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稚的葉神(誤

*那個時間問題有些順應劇情調整了,不吻合的部分就讓我跪了吧(OAQ

*以上是個強迫症患者卻的發言

*最後,再次說明我改名叫魚左了喔

 

06

 

  葉修後來也跟著迷迷糊糊地睡著了,這一睡,就睡到了晚上。

 

  中間陳果有上來看了一次,只見兩人都睡了過去,但雙手依舊緊緊地交握。蘇沐秋在床上睡得很沈,側著的臉與葉修湊上來的腦袋只有不到幾公分的距離。而葉修則屈起膝蓋,蜷縮著倚靠在床邊,明明是不怎麼舒服的姿勢卻睡得格外香甜。

 

  那夕陽穿過窗戶灑落在兩人身上,那因為長期待在室內而顯得蒼白的肌膚有了紅潤,令陳果有點看傻了眼。楞了好半會才回過神來,悄聲地拿了條毯子給葉修蓋上,然後闔上門離去。

 

  蘇沐秋醒過來時都快九點多了。他看一看時間,推了推還睡著的葉修。

 

  「喂喂,阿修,醒醒。」

 

  葉修打了個呵欠,慢悠悠地睜開了眼睛,眨了眨之後又閉上。

 

  「還在夢裡阿…」他嘟噥著,蹭了蹭還跟蘇沐秋握著的手,眼看又要睡了過去。

 

  蘇沐秋看著他的舉動,心裡既是無奈又是好笑,同時還湧起一股淡淡的酸澀感。

 

  他湊上前,捏了捏對方的臉頰。「快醒醒,野圖BOSS要被人搶了。」

 

  這下葉修醒了。他還沒張開眼就反射性地說到:「沐秋你先擋著,哥馬上到。」

 

  然後他聽見一陣大笑。

 

  葉修這才想起他已經不是在那個與蘇沐秋和蘇沐橙相依為命的小公寓裡。他轉頭,看見蘇沐秋笑得倒在了床上,樂不可支。

 

  「阿修你怎麼一點長進都沒有,這樣也會被騙。」蘇沐秋笑得眼淚都流了出來。

 

  這麼一大個人了還會被這種把戲騙到,該說對方實在是太敬業了呢還是太敬業了?

 

  「好阿你個蘇沐秋。」葉修沒有生氣也沒有反駁,只是彎起令人捉摸不透的笑容。

 

  「你想做什麼?」察覺不對的蘇沐秋迅速地翻起了身,警惕地盯著葉修。

 

  葉修沒有說話,而是直接付諸行動。他以讓人反應不過來的速度一把抓住了蘇沐秋的腳踝,一手往他的腳底撓了上去。

 

  「給我放開…哈哈哈…葉修…哈…快放開…哈哈哈…」弱點被人掌握的蘇沐秋笑得上氣不接下氣,再次倒在了床上。他的腳掙扎著想要甩開束縛,卻又怕弄傷葉修的手不敢用力,只好認命地任人折磨。

 

  「想跟哥鬥?回去練個十年再來吧!」

 

  得到勝利的葉修心滿意足地站起身,卻因為長時間血液循環不良導致腿麻了,差點晃了晃又要倒下。還好蘇沐秋此時連忙床上站起來,一把把對方拉向了自己,幫葉修穩住了身子。但這一拉,也讓兩人之間的距離幾乎為零,近到讓蘇沐秋有點不適應。

 

  嘖,不過幾年的差距而已,這傢伙竟然比我高?

 

  生理年齡為十八歲的蘇沐秋低著頭,有些心不在焉地想著,暗自盤算著要怎麼利用還能長高的優勢在幾年內贏過對方,甚至都忘記自己的手還一直抓著葉修沒有放開。

 

  而另一方的葉修也忘記自己被抓住的事實,只是望著眼前若有所思的少年有些怔然。

 

  恩,是沐秋沒錯。

 

  葉修一直以為自己其實只是做了個美夢,沒想到醒來後卻發現這個夢境變成了真實,美好的不可思議。

 

