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險!」

 

  亞連拉起了一名倒在地上的武軍,帶著他躲過了鬼王高手的大範圍攻擊。

 

  南邊的結界被潛入的鬼族毀了。敵人踏著校牆的殘骸,闖入了學院。許多武軍在來不及反應過來的時候就被奪去了性命,亞連由於所在位置不是最前線,勉強反應過來躲過最初的屠殺。

 

  「一式、白芒。」

 

  亞連感受著周遭的力流,本能地凝聚他們,身邊在不知不覺中環繞了一圈光暈,讓接近的鬼族都不由得停頓上了幾秒。他用力劈下了手中的劍,強烈的光芒暫時鎮退了身前的鬼族,卻阻止不了他們逼近的腳步。

 

  塵土與硝煙瀰漫,天空被染紅,黑色綿延至遠方的地平線。

 

  一隻、兩隻,他已經數不清自己殺了多少的敵人,這群中低階的鬼族就像當年的Lv.1惡魔一樣,實力雖然一般,但是根本殺不盡。

 

  肌肉會僵硬,感覺會麻木,然而他沒有時間去感受疲憊,只是咬著牙,一遍一遍地重複斬殺的動作,堅守在位置上,不讓出一分一毫。

 

  他不能退後。

 

  閃過了一個忽然從旁邊竄出來的鬼族,亞連毫不留情地反手將大劍送入對方的命核所在處,轉眼間那名鬼族就灰飛湮滅。

 

  不遠處的幾名黑袍聯手對上了鬼王高手。他們或多或少都弄得有些狼狽,卻始終沒有停下進攻的腳步。

 

  他們都不知道這場戰爭何時會來到盡頭,也不知道援軍什麼時候會到來。他們只能向前,不能後退。因為一旦後退,等著他們的就是萬丈深淵。

 

  「亞連!」

 

  拉比揮動著比例顯得有些過大的槌子,來到了亞連的附近。他殺過層層疊疊的鬼族,靠近了亞連。

 

  「還行嗎?」

 

  混雜著灰塵與血珠的汗水從他脖頸滴落,頭上總是帶著的吸汗帶早已失去了原先鮮豔的色澤,黑色的眼罩也沾上了髒污。

 

  「還可以。」亞連喘著氣,再度擊退了一名欺近的中階鬼族。「但是一直維持這樣下去不行,這群鬼族根本沒完沒了,被擊破只是時間的事。」

 

  他順手丟了一個術法,擊殺了一名準備偷襲附近武軍的鬼族。那名武軍的原先右手所在的位置此刻空無一物,但是對方仍撐著失血過多的身軀奮戰著。

 

  雙方的兵力差距太大,援軍又被鬼族拖住了步伐,時間一久對他們只會不利。

 

  拉比一槌將剛剛撕裂空間靠近兩人的鬼族打趴了下來,連帶著命核也跟著粉碎一地。

 

  「我同意。我原本還想省著些體力,撐到援軍過來的,不過看來不得不拼一下了。」

 

  面對戰場,一向不羈的他也收斂起了笑容。抿著唇,他從腰間拿出了一個木製的、不甚起眼的八卦盤。

 

  「去!」

 

  用力將八卦盤拋上了天空,彷彿被某種力量所吸引,那個八卦盤並沒有飛遠,而是靜靜地停在了拉比頭頂正上方幾公尺處。

 

  「亞連,給我幾秒鐘。」

 

  拉比用力一揮手中的槌子,將身邊的鬼族都掃了開來,亞連配合地反手將大劍插入地上,生成漣漪般的光芒,暫時讓鬼族無法接近。

 

  「相剋之迴,相生之輪,我是你的主人,你依從我之命。與我簽訂契約之物,展現你們隱藏在時光之下的古老面容。」

 

  拉比頭頂的八卦盤開始轉動,微微發出了嗡鳴聲。他將武器平舉向前,沿著他的手掌握住的地方,槌身上暗金色紋路開始發光,並且慢慢地流動了起來。

 

  「洛書、河圖,重現五行。」

 

  那陣嗡鳴聲剎那之間放大了許多,鬼族開始騷動。暗金色的紋路此刻成了燃燒的光芒,將整把槌子包含在了燦爛的火焰之中。拉比的手同樣被火焰包圍著,卻彷彿沒有感覺一般地從容自若。

 

  拉比腳下瞬間展開了八卦陣的圖像,依著與頭頂八卦盤一樣的頻率轉動著。他半瞇起眼,亞連在他的眼中看見了一閃即逝的金色流光。

 

  「陣法之內,是我的領域。」

 

  他用嘴型說到。明明聲帶沒有振動,聲音卻清楚地傳到了亞連的耳朵裡。

 

  周遭的空間忽然安靜了下來,槌子上的火焰此刻消失的無影無蹤,宛若從來不存在。整柄槌子從原先木材的棕色質感轉為有如墨玉一般濃彩,原先刻在表面的紋路成了內部自然的紋理,低調卻華麗,隱隱約約地,給人一種濃濃的威壓感。

 

  「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生六十四卦。」

 

  拉比單手舉起槌子,指向了天上。

 

  「第三十七掛、巽上離下,風吹火之象,火判!」

 

  他朝著一個方向揮下,火焰從那邊的地上冒出,夾雜著槌身帶來的熱風襲捲了該處的鬼族。燒焦的味道瀰漫,鬼族的慘叫聲不絕於耳。

 

  亞連站在拉比的身旁,驚訝地看到拉比憑藉著那一記攻擊硬生生地抹殺了該處的鬼族,造成了一塊空地。

 

