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來了,但是又要準備出遠門去了

*押槍原作者的私設有。

*原著劇情微微更動恩跟著原著時間線就是難以避免這種情況

*我有說過我是故意要讓黃少的出場長一點嗎?

 

09

 

 「這人挺有趣的。」蘇沐秋看到葉修回來,笑著說到。「跟賽場上的氣質不太一樣阿。」

 

  在職業聯盟成立之前,他也有聽過夜雨聲煩的大名,到處搶BOSS的著名機會主義者。這次藍雨跟嘉世的比賽他也看了,只不過那角色宛如刺客的風格跟操作者多話的屬性搭在一起,那畫面怎麼看就是不太和諧。

 

  「哪不一樣?就一話嘮。」被黃少天嘮嘮叨叨了一堆,葉修現在覺得精神有些疲憊。「我真有些後悔找他來了,等會肯定被吵死。」

 

  蘇沐秋自然知道葉修這話說得言不由衷。如果不找黃少天,上哪找個劍客來發揮吸血光劍的威力呢?

 

  於是他只是笑了笑,隨手用著服務器的電腦上了論壇看看本日其他場賽事的分析。

 

  凌晨很快就到了,葉修招呼著黃少天進了副本。蘇沐秋也停下手上的事,拿著一本筆記本跟一支筆湊了過來。

 

  他跟葉修挨得很近,近到葉修可以感受到對方柔軟的髮絲偶爾會搔過他的臉頰,微微偏個頭就能看見對方專注的神情。

 

  「你退一些,別影響我的操作。」

 

  可能是因為靠得太近,葉修莫名地覺得有些熱,推了推蘇沐秋讓他離遠些。

 

  蘇沐秋喔了一聲,挪開了幾公分,繼續目不轉睛地看著屏幕上的君莫笑,或者更準確地說,看著君莫笑手中的千機傘。

 

  五十級之後的提升他已經有了初步規劃,但是仍舊需要更多資料,另外材料也是一個嚴重的問題。

 

  思考到這裡,蘇沐秋恨不得手趕快好起來,進到神之領域去搶BOSS搶材料。

 

  遊戲中,黃少天不愧他的話嘮之名,看著葉修的示範宛如同步報幕一般,開始了碎碎念。

 

  「吵死了你!」所有人之中,蘇沐橙最先受不了黃少天的囉唆,喊了出來。

 

  晚上的比賽才忍受過一次,當時還是文字不是語音,現在又要面對直接的噪音,蘇沐橙實在是忍無可忍了。

 

  黃少天笑了兩聲,湊了過去,低聲說到。「你晚上打得蠻好的,輸了也不怪你。哎對了,我跟你說阿,我今天見到老葉那傢伙,他身邊有個長得很像你的…

 

  「少天,注意這邊。」恰好走位到兩人附近的葉修打斷了黃少天的話語,操作著君莫笑從風流煙沐與流木的角色旁邊掠過。「這是新打法的重點。」

 

  「哎呦這裡還有個縫阿?」黃少天連忙轉過了視角。「你這是想幹什麼?」

 

  葉修解釋了一下卡怪的原理,黃少天便衝了上去。刺、劈、削、砍、挑地用最基本的攻擊進行試驗。

 

  「真有你的阿,這麼下來可得節省十秒吧?」

 

  「恩。」

 

  再得到二號BOSS也可以卡掉的資訊,黃少天瞬間忘掉自己剛剛要跟蘇沐橙說的是什麼內容,興致沖沖地往前跑去。

 

  葉修忍不住瞄了一眼在自己身旁專注地看著屏幕,手下飛快地記著什麼,對於剛剛發生的事一無所知的蘇沐秋。

 

  之前就有想過要把他的事跟沐橙說,但是葉修不知為何猶豫了。再加上蘇沐秋也一直沒有提過這件事,所以葉修就繼續保持沈默到了現在。

 

  不過大概也瞞不了多久了。

 

  想到總是在職業選手群裡大片大片刷屏的某話嘮,    葉修深深地認為是該找個時間跟蘇沐橙談談了。

 

