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寫越覺得道阻且長

*莫名其妙口語化

*依舊是傘哥中心

*葉神表示躺著也中槍

*人家的傘修文都是傘哥遲遲不出現,我的傘修文….(遠目

 

02

 

  蘇沐秋雙手拇指插在牛仔褲的口袋裡,打量著眼前的網吧。

 

  甦醒後的沒幾天,他拿回了自己的私人物品後就出院了。在這個世界,他同樣是因為車禍而進入醫院的,幸運的是除了腦震盪與左手手指輕微骨裂之外,沒有其他什麼嚴重的傷勢。據說那天是因為下雪天視線不佳,司機疲勞駕駛的因素才導致擦撞,對方也表示了歉意,主動承擔了他所有的醫療費,讓他不用剛醒過來就為錢而苦惱。

 

  不過手指受傷讓他至少兩個月都不能打榮耀這點有點苦惱。

 

  他還記得當他問醫生能不能打榮耀時,被那個看似三十出頭實際上已經四十好幾的主治醫生盯著許久,然後以一種了然的目光對他說,如果只是想隨便打打當然沒有問題,但如果未來想作職業玩家,最好兩個月以上不准碰鍵盤,手指才能完全恢復。最後還語重心長的補了一句年輕人不要太愛鬧別扭,其實父母都是為了你好,要學會溝通之類云云。

 

  蘇沐秋聽了簡直哭笑不得,敢情一直沒有家人來探望的他被醫生當成那些離家出走只為了打遊戲的少年了。

 

  他又不是葉修。

 

  不過提到葉修…蘇沐秋忍不住將左手插入口袋,拿出那張陪著他一起來到這個世界的帳號卡。

 

  「好伙伴,想不想跟這世界的一葉之秋打一場?」

 

  在病房的的幾天,蘇沐秋很快地理解了這個世界的現況。這裡有化名叫葉秋的葉修、有自家妹妹沐橙、有他們最愛的榮耀,獨獨缺了他。

 

  熟悉,卻又陌生的世界。

 

  蘇沐秋嘆了口氣。穿越什麼的,之前沐橙開始迷上網路小說時自己因為關心自家妹子曾看過那麼點,沒想到老天就這麼趕巧給自己送上了這麼一份大禮。

 

  不過想來也好,如果不是因為這種常理無法解釋的因素到了這裡,自己大概早就去見閻羅王了吧?那記憶最後的疼痛感可是假不了的,網路上那誰誰誰再說死亡其實就是一瞬間,一點都不痛的,讓他看見小心他黑了他們。

 

  雖然差了七年多,自己技術恐怕還要惡補一下。

 

  想到那張一切基本訊息不變,就是出生年往後拉了個八年的身份證,蘇沐秋感到無奈。這到底該慶幸這一後退沒有讓他變成未成年,他還可以進網吧、甚至參加職業比賽,還是該抱怨為什麼不乾脆讓他直接變成未成年,如果表明孤兒身份說不定短期內還有福利接濟不至於餓肚子。

 

  不過算了,既來之則安之。

 

  蘇沐秋這樣想著,收起手裡的帳號卡,走進網吧。今天不是假日,但偌大的網吧依舊有著不少人氣。蘇沐秋欣慰地發現,大部分的電腦都顯示著榮耀的畫面。看來在這八年中,榮耀果然與當年他對葉修所說的一般,成為了整個社會的潮流。

 

  「上機嗎?」負責坐前台的小妹對他笑了笑,拿下原先戴著的耳機。

 

  「我來應徵的,你們這裡招網管?」蘇沐秋指了指貼在玻璃門上的廣告,那廣告還沒有經過風吹日曬雨淋的痕跡,看起來是近幾日才貼上的。

 

  「你稍等一下。」前台的小妹順著蘇沐秋的手指,也看到了門上的招聘廣告。她揮了揮手,攔下一個路過的網吧員工:「李哥,麻煩你叫一下老闆,有人要來應聘小林的缺。」

 

  那搬著箱子的男子停下了腳步,應了聲,溫和地向蘇沐秋點頭致意,放下東西轉身進了座位區。

 

  「這網吧挺大的阿。」蘇沐秋等著無聊,便跟那妹子聊起天來了。「生意很好吧?」

 

  「是很好。」妹子再次笑了笑。「咱們這裡待遇不錯,老闆人也很好。」

 

  「這樣阿…」蘇沐秋還想說些什麼,就看到一個綁著馬尾的女人從機台的方向走了過來。

 

  「就是你想來應徵網管?」那名女人上下打量了一下蘇沐秋,似乎對於對方過於年輕的外表有幾分不信任。「你成年了沒阿?」

 

  「成年了,要看身份證嗎?」面對對方的質疑,蘇沐秋十分從容地拿出身份證。

 

  在醫院時他就確認過了,這身份證絕對合法,不擔心有任何問題。

 

  女人也不客氣,伸手就接過了那張身份證,一看立刻挑起了眉。「蘇沐秋,我說這名字怎麼只跟蘇沐橙差一個字,喂,你該不會是蘇沐橙的弟弟吧?」

 

  說完,她自己也樂了。這種巧合的事情怎麼可能發生呢?

 

  「弟弟倒不是。」蘇沐秋淡定地拿回對方交還的身份證。「不過上輩子大概是她的哥哥吧?」

 

  女人笑了。這少年看起來眉清目秀,溫文儒雅,說起笑話來卻一點都不含糊。

 

  她哪知,蘇沐秋這可是說真話來著。

 

  「行,我看你順眼,就先試用一個月吧,做得好就轉正。」女人轉過頭去,招呼了剛剛那名路過的青年。「小李,你先帶他認識認識環境,交班後就順便帶他回宿舍,直接住小林之前那一間就行了。」

 

  她又轉過來對蘇沐秋說到:「待遇你都看過了吧?寫得很清楚的。包吃包住,日班班表一般都是固定的,就偶爾輪個幾班大夜班,你沒問題吧?」

 

  「沒問題、沒問題。」蘇沐秋當然沒有任何意見,熬夜什麼的對他而言可是家常便飯。另外他就是看到那包吃包住,可以解決他現在窘境的待遇才決定要來應徵的。這下,他總算有個落腳處了。

 

  「阿對了,老闆,我前陣子受了點傷,左手暫時無法做力氣活,不影響吧?」晃了晃還纏著繃帶與夾板的手指,蘇沐秋覺得還是要先跟老闆打聲招呼。畢竟這經營網吧的,總是難免碰上要更換配件,或是給販賣機補貨什麼的工作。

 

  「沒事,不差你一個,把傷養好來再說。」女人大度地揮了揮手,同意了蘇沐秋的請求。

 

  「謝謝老闆。還沒問老闆貴姓?」蘇沐秋解決了問題,這才想起他還不知道老闆的名字。

 

  「我姓陳,單名一個果字,你可以叫我陳姐。」陳果大方地說到。「網吧的機子你之後不是值班時間可以隨意使用,自己人不收費。」

 

  「那就先謝謝陳姐了。」蘇沐秋領謝了對方的好意,盤算著等手好了之後要把手中的帳號卡重新練上去。

 

  「對了,」見著事情都交代完,陳果準備轉身回自己的位置,又忽然想到一點。「你小子不是離家出走的吧?如果是的話,家人找上門來我不負責阿。」

 

  蘇沐秋望著對方不等他回答,灑脫離去的背影,再次無奈地想嘆氣。

 

  他想說,他真不是葉修那貨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魚左 的頭像
魚左

當海洋流淌於天空

魚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