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00可以當一篇短篇看了真的,沒有後續也沒關係

*真的要點進來?不怕被雷?不怕OOC?不怕是坑?

*我在設定時我也很不安沒有一個人從頭奮鬥並組建興欣的葉修好像就不是葉修,也不是我們所熟知的全職了,但是我還是…..想要寫寫如果有葉修和蘇沐秋一起的戰隊

*確定要看?

*好吧如果到現在還堅持的話,以下正文

 

01

 

  時間回到大約半個月前。

 

  蘇沐秋從昏迷中甦醒了過來,坐起了身。他忍著隱隱作痛的頭,四下張望著。

 

  淺綠色的簾幕,白色的病床,冰冷的金屬儀器…

 

  他這是,被送到醫院了?

 

  呆呆地望著還纏著繃帶的左手,一向自詡風流倜儻聰明絕頂的蘇沐秋蘇大大一時之間腦袋竟然轉不過來,當機了。

 

  他記得,他可是被那輛車在高速狀態下直接迎面撞上,一般來說碰上這種情形,命大不死的也變成植物人了吧!

 

  為什麼,他卻只覺得頭有點昏昏漲漲的而已?

 

  「你醒了嗎?」在病房裡繞了一圈,檢查各個病人情況的護士在看到他茫然的眼神之後微笑說到。「你等一下,我去通知醫生。」

 

  還來不及發問,那名護士就步履輕快地推著藥車走了出去。蘇沐秋環視著病房內的情形,同時梳理著腦海中的記憶,嘗試想判斷自己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卻徒勞無功。

 

  他的記憶只停留在最後過馬路時,突如其來的    煞車聲、一旁行人的尖叫聲、還有最後,手中染上嫣紅的帳號卡。

 

  到底是怎麼了?

 

  蘇沐秋索性破罐子破摔,重新躺回床上。

 

  既然自己醒了過來,那醫院應該會通知家屬吧!既然這樣等等葉修和沐橙應該就會過來,到時再問問他們就好。

 

  他樂觀地想著。

 

  阿!恐怕得先想想要怎麼安慰沐橙,自家妹子哭起來可是很讓人心疼的。另外他還要看看沐橙這些天有沒有好好吃飯,如果沒有的話得好好教訓葉修一頓才行…

 

  「榮耀職業聯盟第八賽季的前半趨近尾聲,目前各方最看好可能奪冠的隊伍以微草和輪迴為主。曾經創造過三連冠輝煌的嘉世戰隊卻至今低迷不振,排名倒數第二,令許多葉秋的粉絲十分擔憂,被稱為鬥神的一葉之秋究竟能不能走出低谷,帶領戰隊再創榮耀?以下我們有請…」

 

  蘇沐秋僵硬地轉過身,不可置信地死死盯著側邊被簾幕擋住的隔壁床位。

 

  在蘇沐秋的隔壁,住著一個同樣因為車禍而不幸住進醫院的少年。右小腿骨折的他,此刻百無聊賴地把弄著手上的收音機,而那當中傳來的訊息,卻令蘇沐秋不由得心跳加快,腦袋一片空白。

 

  職業聯盟第八賽季、嘉世、一葉之秋…

 

  他明明記得職業聯盟今年才正要創立,他跟葉修和陶軒才剛剛談好合約,說要成立嘉世戰隊。還有那個一葉之秋,到底只是同音,還是真的是一葉之秋?

 

  這是玩笑對吧?一定是葉修那個傢伙知道他醒來了故意夥同沐橙跟他開的玩笑!

 

  他滿腹震驚疑惑,楞楞地盯著那道簾幕,想著究竟該不該一把掀開,去質問對方。蘇沐秋伸出手,卻發現自己的手竟然在發抖。

 

  素質。他提醒自己。

 

  他可是要做職業選手的人,不能因為一點小事就讓手失去穩定。深呼吸了幾口氣,準備再度伸手,但是還沒等他拉開阻擋視線的簾幕,他就先被靠近的腳步聲打斷了念頭。

 

  「蘇沐秋?」男性的嗓音在他身邊響起,蘇沐秋連忙抬起頭,披著白大掛的醫生來到了他的床前,順手拿起了病歷表。「醒過來後,有沒有什麼地方不舒服的?」

 

  他搖了搖頭。

 

  該出來了吧,葉修,玩笑也該有個限度。

 

  蘇沐秋心裡這麼期盼著。但是事與願違,醫生放下了病歷表,檢查著他的傷口。而隔壁床的新聞依然故我地繼續播報著,點評著那些蘇沐秋或熟悉,或陌生的角色。

 

  醫生檢查完他的傷口處,指示他做出幾個簡單的動作檢查他的協調性,蘇沐秋木然地隨著對方的話語像個操線木偶般地擺動著。醫生重新拿起病歷表,寫了幾個字。

 

  「有不舒服要講,不要忍著,有些傷我們看不到也很難檢查,你自己要注意一下。」對方很年輕,像是剛從醫學院畢業似地。眼鏡底下的雙眸有著淡淡的關心。

 

  「沒什麼不舒服的,就是頭有點昏,記憶有點混亂。」蘇沐秋擠出一抹笑容。

 

  頭腦像是要爆炸一般的,太多的訊息雜亂無章地塞著,讓他心中嚴重不安。

 

  「醫生不好意思,我想請問一下今天是幾年幾月幾日,還有之前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蘇沐秋琢磨著字句,以往在網遊中嘲諷起人可謂第一把交椅,總是氣死人不償命的神槍手,在面對自己無法掌控的場面,終究還是失去的沈穩,回到自己真實的年齡。

 

  雖然不是很明白,但是他有個直覺,這一場意外之後,他的世界大概已經天翻地覆了。

 

  「你是因為車禍入院,身上除了不同的擦撞傷之外,還有些許腦震盪,如果有短期性的失憶是正常,年輕的男醫生將病歷表擺放回原處,順口告訴了蘇沐秋今天的日期。「之後可能還有頭痛、頭暈、想吐等等的症狀,如果難以忍受記得叫護士。」

 

  之後他還叮囑了些什麼,蘇沐秋都不記得,他的腦中不斷盤旋著那幾個簡單的數字。七年半,整整七年半。一場意外,讓他從七年前的夏季,來到了七年後的冬季。

 

  順從地配合完護士量測血壓、體溫等等的基本檢查,蘇沐秋嘆了口氣,調整了舒服的姿勢躺在病床上。

 

  榮耀、職業聯盟。

 

  閉上眼,他的眼前不住地浮現了這兩個字眼。

 

  沐雨橙風、一葉之秋。

 

  不管怎麼樣,人已經在這裡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反正這裡依舊有榮耀、有他,所以沒什麼好擔心的不是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魚左 的頭像
魚左

當海洋流淌於天空

魚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