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冷靜淡定的沐秋哥哥沒了(倒

*葉神你什麼時候要露面...

03

 

  蘇沐秋在興欣網吧值的是午班,下午兩點到晚上七點。日子其實過得挺愜意的,每天固定的時間上工,沒上工的時間他多半回到住宿的地方休息。

 

  因為手傷的關係,他總是避免在網吧停留太久,才能勉強克制住自己想要打榮耀的衝動。就是在真忍不住時,還是會借個電腦刷刷論壇,或是買份雜誌、看個電視,研究這十年來榮耀的變化。

 

  不過他倒沒想到,這網吧的老闆竟然也是個榮耀粉,偶像還是自家妹妹,就連角色也是使用槍砲師,這真令他感到與有榮焉。對一個哥哥來說,有什麼比自家妹妹的優秀更值得高興的呢?

 

  「小蘇,午安阿。」負責值早班的姑娘朝踏進門的他笑了笑,將剛剛上機的客人的資料整理了一下,起身準備把前台的位置交給他。

 

  聽說他是目前網吧員工裡年紀最小的,所以所有人都毫不客氣地一口一個小蘇

地叫他。實際上生理年齡也的確只有十八歲的蘇沐秋坦然地接受這個稱呼,只是偶爾在心底暗笑,不知道這群人如果知道他實際的出生年比他們都還早會作何反應。

 

  「午安。」蘇沐秋點了點頭回應,正轉頭要招呼另一個要上機的客人做登記,就聽得機器那邊傳來一聲驚呼。

 

  「開什麼玩笑。」

 

  那人音量頗大,也不知受到了什麼刺激,一聲大喊之後震驚地拍桌站了起來,連身後的椅子都被他硄當一聲翻倒在地,惹得幾乎全網吧的人都朝他那邊看過去。

 

  蘇沐秋安撫地拍了拍身邊被這一嗓嚇到的姑娘,打算過去瞧瞧是怎麼一回事,就聽得那人接著說到。

 

  「葉秋、葉神他竟然退役了。」

 

  葉秋退役了。

 

  網吧裡瞬間寂靜,就連敲鍵盤的聲音也寥寥無幾。所有人都被這爆炸性的消息震得不知所措,互相你看我我看你的。

 

  「老兄,你別開玩笑!」還是有人比較快回過神,連忙問了一聲。「葉秋大神好好地為什麼要退役?」

 

  「你自己看論壇,得了,全吵翻了。嘉世現在正在開說明會呢。」那人也不想多講,扶起椅子就重新坐下,只見那鼠標動了動,正是從論壇切去看嘉世說明會的直播去了。

 

  眾人譁然,原本玩榮耀的都不玩了,紛紛切出遊戲畫面。看論壇的看論壇,找新聞的找新聞,原本熱火朝天的氣氛突然變的有些壓抑,所有人都在竊竊私語,交頭接耳地討論這消息。

 

  蘇沐秋呆呆地站在那裡,整個人都懵了。他的眼角撇到陳果的身影就坐在某台機子前,看樣子也是正看著嘉世的新聞直播,便下意識地大步走了過去。

 

  「老闆,借我聽聽。」蘇沐秋沒有理會陳果的神情,毫不客氣地直接搶了耳機戴上,就聽得音響裡傳來嘉世經理的話語。

 

  『…遺憾的是,我們也不清楚葉秋的去處。退役後的葉秋婉拒了俱樂部的邀請,現已隻身離開嘉世俱樂部。』

 

  蘇沐秋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把耳機拿下的,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轉身就往門口走去的。

 

  他的心裡只有一個念頭,他要去找葉秋問清楚。

 

  「小蘇?喂,小蘇你要去哪?」

 

  身後傳來陳果的大呼小叫,蘇沐秋沒有停下,反而是加快腳步到門口拿了外套。

 

  「老闆我今天請假。」他揮了揮手,轉身便出了興欣網吧的門。

 

 

  興欣網吧的對面就是嘉世俱樂部,這是蘇沐秋早就知道的。不然他當初也不會一看這裡招網管,就決定在這裡待下。只為了,能與沐橙和葉修近一些。

 

  嘉世門外早就吵翻天了,H市不乏許多葉秋的粉絲,此刻有空的人全聚到了一起,有不信邪的人抱著希望求見葉秋大神,也有情緒激動快落淚的人要求嘉世能給個更明確的說法。

 

  蘇沐秋混在粉絲團裡,突然覺得很迷惘。

 

  他來這裡做什麼呢?新聞上說了,葉修早就已經離開嘉世俱樂部。就算守在這裡,他也見不到葉修。

 

  他想見葉修。

 

  在看到報導之後,他什麼都思考不了,只是想著要見葉修。想要揪住他的領子,質問他為什麼要把一葉之秋交給別人,為什麼要拋下沐橙,為什麼…要退役?

 

  「我們很遺憾,葉秋是真的離開了俱樂部,我們也沒能掌握他的行蹤,請各位見諒。」

 

  嘉世公關部對外的發言人站在門口,冷靜地說到。

 

  「我們可以理解諸位的心情,但是還是請各位先離開吧!不要影響到戰隊其他選手的正常訓練。」

 

  那些話語像一盆冷水似地,澆在蘇沐秋發熱的心頭。從聽到報導之後就不是很清醒的腦袋,也因此而重新運轉。

 

  葉修,已經不在這裡了。

 

  腦子終於清醒的蘇沐秋苦笑了一下,脫離了那群仍執著為了偶像離去要求解釋的粉絲。轉身回到興欣網吧打了聲招呼,推說今天身體不太舒服想請假之後,在陳果表示理解的目光中離開。

 

  他今天是無法靜下心來做任何事了。

 

  漫無目的地走在大街上,昨晚的大雪一直下到早晨才停,到現在路旁有著深深的積雪。路過的商店有些正放著新聞報導,講述著鬥神一葉之秋令人遺憾的退役消息。蘇沐秋停下了腳步,望著自己前幾天剛拆了夾板的手發楞。

 

  那一天他離開醫院的時候,不是沒有想過要去找葉修與沐橙。但是當他走到俱樂部門口的時候,卻遲疑了。

 

  他不知道這個世界的自己怎麼了,也不知道那兩人能不能突然出現的自己。但是他知道,十年,是一段很長的時間,長到可以讓曾經相熟的人們變得陌生。

 

  所以那一天,他轉身了

 

  他轉身去了興欣網吧,守在這個能與他們兩人接近一些的所在。但卻從來沒有如那些狂熱的粉絲在嘉世門口守著,只求與偶像見上一面。

 

  所以他沒有登入秋木蘇的帳號卡,儘管他知道對方不太可能會做出刪好友這種事,可是他仍害怕在他上線之後,一葉之秋已經不在他的好友列表裡面。

 

  是的,他害怕。那怕這些事情只有萬分之一的可能性,他也害怕。於是他選擇等待。

 

  他想過,他可以重新以一名新人的方式進入榮耀職業聯盟,然後再次站到葉修他們面前。那個時候他會拋去所有的心慌迷茫,笑著招呼道:

 

  我回來了。

 

  蘇沐秋回來了,可是葉修不在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魚左 的頭像
魚左

當海洋流淌於天空

魚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