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主打更新: 【特傳X驅魔】重生、【全職-傘修】未盡征途

 

   冥王是一個代號,一個象徵死神的代號。

 

  裡世界裡流傳的暗榜之中,殺手榜上掛著的第一位就是他。

 

  沒有人見過他的模樣,也沒有人知道他的身份。大家知道的只是這個人,或者說這個代號,四年前出現在裡世界中,兩年前成功解決一件被認為不可能完成的任務而聲名大噪,任務成功率百分之百。

 

  他從來不親自與委託人接洽,他的仲介人每次都不同,他的暗殺方法單一卻很有效:用狙擊步槍進行遠程射擊,一槍斃命,不需要第二槍。

 

  暗榜上有這樣的說法,沒有目標能從冥王的槍口下逃過,除非他根本沒有開槍。

 

  他是個傳說。

 

 

 

  戴著眼鏡的少年看了看電腦,又抬起頭來端詳眼前的友人。

 

  「怎麼了,千冬歲?」

 

  正開心地享受著甜品的少年感受到對方的目光,迷迷糊糊地抬起頭來,嘴角還沾著沒吃乾淨的冰淇淋。

 

  「沒事,漾漾你繼續吃。」

 

  所以說事實總是打擊人的。

 

  戴著眼鏡的少年----千冬歲,收起了電腦,動作優雅地享受起眼前的和果子與熱茶,看著前面的人消滅了一份冰淇淋聖代之後,開始向擺放在一旁的鬆餅進攻。

 

  網路上關於冥王的猜測很多,有人懷疑他是某特種部隊退役的狙擊手,也有人懷疑他是某個世家特別培養出來的暗衛,在正式啟用前先下放到裡世界進行訓練。更有人猜測其實冥王就是傭兵榜上那些S級傭兵的其中之一,只是換了個身份玩玩罷了。

 

  但是絕對沒有人想過冥王是眼前這個樣子。

 

  千冬歲看了看消滅完甜品,心滿意足地捧著熱可可喝,眼睛瞇得都要看不見的某人,在心中默默為網路上那些猜測冥王應該是冷漠帥氣而且強大的成年男子的人們哀悼。

 

  畫風完全不是同一系列的,這猜上個幾百萬遍也絕不可能猜對,怪不得冥王的真實身份當初自己怎麼查都查不到。

 

  「你真的沒事嗎,千冬歲?」伸出舌頭舔掉了杯緣殘留的可可,褚冥漾,也就是我們的冥王歪了歪頭,有些擔心地看向不知為何心不在焉的友人。

 

  「沒事。」

 

  推了推眼鏡,千冬歲才不會說事實上是因為他怎樣都無法把冥王與眼前的少年連結在一起,於是每次碰面都要稍稍調適一下自己的心情所以才發楞的。

 

  「沒事就好,我還以為你是不是最近天氣轉涼所以感冒了呢?」露出燦爛的笑容,褚冥漾將馬克杯放回桌上,帶著期待看向對方。

 

  「那麼,千冬歲你有找到資料嗎?」

 

  這是他這次與千冬歲會面的主要原因,為了他下一個暗殺目標的資料。

 

  儘管說起來很令人不敢相信,但是代號「冬」的千冬歲實際上可以說是地下情報界中排名前幾的人物。當然,作為對方好友的褚冥漾知道,這是因為對方身後有著龐大的“雪野”情報組織的關係。

 

  不過明明跟他一樣年紀,就能擔任一個組織的領導人,千冬歲果然相當厲害呢,真不愧是暗榜上赫赫有名的人物。

 

  褚冥漾晃了晃腦袋,渾然不覺自己其實也是另一個家喻戶曉的人物。

 

  「很遺憾,沒有。」千冬歲搖了搖頭。「只有姓名這條線索根本不夠,傭兵界中人太多,大部分的人都喜歡隱藏真名,目前我這邊資料庫裡並沒有對得上的人。」

 

