手裡的手機,說到:「不過我是說認真的,你說要組個戰隊,你現在有人選嗎?唐柔?包子?還是那個微草的鬼劍?」

 

  「他們都是不錯的人才,假以時日都會變得很優秀的。」葉修吐了口氣,側過頭去看著蘇沐秋,眼神裡有自己都沒發覺的溫暖。「何況不是還有你嗎?」

 

  蘇沐秋低頭分析著,沒有注意到葉修的目光。但是蘇沐橙注意到了,她彎起嘴角,低下頭愉悅地吃著冰淇淋。

 

  「就挑戰賽來講,他們的實力還行。這樣一來輔助、遠程、近戰都有了,但是我們還缺一個牧師,總不能拿君莫笑當牧師刷吧。另外挑戰賽我記得之前看到好像要六個人,但是牧師根本不能打單挑或擂臺,這樣扣掉牧師還要一個人…」

 

  「沐秋。」葉修打斷了正扳著手指數的蘇沐秋。「張嘴。」

 

  蘇沐秋反射性地張嘴,只見葉修拿過他的勺子,挖上一口冰淇淋直接塞進他的嘴巴裡。

 

  「葉修!」沒有心裡準備,一下子被冷到的蘇沐秋差點沒從位置上跳了起來。

 

  「清醒了?」葉修似笑非笑地看著他。「別那麼愛操心,沐秋媽媽。也不瞧瞧哥是誰?」

 

  「噗。」不小心笑出聲的沐橙,連忙低下頭,繼續裝作認真地吃冰淇淋。

 

  「有人幫你操心你還不滿意!有種一個月後競技場上單挑。」蘇沐秋怒極反笑。

 

  「行阿,輸了別哭阿蘇媽媽。」

 

  「葉修你再叫那個稱呼一次看看!」

 

  蘇沐橙帶著笑意,將頭轉向窗戶,藉由玻璃上的倒影看著拌嘴的兩個哥哥。外面的天氣雖然很冷,但是她感覺很溫暖。

 

  這樣的生活若能一直持續下去就好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魚左 的頭像
魚左

當海洋流淌於天空

魚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