  以前他就覺得奇怪,相比起其他人的幻武兵器,拉比的武器是如此平凡無奇,除了普通攻擊沒看過其他的武器能力。或許正是物極必反,這第二階段的威力之大,大到令人恐懼。

 

  「第二十四掛、坤上震下,地順雷動之象,雷判!」

 

  槌子再次揮下,這次地面蔓延起雷電,凝聚出了實體,宛如傳說中的東方神龍怒吼著,吞噬了鬼族。雷電在蜂擁而至的鬼族大軍中撕裂了一道缺口,許多鬼族頗為忌憚地退了幾步。

 

  不過是一眨眼之間,圍在兩人身旁的鬼族就被消滅了大半。

 

  亞連瞥了眼神情沒有絲毫放鬆的拉比,眼中有些憂慮。這樣的大型攻擊絕對消耗了拉比不少的力量,不知道對方還能維持多久。

 

  不過無論如何他們只能撐下去,因為還遠不到休息的時候。

 

  拉比注意到他的目光,略微鬆了嘴角回了他一個笑容,做了個放心的口型。

 

  「當心!」

 

  不知哪裡一個喊聲傳來,亞連反應飛快地側過身,橫在胸前的劍身擋下了一名鬼族伸向拉比的利爪。

 

  高階鬼族!

 

  他心裡微微有些震撼。一直到剛才,他所碰上的都還是中低階的鬼族,然而此刻開始,高階鬼族的數量逐漸增加,眾人也應付地越來越吃力。

 

  揮過劍,亞連與對方纏鬥了起來,帶著對方遠離拉比的位置。高階鬼族的能力跟中階鬼族差了不是一個檔次,光是對光的抗性就增加了不少,讓原本藉助武器優勢而不算太過艱辛的亞連開始感到有些吃力。

 

  一不小心,他的肩膀被對方的利爪劃出了傷口。深深的爪痕染上些許的黑色,亞連忍著劇痛,催動武器的能力,將對方斬殺於光芒之下,隨後摀著肩膀回到了拉比身旁。

 

  「光之名,精靈之影,黑暗消去。」口中唸著書上讀到的咒語,他泛黑的傷口回復了血色,儘管看起來依舊駭人,但是至少不再沾有鬼族的氣息。

 

  然後他再次衝了出去,帶著傷擋下另一名出現的高階鬼族。

 

  在拉比的震懾之下,沒有中低階的鬼族敢輕易踏入拉比所在的陣法範圍。不過他們卻阻止不了拉比緩緩地踩著步伐,一點一點地朝他們靠近。

 

  在他們兩人的配合之下,相較於其他地方,這一區的鬼族被清理得很快,有些武軍注意到這邊的情況,帶著傷員過來爭取短暫的治療時間。

 

  不遠處的戰場,艾比希蕾克失去了蹤影,奴樂麗與黎祉聯手壓制著以隘王。神田獨自與新出現的鬼王高手戰鬥著,身上不斷增加的傷痕說明他漸漸處於下風。

 

  亞連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就算他們消滅再多的中低階鬼族也沒有用。那些低階的角色就如野草一般,春風吹又生。如果不能將鬼王高手及鬼王本身拿下,傷亡永遠不會停止,戰爭也不會結束。

 

  「拉比,我要過去神田那。」他轉過頭向拉比說到。

 

  「那可是鬼王高手。」拉比再次解決掉一批鬼族,重新將槌子扛在了肩上。

 

  墨色的槌子此刻顏色更加深沈,拉比頭頂上的八卦盤光芒不減,只是從原先略微泛金的光芒,逐漸轉為偏向棕色的柔光。

 

  他們的身後屍堆成山,血流成河。穿著不知是被血還是被汗浸濕的紅袍,相較於因為疲憊而顯得蒼白的臉,拉比耀眼的橘髮被戰火燃燒的曙光映照出夕陽的橘紅感。

 

  彷如生命最後綻放的瑰麗色彩。

 

  「所以我才要過去。」亞連斬斷了一名中階鬼族的脖子,無視噴濺出來的奇怪液體,摧毀了命核。

 

  戰爭已經持續了一個晚上,死傷人數不斷增加。相比起前世遭受惡魔攻擊後,人們只會化為粉末消散於空氣中,這裡哀鴻遍野的場景無疑慘烈了許多。

 

  一開始或許有些反胃、震驚、恐慌。但是、看呀,生命是如此的脆弱,就算是再強大的人也總有消逝的時候。看過一盞盞的生命之火或減弱,或消失之後,已經沒有力氣去在意了。

 

  「我不能離開這邊。」拉比向亞連示意了幾個在他庇護範圍的傷員與醫療班。

 

  「而且我的武器有所限制,要移動本來就比較困難一些,不過我可以先幫你開路。」

 

  說著,拉比跨出了一步,讓陣法範圍籠罩了一批鬼族,再次舉起了槌子。亞連向他拋過去了感激的眼神。

 

  「第三掛、坎上震下,雲行雷動之象,雷判!」

 

  閃耀著藍色光芒的鳥群急鳴而去,穿過了鬼族,在接觸的當下炸裂,換取了一瞬間的空隙。

 

  「三式、淨陽。」

 

  亞連緊跟著將手中的劍立於胸前,劍身產生了光芒,一如指引前行的箭矢一般,跟隨在鳥群身後逼退了所有想重新靠近的鬼族。

 

  「你自己要多加小心。」

 

  留下這句話,亞連衝入了短暫形成的道路,往神田的方向奔跑而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魚左 的頭像
魚左

當海洋流淌於天空

魚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