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哪裡?」

 

  亞連甦醒時,一名陌生的紫袍正站在他的病床前,一看見他醒來,便立刻放下手上的資料。

 

  「這裡是學院的醫療班。別亂動,你之前受到了強烈撞擊,可能還有一些後遺症。」他熟練地放了一個檢查的術法。「如果你想坐起身的話,動作慢一點,有任何不舒服就立刻跟我說。」

 

  亞連依他的話,慢慢地坐起身,喝了一口對方遞來的水。

 

  「請問你是?」亞連不太瞭解,既然是醫療班,為什麼卻沒有半個藍袍在,而是由一名紫袍在看護他。

 

  「我叫做尤里椏,Atlantis學院大二B部,是隸屬聯合公會的紫袍。」指了一指胸前的公會紋章,藍色頭髮的青年說道:「我是來負責送你回去的。」

 

  「回去?」亞連不解。

 

  「我們要與鬼族開戰了。」回答亞連的並不是藍髮的紫袍,而是從門口進來的埃西亞。「學校把大學部以下沒有袍級的學生全部遣送回家。」

 

  「老天,亞連你睡了整整兩天,簡直快急死人了。」他撓了撓有些凌亂的頭髮,長吁了一口氣。「幸好還是醒過來了。」

 

  「而你現在理論上不是也應該到家了嗎?」一旁的紫袍看著大喇喇地走進來的埃西亞,臉色不佳地質問到。「梅蒂雅已經回去了,你怎麼還在這裡?」

 

  「我等我搭檔醒來阿。」埃西亞理直氣壯地回到,亞連從他的語氣裡聽出故意頂撞的態度。「關心伙伴是做為搭檔最基本的義務不是嗎?」

 

  「既然他現在醒來了,你立刻給我回家!」紫袍的聲音壓抑著顯而易見的擔憂與怒氣,卻只是火上澆油。

 

  「那種事等等再說。」

 

  「埃西亞!」

 

  「呃,不好意思。」亞連扶著額頭,打斷了即將發生的爭執。「我能先問一下現在的情況嗎?開戰是怎麼回事?另外其他人又怎麼了?」

 

  紫袍瞪了埃西亞一眼,大有晚點再教訓對方的意思。轉過頭來看向亞連。

 

  「公會收到可靠消息,以耶呂和比申為首的鬼族將再一次引發戰爭,屆時學院將成為主要的戰場之一。」他收斂起剛剛有些失控的情緒,有條不紊地說到。

 

  「多虧冰炎殿下提前消滅了鬼王塚九成的伏兵,我們爭取到了幾天的時間備戰。」

 

  「冰炎學長他…」想到那在冰川之中毅然決然的身影,亞連有些黯然。

 

  「紫袍席雷‧阿斯利安與黑袍安因受傷比較重,在轉移到總部的醫療班搶救之後已沒有生命危險,現在還在觀察期中。」

 

  「我有聽說阿利學長的眼睛狀況很不妙,不過幸運的是因為神田學長搶救即時,毒素沒有蔓延,不然他可能就直接宣判死刑了。」埃西亞在一旁補充到,安慰地拍了拍亞連的肩膀。

 

  亞連抬起頭,硬擠出了要對方放心的微笑。「冥漾還好嗎?」

 

  如果說冰炎的死亡對誰影響最大,大概是非那個總是溫和如水的人莫屬了。

 

  「他前兩天原本被送回家了,不過我剛剛有看到他,看來是偷跑回來參戰了。」說到這裡,埃西亞眼中閃過一絲不明的光芒。「我不得不說,他真是有膽色。」

 

  「你別想跟他一樣。」旁邊的紫袍打斷他躍躍欲試的神情:「無袍級必須依照命令撤退。」

 

  「我又不比那些有袍級的弱,為什麼不能留下?」埃西亞回嘴。「說真的我覺得我在戰場上的生存率都比某些白袍高。」

 

  「這可是戰爭,不是一般你接過的那些小打小鬧的任務。你的經驗根本就不夠。」

 

