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到今天才知道原來傘修跟傘修only是不同的..

*總覺得不小心越寫越多與劇情與感情無關….

12

 

  日子就這樣一天一天的過去了。君莫笑在第十區掀起了一陣腥風血雨,惹得各大公會急得直跳腳,紛紛找上了自家戰隊求助,而君莫笑就是葉秋這一事情,也悄悄地在三大公會的高層中傳了開來。

 

  「咦,這是要過聖誕嗎?」吃完早餐的葉修,看見一早就來的蘇沐秋正和陳果擺弄著門口的一株聖誕樹。

 

  「你居然還知道日期,沒有過得糊塗阿?」陳果驚訝。

 

  聽見陳果的問話,蘇沐秋毫不客氣地大笑出聲。

 

  「不小心就注意到了。我說沐秋大大,別笑得太誇張了,你的早餐可是還在我手上呢。」葉修晃了晃手上拎著的袋子,大有一副威脅的意味,可惜懶洋洋的表情完全沒有任何的殺傷力。

 

  這段時間他們一直如此,如果蘇沐秋起得比較早,他會去早餐店幫葉修帶上一份早餐再過來一起吃,如果蘇沐秋睡晚了,下班後的葉修就會先自行解決,再順便幫他多買一份。

 

  「怎麼,我笑笑還不行?」一把奪過葉修手上的袋子,蘇沐秋插好吸管拿著豆漿就直接喝了起來。「我覺得老闆的疑惑頗有道理的阿。」

 

  本來就是要讓對方接過去的葉修完全沒有任何的抵抗,任由蘇沐秋拿走之後也只是呵了一聲沒有搭話,慢悠悠地上前圍著那棵小聖誕樹走了一圈。

 

  「老闆,搞活動就算了。這樹怎麼回事,你自己拿鐵絲擰出來的阿?」葉修看了看那手工作出來的聖誕樹,有些嫌棄意味地說到。

 

  聽到這句話,蘇沐秋心道不好,葉修那就是典型的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來,什麼時候都能開嘲諷。平時在網遊裡也就算了,但有時候嘴太快可不是什麼好事。

 

  「說什麼話呢?老闆你別聽葉修亂說,這樹手工不錯,很有氛圍。」看著還想說什麼的葉修,蘇沐秋也顧不得還沒吃完的早餐,隨手放到一邊拉了葉修就走。「對了我記得還有一箱掛件是不是?老闆你在這先忙,我讓葉修陪我去搬。」

 

  「喂喂我還要去睡覺阿。」葉修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不差那十幾分鐘,你忍心讓一個手受傷的人搬東西嗎?」

 

  「你還知道自己手有傷啊。」

 

  話雖這樣說,但是葉修仍是認命地跟在蘇沐秋走向了儲藏室。

 

  「那棵聖誕樹是老闆的父親做的,有十年了,舊了點也是情有可原的。」

 

  蘇沐秋一邊整理著為了翻出聖誕樹而有些凌亂的儲藏室,一邊跟葉修說到早上從其他同事那裡聽來的事情。

 

  「老闆一個人也是挺辛苦的,阿修你回頭少說兩句。」

 

  蘇沐秋的話讓葉修怔了一下。都說無知者無罪,但是他剛剛的語氣,儘管是在無心之下脫口而出,確實是有點傷人了。

 

  「我知道了。」

 

  他看向蘇沐秋的側臉,儲藏室的光線不是很明亮,陰影落在對方的臉孔上,模糊了年齡,讓蘇沐秋整個人感覺起來比實際大上了那麼幾歲。

 

  葉修不禁想到那句老話,窮人的孩子早當家。

 

  這幾年在混跡榮耀職業圈,也不是沒見過十幾歲就顯得沈穩的少年,自己原本屬意的接班人邱非就算一個。然而,沒有一個能像蘇沐秋一樣,十幾歲就有了如成年人的成熟穩重,這點連當年的葉修也自愧不如。

 

  察覺到自己想法的葉修嚇了一跳。他一直覺得,過去的八年中,他已經從蘇沐秋離開的陰影中走了出來。他這麼以為,沐橙也這麼認為。

 

  實際上,儘管他在榮耀這條路上越走越遠,但是他沿途中仍一直在尋找他的影子,也總是不經意地將身邊的人拿來與他比較。

 

  「發愣什麼呢?這箱、還有那箱都搬出去」

 

  蘇沐秋的話語打斷了他的思緒,葉修收拾起不小心外露的情緒,將注意力轉向兩個看起來份量就不輕的箱子。

 

  「不是說就一箱嗎?」他擺出苦哈哈的表情說到。

 

  「剛剛看到這箱也是,你搬出去給老闆看看要用哪些。」蘇沐秋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塵。「對了,今天榮耀有聖誕活動?」

 

  「恩,中午十二點開始。」

 

  葉修任勞任怨地彎下腰,還好箱子不若他想像的沈。

 

  「要不要我跟老闆說一聲,晚上我替你的班?」蘇沐秋跟在他身後,帶上了儲藏室的門。

 

  「再看看情況吧,在前台又不是不能打。」葉修這麼說到。「你的秋木蘇要不要參加活動?」

 

  「我說要你會讓我玩?」蘇沐秋看著直接搖頭否決的葉修。「聖誕活動又不像新年常常是任務鏈的形式,你還是顧好君莫笑就好,反正距離恢復也不過就再一個月,到時搞不好還比你早進神之領域。」

 

  兩人邊說邊把東西搬到了網吧門口,蘇沐秋開始在陳果的指揮之下裝飾著聖誕樹。而葉修也稱讚了幾句,算是彌補自己剛才的無心之過,然後就打算上樓休息了。

 

  「阿修,等等。」蘇沐秋看著葉修打算離開,連忙從放在一旁的背包中掏出了一本筆記,拋給葉修。

 

  「什麼東西?聖誕禮物?」葉修接過,嘴上調侃到。

 

  「千機傘50級以後的升級方案,你要說是聖誕禮物也行。」蘇沐秋笑了笑。「只是大方向跟幾個主要材料,我想大致上應該沒有問題。神之領域的材料你比較熟,這幾天你有空看一下,沒問題的話我就開始研究細節的部分。」

 

  葉修看了看那本薄薄的筆記本,又看了看前面轉過去繼續忙碌的人,忽然不知道該說什麼。

 

  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這人就將這八年來更新過的材料全部研究了一遍,還拿出了葉修一直沒有底的升級方案。

 

  如他一直所堅信的,在榮耀上,蘇沐秋是當之無愧的天才。

 

  葉修的手指輕輕地撫過封面,那薄薄一本筆記,乘載的是一個足以撼動整個榮耀的構想。

 

  當年曾經因為更新而放棄的奇思妙想,如今重新被拾起、打磨,再度展現在眾人眼前。當年那個走得太早的少年,如今也重新站上了這個戰場,綻放屬於他的光芒。

 

  他哪需要什麼聖誕禮物?蘇沐秋回到了他的身邊,這就是他今年最好的禮物。

 

  沐秋,聖誕快樂。

 

  葉修長吁了一口氣,在心底默默說到。

 

  門口的青年彷彿心有靈犀地回過頭來,笑容迎著門口的光線,格外燦爛。

 

  他一字一句,用嘴型緩緩說到。

 

  「阿修,聖誕快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魚左 的頭像
魚左

當海洋流淌於天空

魚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