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豫了很久,還是讓傘哥來幫我出氣一下w

*前方劉皓出沒有黑請注意

*打死再也不開原著時間線的全職同人了OAQ

 

07

 

  這麼巧,竟然是葉哥,您老人家這是在…當網管?

 

  蘇沐秋原本擠在葉修身邊看榮耀官網的比賽結果,聽見了這麼一句話便皺著眉抬起了頭。

 

  今天是榮耀聯盟職業聯賽第二十場比賽,嘉世對戰三零一度戰隊。興欣網吧照慣例轉播比賽,然而團隊賽比到一半的時候跳了電。葉修原本是要勸蘇沐秋先回去的,但是對方堅持要留下來陪他們等到電閘修復再走。

 

  照蘇沐秋的原話是,我都聽你們的話忍著暫時沒打榮耀了,總不會連看個比賽結果都不准吧?

 

  對此,拗不過對方的葉修只能點頭同意。

 

  「我說,你們是不是喝多了,我們網吧可不歡迎醉鬼?」

 

  聽著幾人越來越過份的話語,蘇沐秋忍無可忍地插了嘴。

 

  劉皓幾人見到了蘇沐秋都是忍不住一愣。這人…怎麼長得那麼像蘇沐橙?

 

  「不會喝酒就不該喝,現在這個樣子多難看。虧你們還是職業選手,喝多了手會不穩都不知道嗎?」

 

  早就從他們的對話中猜出他們身份,蘇沐秋說起話可是一點都不留情。打從之前的比賽來看,他就對於嘉世除了沐橙以外的其他選手沒有什麼好感的。雖然葉修沒有說,但是他大概也猜得到他退役的原因跟這群人有關。

 

  衝著這點他今天就絕不能讓對方好過。

 

  「別人肯說你,是希望你改進、是對你有期許。只有不求上進的人才會不需要別人的指點。如果沒有人說你的話,我告訴你,那不是因為你做得完美了,是因為你沒救了,已經朽木不可雕了懂嗎?」

 

  蘇沐秋雙手環胸,挑眉看著對方,一副挑釁的模樣。

 

  「你這傢伙!」劉皓是動了真怒,也沒想要去思考對方為什麼會這樣說,只是憤怒地想要越過前台去揪住對方。

 

  「怎麼?被說中了就惱羞成怒了?你這心理素質還得再練練阿。」蘇沐秋倒是冷靜,勾起冷冷的微笑,推開椅子就要站起來與對方繼續理論,卻被葉修攔住。

 

  「沐秋,別鬧了。」葉修捻熄了菸頭,一邊按住蘇沐秋,一邊漫不經心地站起身,有意無意地擋在兩人之間。

 

  「我說你,對,就是你劉皓。以前總唸叨你,就是因為你還差得遠。不過你既然現在用這種手段也要爬上來的話,我就奉勸你一句,這個位置不是你想像的那麼好坐的,有本事上來也要有本事呆著,好好加油吧!」

 

  「你憑什麼…」

 

  「四位還請回吧!咱們店裡不招待酗酒者。都是公眾人物,別鬧得太難看。」

 

  劉皓還想說些什麼,但是被身後的另外幾人給拉住,只好悻悻然地轉身。

 

  「我們走!」

 

  「慢走不送。」

 

  蘇沐秋慢悠悠地聲音從葉修身後響起,短短四個字的抑揚頓挫硬是被他咬成可以氣死人的語調。就見劉皓等人聽到之後腳下一頓,頭也不回地加快腳步離去。

 

  葉修無奈了。

 

  「我說,你沒事發那麼大的脾氣作什麼呢?」

 

  重新點起根菸,葉修招呼了一下剛剛全程旁觀這場鬧劇的唐柔幫忙看著前台,把蘇沐秋拉到了一邊。

 

  「沒什麼,就是看他們不順眼。」蘇沐秋扁了扁嘴,目光轉來轉去,就是不肯直視葉修。

 