  「你又有戰爭的經驗嗎?這樣說的話你不是也該退下前線?」

 

  「我是紫袍。」紫袍的眉頭因為埃西亞的不合作越擰越深。「總之,立刻給我回去。這不是建議,是命令。」

 

  「憑什麼?」埃西亞差點沒跳了起來。

 

  「就憑我是你哥。」

 

  「老爸老媽都不管我了,你憑什麼管?」

 

  「就是因為這樣,再沒人管你就要無法無天了!」那名紫袍的表情很難看。「別拿生死當玩笑。」

 

  「我樂意你又管得著?」

 

  「咳咳。」看著又旁若無人吵起來的兩人,亞連不得不提醒一下他們這裡還有第三者在場。

 

  是說,儘管知道埃西亞跟家裡關係不是很好,但他以前怎麼沒有發現過埃西亞這麼叛逆。

 

  「埃西亞你還是聽…」亞連看了眼名為尤里椏的紫袍,捉摸不定該怎麼稱呼對方。「你哥的話吧,戰爭可不是遊戲。」

 

  一開始還沒覺得,在知道兩人的血緣關係之後,亞連這才驚覺這兩人之間的相似之處。

 

  「別以為我不知道亞連你也打算留下來參戰。」埃西亞忿忿地撇過頭:「只准你和冥漾上戰場卻不准我上?」

 

  「別說孩子氣的話。」尤里椏有些頭痛地嘆了口氣。「你也是,不准留下,我等等就送你回原世界。」

 

  他看向亞連,神情中是滿滿的警告。

 

  「就算你送我回去我還是會再回來。」亞連平靜地陳述事實。「你不可能一直盯著我。」

 

  埃西亞說對了一件事,要他放手不管,坐等戰爭結束,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

 

  「我也是。」埃西亞跟著附和。

 

  這次亞連只有回過頭去看了看他,沒有再發表任何的反駁。

 

  「你們…」尤里椏有些氣惱,卻沒能來得及再說出勸阻的話語。

 

  因為警報響了。

 

  「待在這裡別亂跑。」尤里椏叮囑了兩人,便匆匆忙忙地從門口離開。

 

  亞連這時才看到,門外有著許多醫療班在抱著藥品來回奔走。

 

  「現在病床除了這裡之外都還是空的,開戰了之後不知道會變怎麼樣。」看著門內門外的嚴重差異,埃西亞若有所思。「外面…這麼快就第一批攻擊了嗎?」

 

  「看來是斥候。」亞連看向窗外的天空,明明還沒到入夜的時間,卻只剩一片陰沈。「打算先試試我們的兵力嗎?」

 

  「你很熟悉戰爭的程序?」埃西亞好奇地問到。

 

  打從他知道亞連擁有前世記憶以後,只有他們兩人時,亞連鮮少在他面前避開前世的話題,同樣地,他也會在對方提起時大大方方地問出自己的疑惑。

 

  「是打過幾場。」雖然規模和方式都不太一樣。

 

  亞連轉頭看了埃西亞一眼。「你真的要參戰?」

 

  「當然。」埃西亞拍了拍胸膛。「你別想丟下我。」

 

  「你明明不需要的。」亞連嘆了口氣,知道以自己的立場,大概勸阻不了眼前的人。「安安穩穩地回家等戰爭結束不是很好嗎?」

 

  他不明白怎麼會有人對於上戰場這麼執著,就像他一直不明白,當年神田明明可以脫離驅魔師的生活的,為什麼還要回來教團?

