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傘修終於見面了

*卡文卡了好久(

*我我我….我在認真考慮文風問題(倒

 

04

 

  隔天蘇沐秋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接近下午三點左右的事情了。

 

  他洗了把臉,看著鏡子倒映出有些浮腫的雙眼,有些頭昏無力。

 

  昨天他在街上徘徊了許久,最後腳下不由自主地回到了他跟沐橙與葉修曾經住過的地方。只是這幾年來那裡早已被改建,景物全非。

 

  蘇沐秋在那裡停留了許久,不知道該何去何從。直到華燈初上,天空飄起了雪,他最後為了避開越來越大的風雪,隨便找了家網吧上了機。

 

  坐在電腦前,他拿著自來到這個世界後從不離身的帳號卡猶豫了半天,最後還是沒有登入榮耀,試著去看看那個名為一葉之秋的角色有沒有上線。他開了個論壇,看著網友們細數葉秋從第一賽季以來的事跡。

 

似乎因為吹冷風吹了太久有點頭痛,蘇沐秋連自己最後是幾點回到員工宿舍的都忘了,只知道自己腦袋亂糟糟的無法思考,就這樣迷迷糊糊地睡了過去。

 

  結果今天就睡遲了。

 

  撐著有些無力的腦袋,蘇沐秋匆匆忙忙地出了門,趕到了興欣網吧。同樣值午班的同事與他打了聲招呼,指了指老闆的方向給他。蘇沐秋道了個謝,準備先找陳果報到一下,解釋自己為什麼遲到。

 

  等到靠近那一區,卻意外地發現那邊人聲鼎沸,似乎是在圍觀兩個榮耀玩家的戰鬥。這在網吧不算少見但也不多見的情景令蘇沐秋疑惑地走了過去,就聽得陳果正揪著身旁的一個人問到:「君莫笑怎麼了?」

 

  君莫笑?

 

  這耳熟的名字令蘇沐秋心神一動。他走近眾人包圍的區域,見到對戰的其中一方正是同為網吧員工的唐柔,一個手速很快但是沒有特別學過操作技巧的姑娘。

 

  於是,幾乎是在看到她的對手幾個走位的瞬間,蘇沐秋就做出了第一個判斷。

 

  唐柔會輸。

 

  然後他很快地做出了第二個判斷。

 

  對手是葉修。

 

  葉修打法中,每個習慣、每個細節,他都記著。就連這十年間的變化,也在他這段時間以來,逐漸補上的比賽中熟悉。

 

  他在這裡。

 

  蘇沐秋不由自主地露出了連他自己都不曉得的笑容。

 

  葉修就在這裡。

 

  「欺負人家一個新手有意思嗎?」看著唐柔終於輸到沒錢,蘇沐秋走了過去拍拍人家姑娘的肩,示意由他接手。

 

  他絕不會錯認葉修的榮耀。

 

  「有沒有膽子競技場裡單挑一局阿?」蘇沐秋俐落地操作著手下的逐煙霞重回競技場。

 

  你說一個大神跑來虐菜有什麼意思?要打當然要找相近實力的對手打,葉修也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心裡無奈地這樣想,他嘴角的弧度卻越發明顯。蘇沐秋回過身去,看著那依舊在發楞的葉修,挑釁地勾了勾手指。「怎麼,一句話都不說,這可不像你呀?不會…是怕了哥了吧?」

 

  如果說在那之前蘇沐秋還有一點緊張與不安,在見到葉修的當下也就都煙消雲散了。

 

  果然還是那個人阿。

 

  過了十年,葉修整個人成熟了點,也蒼老了些。但是他的眼神依舊是一樣的,對榮耀的愛也還是相同。

 

  「很得意嘛蘇沐秋大大。」他聽見葉修說到,語氣裡是滿溢出來的笑意。

 

