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槽這貨不是葉神絕對不是(眾:不是你寫的嗎?

 

15

 

  「我一定要找機會把那小子狠狠地虐一頓。」旅館房間內,蘇沐秋坐在床上,將懷裡的枕頭揉阿捏阿的。「看了真叫人不爽。」

 

  將手上的枕頭扔到一旁,仍舊不解氣的蘇沐秋忿忿不平地說著。

 

  讓蘇沐秋如此不滿的不做第二人想,正是今天誇下海口說要解決嘉世與霸圖一直以來的恩怨的孫翔。

 

  「拿著一葉之秋竟然輸給大漠孤煙,開什麼玩笑!哥改天一定要好好教訓他,不然真丟了面子。」

 

  一旁的葉修有點無語。「人家輸了關你什麼事?又不是你徒弟。」

 

  他這個一葉之秋的原操作者都不在意了,真不曉得蘇沐秋在糾結什麼。

 

  「你、不、懂!」蘇沐秋咬牙切齒地說到。

 

  「是是是,我不懂,蘇大大你慢慢發洩,哥先去洗澡了阿。」葉修無奈地說到,從行李裡拎起換洗衣服進了浴室。

 

  而這方的蘇沐秋在腦海中想像一下自己操縱著秋木蘇把一葉之秋橫掃在地,揚起頭讓對方回去練個十年再來的畫面,總算是稍稍解了氣。

 

  打開房間裡的電腦,榮耀論壇上撲天蓋地的是這次全明星活動的相關訊息,幾對新人老人的PK也被拿出來作為談資。

 

  高英杰與王杰希、唐昊與林敬言、孫翔與韓文清。

 

  蘇沐秋找出了網路上的視頻,將這幾場比賽重新看了一遍。儘管不是正式比賽,但是卻也是讓他瞭解目前榮耀聯盟的第一線選手的方式,更別提有幾個是直接拿自己的帳號卡上場的。

 

  遲早有一天,他也會跟他們對上,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

 

  「沐秋,換你。」在蘇沐秋將幾場比賽都分析完之後,葉修也剛好從浴室裡出來。

 

  「喔,好。」蘇沐秋從電腦前面站起身,伸了個懶腰,轉過頭卻被嚇了一跳。「我靠、葉修你怎麼不穿上衣。」

 

  看著那人因為長久不見日光有點蒼白的肌膚,順著胸膛滑落的水珠,略微突起的小肚腩,蘇沐秋可恥地發現自己似乎、好像、可能臉紅了。

 

  「妨害風化阿你,快快快,去把衣服穿上。」轉過頭,蘇沐秋假裝自己在關電腦,眼神卻不由自主飄向背後的那人。

 

  「拿進去的衣服剛剛在裡面弄濕了。」葉修懶洋洋地解釋,一邊努力用毛巾擦著濕答答的頭髮,一邊走到行李那邊翻找著。

 

  「話說,就咱們兩人,哪裡妨害風化了,你又不是沒看過。」

 

  葉修指的是,八年前兩人還一起生活的時候。沒有空調的房間在夏天時簡直熱的要命,於是在沐橙不在時,打著赤膊玩榮耀成了兩個少年最常做的事。

 

  「你這是在荼毒我的眼睛。」話雖這樣說,蘇沐秋卻還是忍不住多瞄了幾眼背對自己的葉修。

 

  對方背脊的線條呈現在他的眼前,不同於少年時青澀、屬於成年男子的韻味讓蘇沐秋不由自主地吞了口口水。

 

  「哪會呢?哥這麼帥。給你看幾眼還不滿意?」總算找到一件合意的T恤,葉修也沒管頭髮還濕著呢,就這樣套了上去。

 

  「我去,成天打遊戲的宅男有什麼可看的。」裝作端正地收回目光,蘇沐秋發現自己竟然有些遺憾。

 

  「那麼剛剛一直偷看的人是誰阿?」葉修好笑地看著蘇沐秋因為被抓包而一下子泛紅的耳根。「少年,哥的身材不錯吧?」

 

  他才不會承認在發現對方看著自己時,心中是有小小地竊喜的。

 