 

  「然後心驚膽戰地一直到戰爭結束才發現你或是我哥或是其他認識的人死了?」埃西亞的眼神全沒了往日的隨性,滿滿的都是認真。「我拒絕,而且,你不也一樣?」

 

  「…其實你跟你哥挺像的。」亞連看了看埃西亞,笑了。

 

  「會嗎?」埃西亞疑惑地想了想。「怎麼會像?他跟梅蒂雅可都是爸媽眼中符合期望的好孩子,我則是個逆子。」

 

  「你們的眼裡有一樣的執著。」對於想要守護的東西的執著。

 

  亞連笑了笑,從病床上起身,活動活動了手腳。

 

  「也許。」埃西亞也笑了,眼底一派輕鬆。「說實話,我小時候還挺怕他的。」

 

  「那你還跟他對著幹?」亞連從容地整理好身上的衣服,像是要去赴個朋友的邀約般地愜意,輕鬆得一點都不像是要上戰場。

 

  「都說是小時候的事了。」埃西亞不在意地聳聳肩。「就像我跟梅蒂雅再怎麼合不來,她也依舊是我妹妹。更何況大哥只是刀子嘴豆腐心,恩,用原世界的說法的話,叫悶騷。」

 

  「你大哥聽到應該會想直接把你敲昏丟回家。」亞連噗嗤地笑出聲,原先有些蒼白的臉頰多了些血色。

 

  「那也要他敲得到才行。」埃西亞無所謂地說到。「你的東西,神田學長給了我鑰匙讓我幫你從房間裡拿過來,估計是想叫你直接帶著走。」

 

  「那他的如意算盤可就打錯了。」亞連接過埃西亞幫他從房間帶來的符咒與幻武兵器,一件一件地配戴好在身上。

 

  「行了,走吧。」他怎麼可能安安分分地留在醫療班等人回來呢?

 

  儘管身體還因為重創的關係有點使不上力,但是亞連已經無法再繼續枯坐下去。

 

  「你知道神田他們會在哪邊嗎?」他緩緩地握緊雙手又放開,感覺著手臂每一條肌肉的情況。

 

  「大概在西大門那邊。」埃西亞將他的幻武兵器喚了出來,一把握住流轉著藍光的匕首。「現在學生還沒撤離完,就算是斥候也不能讓他們入侵校園。」

 

  「緊張嗎?」翻找出傳送陣法的符咒,亞連望了望埃西亞。

 

  「當然緊張阿,不過不知道究竟是緊張多一些,還是興奮多一些。」埃西亞無所畏懼地咧了嘴,戰意高昂。「你呢?」

 

  「我只知道,當心裡不安的時候,要去多想一些快樂的事。」沒有正面回答,亞連只是微笑地說出上一世,踏入方舟時,科穆伊與他說過的話。

 

  「我知道這個說法,例如想想戰爭結束後要如何慶祝,比如如果能把帝奇還有尤里椏灌醉一定很有趣。」埃西亞興致勃勃地說到。

 

  「你阿。」亞連無奈地搖了搖頭,展開了傳送陣。

 

  當心裡不安的時候,就要去多想一些快樂的事。

 

  比如戰爭之後,冥漾大概會被喵喵他們拖去左商店街慶祝,當然在那之前亞連毫不懷疑千冬歲他們會給冥漾一個永生難忘的教訓,以免再自顧自地做出決定,讓眾人擔心。

 

  再比如,安因應該又會跟洛安與賽塔一起在黑館附近的花園喝下午茶,拉比會依舊如常地跑去黑館騷擾神田,偶爾出現時身旁還會附帶帝奇。然後,他或許能帶著迪姆恰比向阿利討教一下使役獸的訓練方式,並問問袍級考試的準備方式,順便把埃西亞騙去一起考試。

 

  「會沒事的。」

 

  一定不會有事的。

 

  亞連抬頭看向校門口,密密麻麻的人群站滿了城牆。他聽見埃西亞的呼吸一瞬間加重了許多,而他自己卻意外地冷靜了下來,腦袋裡什麼都不再去想。

 

  戰爭,開始了。

 

 

﹍﹍﹍﹍﹍﹍﹍﹍﹍﹍﹍﹍﹍﹍﹍﹍

 

這是個過度章節

我就是囉哩囉唆一定要把一切交代一下

順便把尤里椏哥哥放出來遛一遛

早在創造埃西亞時就有他了結果竟然現在才出來.....

我愛凱恩特家三兄妹(滾#

對了我換筆名囉,改叫魚左,有些個人因素和心境上的轉換,總之就這樣啦X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魚左 的頭像
魚左

當海洋流淌於天空

魚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