  「這樣阿。」褚冥漾有點失望,不過很快就平復過來。

 

  「不過對方的姓氏很特別,我可以試著從來源背景去調查,看看有哪些人是比較可疑的,之後再進行排除。」

 

  「那就麻煩你了。」褚冥漾點了點頭。「另外還有一件事。」

 

  「什麼事?」

 

  「我打算以傭兵的身份接幾個任務,多人的,順便打探消息。」褚冥漾習慣性地磨擦了一下手指說到。

 

  「有這必要嗎?」千冬歲皺起眉頭。「如果是能這樣就能打探到的情報,我這邊也有辦法得到消息的。你親自前去,先不說這是大海撈針的作法,如果不小心暴露身份就麻煩了。」

 

  「可我總不能什麼都不做吧?」褚冥漾依舊微笑,但是眼底掠過一抹苦澀。「更何況,如果我看起來太過清閒的話,上面搞不好又要多塞幾個任務下來了。」

 

  千冬歲沈默了。他們都是生活在裡世界的人,對於殺戮或是死亡早就沒有了感覺,但是這並不代表他們會喜歡奪取別人的性命。

 

  「話說我也很久沒有接過傭兵任務,就當做是訓練也行。」褚冥漾站起身。「反正都要等,萬一我的運氣不錯的話,早點完成也就早點解脫啦。」

 

  他才十六歲,但是時常覺得自己像是六十歲一樣的疲憊,任務與訓練這兩項幾乎佔滿了他有意識以來的人生。

 

  正如千冬歲所說的,進入傭兵界對他這次的任務而言是沒有必要,也沒有幫助的行為。

 

  但是他仍舊想藉此稍微逃離有些令人壓抑的生活,去看看那個曾經手把手指導過他的人,所經歷過的世界與刺激精彩的生活究竟是什麼樣子。

 

  「恩,需要我幫你註冊傭兵代號嗎?」聽懂了對方的言下之意,千冬歲決定站在自己友人的那一邊。

 

  「不用了,我有一個C級傭兵的資格很久沒用了,現在剛好可以用。」那還是當年還跟著那人訓練時,為了接取任務增加經驗而註冊的。

 

  褚冥漾的眼神裡流露出一絲懷念。

 

  如果這次任務完成了,他就算真正意義上的自由了吧?到時候他可以放下裡世界的事情,學著那人趁年輕時在世界各地走走,最後找個地方落腳、安家。

 

  「千冬歲你有空的話就幫我留意看看有沒有什麼適合的任務吧,這些東西我真的不熟。」

 

  從以前到現在,都是上面交給他任務,所以他也從來沒有過自己處理任務前期工作的經驗。如果要他挑選任務、蒐集情報等等,簡直就是一個頭兩個大。

 

  「沒問題,有任務我就通知你。」千冬歲豪爽的應下了。

 

  「恩。」褚冥漾笑了。「如果這次任務順利完成,千冬歲我請你吃飯。」

 

  「請客倒不用,不過我們可以聚一聚,我跟你介紹幾個朋友。」

 

  千冬歲是真心喜歡這個朋友的,儘管他們之間有些利益交換的關係,但仍不妨礙他們的友誼。

 

  他可以感覺到褚冥漾很孤單,他又何嘗不是?像他們這樣的人,注定很難找到真心的朋友,所以一旦有了機會,都會格外珍惜。

 

  「沒問題。」

 

  褚冥漾以為這個任務將是他人生的轉捩點,但此時還不知道,他的道路將轉向了與他預期完全不同的方向。

 

  一條與他所不知道的過去深深牽扯在一起的道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魚左 的頭像
魚左

當海洋流淌於天空

魚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司
  • 大大這篇文還更嗎?(期待
  • 這篇嗎?大概至少要等到明年五月後....
    特傳有點半退坑了所以....還在棄坑與當純特傳文的收筆作之間掙扎(你也沒幾篇#

    魚左 於 2016/11/01 02:5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