  「葉修你要不要臉!」蘇沐秋到底還是少年心性,這方面臉皮薄,尤其對象又是自己在意的人的時候。

 

  面對葉修調侃意味濃重的笑臉,蘇沐秋動作迅速地拿好衣服,溜進了浴室,那背影怎麼看都有種落荒而逃的感覺。

 

  「果然還是青少年,真不冷靜。」葉修習慣性地嘲諷了一句。

 

  「總比某個沒臉皮沒節操的大叔好。」隔著浴室虛掩的門,蘇沐秋的話語依舊清晰地傳了出來。

 

  「呵。」笑了一聲,葉修嘴角帶著弧度躺上了床。

 

 

  等到蘇沐秋從浴室裡出來的時候,葉修已經睡著了。

 

  先是從H市坐飛機來到S市,然後又直接奔去參加全明星週末,前一晚還值大夜班的葉修此刻自然是累的不行了。

 

  「頭髮都還沒乾呢。」蘇沐秋嘆了口氣,伸手就去推對方。「葉修,醒醒,先把頭髮弄乾。」

 

  「沐秋,別吵,哥很累。」葉修翻了個身,把臉蒙在了枕頭裡嘟囔著。

 

  這人看來是不打算起來了。

 

  蘇沐秋撿起被扔在一旁的毛巾,認命地幫葉修擦起了頭髮。

 

  「我說你阿,當年是個大少爺,不懂得照顧自己就算了,怎麼過了好些年仍然一點長進都沒有。頭髮還沒弄乾就睡,小心老了得到頭痛的毛病。」

 

  他的指腹隔著毛巾,溫柔地按摩著葉修的頭頂。對方柔軟的髮絲乖順地被他握住,一點一滴地將水氣除去。

 

  「你說呢,都二十好幾的人,除了榮耀之外的其他事情卻都一點也不上心。又是天生一張嘲諷臉,是要惹上多少仇恨…」

 

  他忍不住嘮嘮叨叨著,也不管葉修是否會聽到。

 

  這大概是從過去帶來的習慣,在葉修和沐橙面前,蘇沐秋總是不自覺地念叨著兩人,生怕兩人照顧不好自己。

 

  雖然這麼說,但他總是用自己的方式寵著這兩個人。

 

  「…沒有我你該怎麼辦呢,阿修?」

 

  蘇沐秋停下了手上的動作,泛起一抹苦澀。

 

  沒有蘇沐秋的葉修,不就是那樣嗎?

 

  帶領嘉世三連冠、成就鬥神之名、與沐橙連續幾年拿下最佳搭檔。沒有蘇沐秋的葉修,其實也過得很好,依然在榮耀發光發熱。就算退役了也可以掀起腥風血雨,讓幾大公會又愛又恨,讓嘉世戰隊忌憚萬分。

 

  「別停阿,還沒乾呢。」悶悶的聲音從枕頭裡傳出。

 

  「靠!」蘇沐秋的涵養今天不知道第幾次不複存在。「葉修你既然醒著為什麼還讓我幫你!」

 

  「有現成的苦力不壓榨是傻瓜。」葉修側過身,看向蘇沐秋涼涼地說到。「只剩一點了,加油阿沐秋大大。」

 

  「…轉過去。」蘇沐秋看著那雙笑意滿滿的眼睛,想要發作卻又無可奈何,只好不了了之。

 

  做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蘇沐秋安慰著自己。反正就剩一點點了。

 

  「沒了你我該怎麼辦呢。」葉修享受著蘇沐秋細緻的服務,滿足地嘆了口氣。「賣身給哥吧,沐秋。」

 

  「免談,我可是很貴的。」專注地擦完最後一縷髮絲,蘇沐秋站起身想要將毛巾放回浴室。「你賣給我我倒可以勉強接受。」

 

  「那收容我吧,沐秋大大。」

 

  『收留我吧,沐秋大大。』

 

  葉修的笑容與當年十五歲的少年重疊,讓蘇沐秋不由得頓了一下。

 

  「行阿,以後你就給我做牛做馬吧。」

 

  蘇沐秋走向浴室,背對葉修的臉上滿是笑容。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魚左 的頭像
魚左

當海洋流淌於天空

魚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