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傘哥一直在我夢中說快讓我跟沐橙相認於是我…..

 

10

 

  「沐秋,你打算什麼時候跟沐橙說?」

 

  黃少天走了之後,葉修暫時放下了手邊的遊戲,提起了剛剛想到的問題。

 

  「說什麼?」蘇沐秋一邊收拾著東西,有些心不在焉地問到。

 

  「還能說什麼?當然是你的事。」

 

  蘇沐秋停下了動作。

 

  「再等一段時間吧。」

 

  事實上他自己也不知道一段時間是還要多久。

 

  蘇沐秋低下頭看了看自己的手,當初車禍導致的外傷基本上都癒合了,留下淡淡粉色的痕跡。但是還是要好好地花上一段時間養著根本,才不會留下後遺症。

 

  他在想,當年他的離去是不是也像是在這兩人心上狠狠地刨出了一道傷口。表面雖然結痂癒合,但是內部卻一直沒有完全好起來。

 

  他可以大大方方地在葉修前面露臉,打聲招呼說好久不見,卻不知該怎麼面對沐橙。

 

  難不成要站到她前面說,沐橙,我是你從八年前來的哥哥?

 

  在心理上他一直把葉修當成同齡人,是彼此依靠的戰友,也許除了戰友之外還多了些什麼,所以他潛意識裡就是知道對方可以接受。

 

  但是沐橙不一樣。

 

  她是他一直保護在身後的妹妹,而他錯過了她成長的八年。更重要的是,現在妹妹比自己這個哥哥還大,怎麼想怎麼尷尬。

 

  「總是要說的。」

 

  葉修拍了拍蘇沐秋的肩,沒有再說什麼。

 

  蘇沐秋則是嘆了口氣,跟葉修和唐柔打了聲招呼後離開了網吧。

 

 

  與蘇沐橙相見的那一天來得遠比蘇沐秋想像地快。

 

  在黃少天來過後沒幾天,有一個晚上蘇沐秋回到宿舍盥洗完之後,習慣性地要拿出筆記本繼續研究千機傘之後的提升,卻發現自己下午跟葉修討論時把筆記落在了網吧。

 

  在現在回去拿和隔天再去之間猶豫了半天,蘇沐秋最終還是選擇了前者。不為別的,就是因為今天下午一個新的構思被草草記在了上面,他想趁著記憶猶新的時候再好好整理一下。

 

  回到興欣網吧,令他有些意外的是,網吧的前台,葉修並不是一個人坐著。

 

  那一個瞬間蘇沐秋有點想要轉身就走,回到宿舍什麼都不管了,只是那人已經看到了他。

 

  「哥哥?」

 

  蘇沐橙的一聲驚呼惹來了葉修的注意,他看見蘇沐橙震驚的神情,又對上蘇沐秋一臉糟糕了的表情。還來不及伸手攔住身邊的女孩,就見蘇沐橙三兩下離開了前台,往蘇沐秋的方向撲了過去。

 

  「哥哥、你是哥哥對不對?」

 

  蘇沐秋反射性地接住對方,身子還有些僵硬,手都不知道該擺在哪裡。女孩子穿的很多,整個人毛茸茸地,抱在懷裡卻又沒什麼重量。

 

  「行了,先到外面,別引起注意。」注意到周遭有人投注過來的視線,葉修連忙拉著兩人往門外走。

 

  一直到了門外的某一處,確定裡面的人注意不到這裡之後,葉修才停下了腳步。而此刻,蘇沐橙早就紅了眼眶。

 

  她眨著眼睛看了看葉修,又望了望蘇沐秋。因為激動而泛紅的眼睛配上身上白色絨毛的服裝就像隻受了委屈的兔子,令蘇沐秋不由得心疼。

 

  「沐橙,別哭。」

 

  蘇沐秋還來不及多想,手就抹上女孩的臉頰,就像以前女孩子不小心跌倒時一樣,溫柔地為她拭去落下的淚珠。

 

  「別哭,女孩子哭了就變醜了喔。」

 

  蘇沐橙的身體又是一震,眼睛又蓄滿了淚水,強忍著不讓它們掉落。

 

  剛剛第一眼時,她完全是順從身體的第一反應,完全控制不住自己。一直到現在她才想起自己的哥哥早就不在了,這個人不應該,也不可能是蘇沐秋。

 

  可是,眼前這人明明就是她的哥哥。

 

  一樣的語氣,一樣的動作,一樣的習慣,甚至是一樣的話語。此外葉修的反應也說明了這個人的確是她的哥哥,是蘇沐秋沒有錯。

 

  這是幻覺嗎?

 

  「他是沐秋。」葉修說道,肯定了蘇沐橙的猜測。

 

  蘇沐秋有些不知所措地看了眼葉修,得到對方肯定的眼神,伸出手輕輕拍了拍蘇沐橙的頭。正如他一個月以前,正如這世界的他很多年以前,常常做的那樣。

 

  「沐橙。」蘇沐秋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但有些話語到了他的嘴邊就自然而然地吐了出來。「我看過你的比賽了。沐雨橙風你操作得很好。」

 

  「當初我說過,沐雨橙風是妳的代表,我用她和葉修一起進軍榮耀聯盟,這樣就像是三個人一起打榮耀。不管在遊戲外、遊戲內,我們都會一直在一起。這幾年我不在,但是因為你用著她,所以我們也是一直在一起…」

 

  蘇沐橙聽到了這裡,不再有任何猶豫,再次抱緊了蘇沐秋,開始大哭。

 

  從蘇沐秋的葬禮之後,這還是她第一次哭得這麼厲害。

 

  蘇沐秋頓時慌了,他與葉修兩個大男人有些手忙腳亂地安慰著女孩,卻怎樣都不起效果,最後還是蘇沐橙自己抽噎了幾聲,止住了哭泣。

 

  「對不起,沐橙,拋下你這麼多年。」

 

  看著蘇沐橙不知是哭得,還是被凍得紅通通的鼻頭,蘇沐秋難受的不得了。

 

  「外面冷,我們先進去好不好?再說,你瞧,葉修這樣可算是蹺班,會被老闆扣薪水的。」他嘗試轉移話題,想讓女孩開心一點。

 

  「喂喂,別扯到我身上阿。」莫名其妙被當成藉口的葉修有點無語,抗議了一句卻得到蘇沐秋瞪視的眼神。

 

  「你還敢說,我明天就跟老闆說你值班時間不好好待在位置上,讓老闆扣你薪水,看你還拿什麼買煙?」

 

  「仇恨範圍太大了阿蘇沐秋大大,我的煙跟你沒仇吧?」

 

  「還說,我都還沒跟你算帳這幾年究竟讓沐橙吸了多少二手煙。」

 

  「我有注意,真的。」

 

  「鬼才信你,不,鬼都不信好嗎?」

 

  聽著兩個哥哥的鬥嘴,蘇沐橙終於破涕為笑。她伸出手,一手挽了一邊,笑嘻嘻地說:「哥我跟你說,戒煙這件事我勸過葉修很多次了,都說吸煙有害健康,但他就是不聽。這下可好,現在你回來了,就管管他吧。」

 

  「喂喂沐橙你不會吧。」葉修一聽,臉整個都垮了下來。

 

  「這自然是沒問題的。」面對妹妹的要求,蘇沐秋一口應下了,無視一旁葉修一副世界末日的表情。

 

  他幫沐橙整理好了圍巾與帽子,細心地掩住她大部分的面容。三人就這樣並肩走回了興欣網吧,一如多年前他們常做的那樣。

 

  一如多年前,三個人在一起的時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魚左 的頭像
魚左

當海洋流淌於天空

魚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