  他也沒想到,只不過是從今天的場景想像一下葉修之前在嘉世的待遇,他就恨不得要掐死陶軒等人。

 

  「你這脾氣怎麼變得那麼暴躁,以前面對網遊裡那麼多垃圾話你不都很淡定?連老魏那傢伙你都可以淡定地噴回去。」

 

  「這能比嗎?老魏那傢伙是特無恥特沒下限,羞恥心都沒了但總歸還有個良心在。今天那個是良心被狗吃了根本找不到不能比好嗎?」

 

  「你確定老魏真的有良心?」

 

  「阿修老魏聽到會哭的,真的會哭的。」

 

  「他要是真哭了我再來承認他有良心在。」

 

  葉修看著眼前因為話題不小心被帶歪,終於不再躲躲閃閃的蘇沐秋有點好笑。他怎麼會不知道對方今天的衝動是為了他呢?想到這裡葉修心中就暖暖的,那見到劉皓等人時,想起自己被逼退役所帶來的一抹惆悵頓時煙消雲散。

 

  估計這世上能不問緣由直接理直氣壯站在他這一邊的,大概就只有蘇家兩兄妹了。

 

  「行了行了,今天結果也看到了,你快回去睡吧!你白天還要上班,天天熬夜總不行,再被老闆娘看到這次非把我罵死不可。」

 

  昨天蘇沐秋就是硬撐著陪他在前台熬了一晚,白天陳果下來看到時許久沒熬夜的某人頭不停地點著,恨不得揪著葉修的耳朵罵一頓不懂得照顧病人、帶壞人家大好青年等等的。結果就是蘇沐秋後來上了樓,在葉修住的那間儲藏室睡了一個上午,下午醒來正好是他的上班時間,輪葉修去睡覺。

 

  「那我走了。」

 

  話是這樣說,但是蘇沐秋仍然有點不情願。

 

  「趕緊走吧!我還要練級呢。」

 

  葉修現在忙著趕人了,他還想著要上線訓練新人趕著刷冰霜森林的紀錄的。

 

  「葉修你竟然這樣,一句挽留的話都不說嗎?」

 

  蘇沐秋莫名地有點心塞,難道在葉修眼裡,這麼久沒見面的他還比不上榮耀?恩…這貌似好像還真的比不上。

 

  想起以前種種血淚史,蘇沐秋忽然覺得剛剛為葉修出頭的自己很不值。

 

  這貨除了榮耀還在意別的東西嗎?

 

  「得了,我說了你就能留下?別撒嬌了蘇沐秋小朋友,還是快把手養好讓我隨傳隨到阿!」

 

  「葉修你把我當召喚獸嘛!我又不是哥布林!」

 

  「是是是,蘇沐秋大大好歹也是隻火屬性的小精靈。」

 

  蘇沐秋無語了。在憤怒與鄙視之間猶豫了半天還是決定做出後者的眼神之後,他瀟灑地轉身。走沒幾步,就聽見身後葉修的話語。

 

  「今天的事,不要放在心上。」

 

  蘇沐秋停下腳步,沒有回頭,只是停在原地。

 

  「我知道你不在乎,只是我無法不在意。」嘆了口氣,他低聲說道:「你這人總是懶懶散散的,除了遊戲之外好像什麼都不重要。所以,總要有人幫你去在乎一些其他的事情。」

 

  你不在乎,那就讓在乎你的人來在意。

 

  「其實說真的,以前總覺得你的打法土的要死,但是現在還是覺得那個一葉之秋在你手上比較順眼。」說著說著,蘇沐秋輕輕地笑了起來。

 

  葉修因為他的話頓了一下,眉目間的神情不知不覺柔軟了下來。「沒事,孩子長大了總是要放手的。」

 

  「而且我們還有君莫笑。」之後也還會有秋木蘇。

 

  背對著葉修,蘇沐秋的臉悄悄地泛起紅,不知是被凍的還是被熱的。

 

  「我先走了。」

 

  「路上小心。」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魚左 的頭像
魚左

當海洋流淌於天空

魚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