  讓寒煙柔去開了怪,葉修手下的君莫笑與黃少天手下的流木配合,一個凌空押槍將喪屍貝利送入了坑中。

 

  這技術還是蘇沐秋先提出想法的,後來葉修將其完善了,在眾人面前公諸於世,於是才被眾人稱為押槍的祖師爺。

 

  而那時,蘇沐秋已經不在了。

 

  榮耀聯盟開始之後,世人只知一葉之秋與嘉世的光環,卻不知道一葉之秋曾經在網遊中的神話背後,還有一名名叫秋木蘇的神槍手。

 

  「總覺得槍型態的切換還少了些什麼…」看完葉修他們這一趟副本,蘇沐秋咬著筆頭,喃喃地說到。「槍系職業技能的發揮還是有些限制。」

 

  「對於全部型態切換的武器這樣大概是極限了。」葉修想起以前似乎也跟蘇沐秋討論過這個話題。「畢竟就算是散人也不太可能全部120個技能都用上,配合武器的變化選一選還行。」

 

  「也許可以在武器型態研究一下,提升五十級之後應該可以再多變化幾個型態。」蘇沐秋將剛剛的筆記劃掉,重新寫上了其他東西。

 

  「老葉你在跟誰說話?」耳機傳來黃少天的嚷嚷。「到底這記錄還刷不刷阿刷不刷?這都講完了可以刷了吧?」

 

  「心急什麼?」葉修招呼著眾人做好最後調整。「來,正式刷,爭取一次過。」

 

  「靠,要刷記錄的是你不是我好嗎?這是求人幫忙的態度嗎?是嗎是嗎是嗎是嗎?」

 

  「專心,要開副本了。」

 

  這趟副本下得可是轟轟烈烈,黃少天的話音、包子的歌聲、小怪的哀嚎,隔著耳機蘇沐秋都可以感覺到那邊的熱鬧。

 

  順利地刷完了之後,162467的成績刺眼地掛在系統公告上,隊伍中的兩名女性各自找了藉口離開,包子也被打發去了競技場,只剩黃少天和葉修還掛在隊伍中。

 

  「究竟為什麼要退役?」

 

  耳機傳來黃少天的問話,葉修看了眼身旁的蘇沐秋,回到:「你可以理解為“戰隊成績不佳,隊長引咎辭職”」

 

  他見到蘇沐秋因為這句話抬起頭來,目光有些複雜地落在了他的身上。

 

  說到底當時葉修退役也是無可奈何的選擇,心中若要說沒有遺憾那是不太可能,但是葉修現在其實是有些慶幸自己退役的。

 

  因為,他重新遇見了蘇沐秋。

 

  「喂喂,老葉你回答阿,為什麼要退役,轉會也行阿那麼衝動做什麼?」

 

  在電腦那端念了許久,卻發現始終沒有人回應的黃少天於是關了電腦,偷偷摸摸地來到了前台。

 

  「我轉會了…那沐橙呢?」葉修把玩手裡的菸,卻始終沒有點起來。

 

  如果葉修轉會了,沐橙肯定會強行解約。

 

  比誰都要了解自己妹妹表面柔和但是實際上有些固執的個性,蘇沐秋幾乎是瞬間理解了葉修當時退役的考量。

 

  他覺得像是有一口氣卡在了氣管裡,不上不下地,悶得他胸口泛疼。他聽葉修與黃少天你一言我一語地說著,而自己就像個旁觀者,立在一旁插不上話。

 

  他很感動,卻又難過。

 

  他感動葉修自始自終沒有打算過放棄榮耀,感動葉修做出決定時還考量到沐橙的處境。他難過葉修消耗了自己所剩不多的職業生涯,難過自己與他差了八年的時光,使他無法像黃少天一樣說出有事找我的話。

 

  他望了望黃少天離去的身影,又轉頭對上了葉修雲淡風清的神情。

 

  瞬間他忽然不再糾結了。

 

  不管如何他是回不到那過去的八年,但是現在開始的未來他可以一直伴在他的左右。

 

  這樣就足夠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魚左 的頭像
魚左

當海洋流淌於天空

魚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