  蘇沐秋的心裡暖洋洋的,彷彿回到那跟葉修一邊鬥嘴一邊打榮耀的時光。現在想想,明明才隔了幾週,回想起來卻像十幾年那般的漫長。

 

  不知葉修現在又是怎麼想的。

 

  蘇沐秋摩拳擦掌地就要跟葉修來上一場久違的戰鬥,但是陳果的手忽然拍上了他的肩。

 

  「我說,小蘇阿,你的手還沒好吧?」

 

  此時陳果已從葉修輕而易舉連勝唐柔的震驚中回過神來,原本也好奇地想要看看蘇沐秋與葉修的戰鬥,卻忽然想起青年剛來時的情況。於是,作為一個大了對方將近十歲的成年人,她覺得她有必要阻止這場對戰。

 

  蘇沐秋僵了一下。被見到葉修的欣喜一衝,他這是真忘了這事了。

 

  「手傷了?怎麼傷的?讓我看看!」

 

  葉修那比過去低沈了些的嗓音在他後方響起。一雙比他略大的手捧起了他原先還落在鍵盤的手指,修長的手指劃過他的手心,撓得蘇沐秋也心癢癢的。

 

  「沒事,不過就是前陣子車禍的小傷,過段時間就好了。」

 

  蘇沐秋努力不去在意對方溫熱的掌心。他仰起頭,看著葉修近在眼前的臉龐。正想笑話葉修什麼時候變得像個愛操心的大媽一樣時,卻被他接下來的舉動給嚇到。

 

  「我說你臉怎麼這麼蒼白呢,果然是發燒了。」

 

  葉修冰涼的額頭離開了蘇沐秋的額頭,他帶有菸味的氣息還纏繞在蘇沐秋的身旁,讓蘇沐秋一時間無法回過神來,就感到手臂上一個力道傳來。

 

  「老闆,我帶這傢伙去樓上休息。」葉修跟陳果打了個招呼,用著不大但不容拒絕的力道將蘇沐秋拉著站起身。

 

  「葉修你給我等等,我還要值班吶。」蘇沐秋嘴上說著,卻沒有掙扎,只是望向在一旁對於這出乎意料的發展而有些跟不上的果與柔。

 

  「生病的人沒資格說話,給我去躺著。老闆如果缺人的話我等下幫他代班。」

 

  葉修堅持地拉著蘇沐秋往樓上走去,頭也不回地說到。

 

  「不用了,今天人手還夠。小蘇你生病了就先在樓上好好休息,晚點退了燒吃個晚飯在回宿舍。」陳果大手一揮,算是同意了葉修的說法。「葉修你幫忙看著點,晚餐時間我再叫上你們。」

 

  「聽到沒,老闆發話了。」葉修已經拉著蘇沐秋走到了樓梯口,正要推著他上樓梯。「走走走,上樓去。哥不在你身邊就把自己搞成這樣,說出去笑死人了沐秋大大。」

 

  「缺乏自理能力與生活常識的不是我是你好嗎,葉修大少爺?當初那個泡個泡麵都會半生不熟的傢伙是誰?」蘇沐秋習慣性地回嘴。

 

 

  「現在發燒生病的可不是我,上去了上去了別囉唆。」

 

 

 

  「喂喂葉修你這傢伙輕一些、慢一些,那麼粗魯是對待病人的方式嗎?我可是病人、病人耶!萬一摔倒怎麼辦?」

 

 

 

  「如果你能有病人的意識我自然會放輕放慢,絕對配合不多說一句話。問題是你有嗎,蘇大大?」

 

 

 

  「你這混蛋!晚點給我在競技場裡等著!」

 

 

 

  「你先燒退了再說吧。」

 

  爭吵之間,蘇沐秋覺得他又回到了那間與葉修和沐橙一起居住的小屋,時間的隔閡彷彿完全不存在。

 

  但也只是彷彿而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魚左 的頭像
魚左

當海洋流淌於天空

魚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