  看著蘇沐秋與蘇沐橙有八成相似的眉眼,葉修彷彿著了魔般地,慢慢地靠近,直到嘴唇落到了對方的額頭之上。

 

  兩個人都僵住了。

 

  葉修有點狼狽地後退了幾步,蘇沐秋也像是被燙到了一般,放開了葉修的手。

 

  「我先下去了,你如果不舒服就再休息一下。」

 

  葉修轉身離開了房間,連落在地上的毯子都沒有收拾,那背影怎麼看都有落荒而逃的意味。

 

  蘇沐秋坐回了床上,摀著額頭,低著頭格外燦爛地笑了。

 

 

  如果說葉修沒有被蘇沐秋的突然出現影響心情,那是不可能的。

 

  但是身為職業選手的他,就算是退役了那心理素質仍舊是一等一的好,碰到榮耀什麼東西就都拋到了腦後,專心在眼前的遊戲上。

 

  在坑了藍溪閣等三大公會,拿下血槍手的首殺之後,葉修開始進行千機傘的提升。

 

  過程看起來很繁瑣,卻不是很難。藉著千機傘原有的模版,葉修很快地搞定了一切,然後看著提升後的千機傘開始發起呆,連底下消息閃爍都沒注意到。

 

  「有人找你。」

 

  一陣茶香飄散,葉修心下一愣,抬起頭來。只見蘇沐秋與唐柔各捧著一杯綠茶站在他的前面,蘇沐秋見他終於注意到他們兩人,便順手指了指葉修電腦屏幕的角落。

 

  葉修打開來看,是藍河對於血槍手一事的不滿。隨便打了幾個字敷衍過去後,葉修重新抬起頭,見蘇沐秋正認真地跟唐柔分析戰鬥法師的技能特點。

 

  葉修聽了聽,沒什麼問題,也沒打算插嘴,就低下頭繼續回應藍河的訊息。

 

  「給你泡的,現在溫度剛好,不會燙。」

 

  一杯綠茶放到了他的眼前,葉修抬頭看見那張笑意滿滿的臉,先是想到還在嘉世的蘇沐橙,又想到當年三個人一起生活的日子。

 

  「千機傘的提升如何?」

 

  剛剛葉修畫面上的裝備編輯器,或許唐柔看不懂,但是蘇沐秋是不會錯認的。畢竟過去一段時間,他可都是一個勁地投注心力在這東西上。

 

  「還行,就是材料有點難搞。是說你現在都在這了,要不幫忙想想五十級後的提升?」

 

  「廢話。」蘇沐秋翻了個白眼,他可是千機傘的原作者,如果千機傘不在他手上就算了,現在在這還要他交給其他人根本是免談。

 

  「要不要幫忙?我開個十區的號。」然後取個醉臥沙場的名字,再來回憶在第一區時的風光。

 

  「得了吧,就你那手。」葉修瞥了眼蘇沐秋的手指。

 

  他剛下來的時候他跟陳果瞭解了一下情況,聽完之後心裡仍是後怕不已。幸好是能完全恢復的傷,不,應該說幸好蘇沐秋只受了這點輕傷。

 

  「打遊戲的手要好好保養,還想不想進職業圈了沐秋大大。」

 

  「當然想。」蘇沐秋有些不甘地看了看自己的左手。「那等我手好了之後?」

 

  「行,隨你。」葉修喝了口茶,戴上耳機,開始專注於眼前的遊戲。

 

  「阿修。」蘇沐秋輕聲喊到。

 

  「恩?」葉修沒有抬頭。

 

  「你還會回職業圈的吧?」想了想,關於為什麼退役之類的問題,蘇沐秋決定以後慢慢再來搞清楚。

 

  「那是自然。我跟沐橙說好了,休息一年,然後回去。」

 

  蘇沐秋瞭解葉修,就像葉修瞭解蘇沐秋一樣。向蘇沐橙許下的諾言,是他們兩個都會盡力實現的承諾。

 

  「到時候,一起回去?」

 

  「行。」一起回去,拿下屬於我們的冠軍。

 

  葉修的嘴角,悄悄彎起了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弧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魚左 的頭像
魚左

當海洋流淌於天空

魚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