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線成就達成!

*重看全職擬時間線中(),有BUG求指正

*說好的甜(?

 

05

 

  「好了,說吧。」

 

  葉修將人帶了上去,倒沒急著把人安置在床上,而是先在客廳的沙發坐下,自己倚靠在一邊。

 

  乍見到蘇沐秋的驚喜已經慢慢消退了,冷靜下來的葉修心中剩下滿滿的疑問。

 

  「說什麼?」

 

  蘇沐秋看著許久不見的葉修,此時他才感覺到自己真的在發燒,腦袋沈重的有些遲鈍。

 

  「別跟哥裝傻,來,第一個問題,你到底是誰?」

 

  葉修摸著想要抽支菸,卻又想到這裡的使用者還有陳果,如果被老闆娘發現大概會揪著他的耳朵訓上一頓,頓時精神有些委靡。

 

  「我是蘇沐秋。」蘇沐秋心中有些好笑地看著葉修蔫蔫地模樣。多少年了,這人總是這樣,除了遊戲外還真不曉得有什麼東西可以讓他提起興致。

 

  不過抽菸的習慣還是得讓他改一下才行,這幾年來沐橙不知道吸了多少他的二手菸,改天要好好跟葉修算帳一下。

 

  「真的?」葉修不信邪地追問。

 

  「比真金還真。」低燒的感覺蔓延,蘇沐秋把暈呼呼的腦袋一偏,揚起了燦爛的笑容。

 

  「不是耍我玩?」

 

  「不是耍你玩,話說,就算要耍你,這世界除了你和沐橙,還有人知道我們的關係嗎?」

 

  葉修從來不是一個喜歡回憶過去的人,所以蘇沐秋可以肯定,他一定從來沒有主動跟別人提過。而其他人問到他的可能性…都不知道了又要從何問起呢?

 

  葉修沒話說了。

 

  蘇沐秋這話說到了點子上,這事情還真沒其他人知道。陶軒或許算一個知情人,但是對方沒必要跟他開這種玩笑,而沐橙…沐橙又怎麼可能做這種事。

 

  葉修靠在了沙發椅背上,手臂像是要遮掩那有些刺眼的日光燈一般,舉起來擋在了眼前。

 

  「…那時候,我是親眼看著你火化,然後下葬的。」

 

  他的聲音有點啞,一字一句地感覺是用硬擠的方式才從喉嚨中擠出來。

 

  蘇沐秋火化後的骨灰罈是那麼小小一罐。你說,這麼一大個人呢,死後竟然就剩下那一點點,只要風一吹就會消失得無影無蹤,然後再也沒有存在在這世上的痕跡。

 

  那天葉修靜靜地看著墓地被一抔土一抔土填上,最終分開了地上與地下,分開了生與死。而後他走到了一個在墓地工作的大叔旁,跟他借了菸、借了火,咳了幾聲,抽起人生第一支菸。

 

  當時蘇沐橙哭了,但是葉修沒有哭。

 

  蘇沐橙哭得那個叫傷心難過,叫撕心裂肺,就連葉修安慰她也不消停,一直說要代替他把兩人份的眼淚都流光。然後葉修就想,蘇沐秋你大爺的,不是最疼妹妹的嗎?怎麼連自己妹妹哭成這樣都不管,得了,哥也不管了,有本事你跳起來教訓哥阿。

 

  但是蘇沐秋一直沒有跳起來。

 

  葉修又想,也是呢,就算是僵屍也是要完整的屍體才能行動。嘖,都要當職業選手了當初就不該為了省錢而用火化的方式,萬一靈魂真的還在,想要回來也有個身軀可以用。

 

  「阿修。」蘇沐秋低低地喊出他們私下的稱呼,有些不知所措。

 

  橫跨在他們之間的,不單單只是時間而已。

 

  「阿修,我…」

 

  「算了,你先說一下你怎麼來到這裡的。」葉修將手拿下,打斷了蘇沐秋。「還有你確實是人類沒錯吧?」

 

  「我當然是人類。」反射性地回答之後,蘇沐秋苦笑。「至於怎麼來到這裡的我也不知道,只記得我被車撞了,然後醒過來就在醫院裡了。」

 

  要不是身分證上一切資料都跟他相同,身子也是他所熟悉的,他還要以為自己是不是死後靈魂出竅,附身在另一個同名同姓的人身上了。

 

  儘管整個身體一起穿過來並沒有比較科學。

 

  蘇沐秋想站起來,走到葉修身邊,卻因為眼前發黑身子整個一晃。葉修趕緊起身,走上前扶住對方。

 

  「瞧我這記性,你還發著燒呢,先去休息。」葉修半是強迫地將人拉進了儲物間的小床,壓著對方躺下。

 

  「阿修等等。」蘇沐秋抓住作勢要離開的葉修。「我還沒…」

 

  我還沒問你跟沐橙這幾年來過得怎麼樣,還沒問你為什麼要退役,還沒…

 

  「有什麼話醒了再說,現在先休息。」葉修拍拍他的腦袋。「別想太多,剛剛那些就當我胡言亂語。」

 

  我還沒跟你說,我回來了。

 

  蘇沐秋看著葉修的眼睛,他知道對方懂他沒能說出口的話,卻也知道對方沒能那麼快接受。

 

  對於他而言,跟葉修相處不過是不到一個月前的事。但是對於眼前的人,上次見到他已經是幾年前的過往了。

 

  挫敗感在他的心底蔓延,蘇沐秋慢慢地收回揪住對方衣角的手,認命地閉上眼休息。

 

  結著薄繭的指尖在此刻滑入了被褥,覆蓋上蘇沐秋有些發涼的手。

 

  「沒事的,哥在這裡。」葉修的聲音很近,近到蘇沐秋可以感覺對方的呼吸是直接噴在他的眼睫之上的。

 

  蘇沐秋有些驚訝地張眼,就看到葉修的臉湊在他的前方,在他看過來的一瞬間收起閃瞬即逝的溫柔,彎起略帶嘲諷的弧度。

 

  「多大了還不敢一個人睡,行,為了你哥就充當一次保母吧。」

 

  「葉修你妹的。」

 

  「我妹不就是你妹,沐秋你是想沐橙了嗎?放心,改天找她來讓你瞧瞧,哥這幾年可是幫你把沐橙養得白白胖胖的。」

 

  「你當你在養豬嗎?」還白白胖胖的。

 

  「嘖嘖,怎麼有哥哥說自家妹妹像豬的,小心沐橙不要你了阿。」

 

  「葉修你大爺!沐橙是我的。」那可是我的妹妹,只是這幾年暫時分你而已。

 

  「得了,快睡吧,蘇沐秋蘇病號,小心老闆娘上來查房阿。」嘖,妹控果然無藥可救。

 

  蘇沐秋終於閉上了眼睛,而葉修有些無奈地看著被握得緊緊的手。這下他連想去洗手間都不行了。

 

  試著動了動手指,不料卻惹來對方的悶聲。

 

  「葉修。」

 

  「怎麼了?」

 

  「…」

 

  「沐秋?」

 

  「葉修。」

 

  「恩?」

 

  「別走。」

 

  「放心吧,在你醒來前我會一直在。」

 

  以後也會一直在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魚左 的頭像
魚左

當海洋流淌於天空

魚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