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這一篇原本應該前兩天放

但是因為下一篇也是要放番外而且跟參拾壹章有點關連

所以就拖到今天了

預告一下下一週也是番外喔,正文可能要等下下週

那麼,以下番外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01 Silent Night

 

 

  教堂的鐘聲穿過飛舞的雪花,行人邁著匆匆的步伐踏過銀白色大地。聖誕頌歌的旋律在飄揚,溫暖的燈光從街道兩旁的屋子散發而出。

 

  文森‧懷特拉了拉黑色風衣豎起的領口,瞄了瞄越來越陰沈的天空,不禁加快了歸家的腳步。今天是平安夜,絕大多數的人早早就回了家與家人團聚。文森打發著那些歸心似箭的同事們早些離去,自己則多留一小時,將所有事物安排妥當。

 

  等到他回到家時,薇薇安應該已經在等著了吧?想到自家妻子總是帶著溫和笑意的黑眸,文森不由自主地掛起微笑。

 

  他一直覺得他很幸運,能夠跟薇薇安從大學時期相遇相知,到最後相守。對於自己所擁有的一切,文森感到相當滿足。只可惜他們心中一直留有一個遺憾。

 

  文森眼角瞥過穿著羽絨外套的孩子們,因為運動的關係臉頰泛紅,呼著熱氣,互相追逐、嬉戲,奔跑,轉過了街角,經過了染上白色的巷口。

 

  只可惜…

 

  文森忽然意識到,剛剛竄過眼角的一抹白並不是雪的顏色。他停住腳步,瞳孔因為震驚而略微放大,急忙轉身奔向剛剛所看到的方向。

 

  「喔!老天!」

 

 

  「文森,怎麼那麼晚?」薇薇安看著一臉疲憊的文森推開門,走上前想為他拿下被雪浸濕的外衣,語氣裡充滿擔憂。「冷不冷?我幫你倒一杯熱茶,你先暖暖身子,我幫你熱一下晚餐。」

 

  「薇薇安,等等。」文森制止了薇薇安的動作。「先打電話給羅伯,讓他過來一趟,記得帶醫藥箱。另外,家裡還有退燒藥嗎?」

 

  「咦?」薇薇安瞪圓了眼睛,她這才發現,在文森的懷裡有著一名有著白色頭髮,看起來年紀絕不超過四歲的小孩。他的臉色不正常的紅潤,呼吸急促,額頭上還沁著汗。「有,在樓上,我現在去拿。」

 

  文森跟在薇薇安的身後,小心翼翼地抱著懷裡的孩子步上樓。薇薇安先他一步打開了客房的暖氣,從櫥櫃終將保暖的毯子拿了出來,鋪在床上。又到了臥房之中,拿了退燒藥下樓進了廚房,剝了一半溶到溫水之中,想了一想,又順手拿了支湯匙,端起杯子上了樓。

 

  「小孩子的藥物使用劑量不能太重,先餵半杯,如果燒遲遲不退再說。」薇薇安低聲地跟文森說著,生怕吵到沈睡的孩子。

 

  文森點了點頭,一杓一杓耐心地將藥水餵給了孩子。那孩子倒也乖順,完全沒有任何抗拒的反應,就這樣一點一點地嚥了下去。

 

  「你從哪裡找到這孩子的?」打過電話給他們的友人兼家庭醫生後,薇薇安重新回到了房間,伸手接過文森手上的水杯。

 

  「路上撿到的,他倒在雪地裡不省人事。」文森輕輕吁了一口氣,這才想起要解開束縛著自己的袖扣和領帶。「怎麼會有家長讓一個孩子在冰天雪地裡流落街頭呢?」

 

  「你說這孩子是不是從哪裡跑出來的?」薇薇安看著床上熟睡的孩子。「他身上有些擦傷和瘀青,也不知怎麼弄的。」

 

  「總之,等這孩子醒來,再跟警方聯絡看看吧!」

 

  「恩。」

 

 

 

 

 

 

02 Memories

 

 

  白髮的孩子在雪地裡緩緩地張開了眼睛,不是很能明白自己身處何方。他舉起雙手,呆呆地望著空無一物的手掌,失落地在半空中抓了抓,但還是什麼卻都沒能留下。

 

  『布達,你快帶祭月離開。』

 

  『可是…』

 

  『別囉唆,快走。』

 

  鵝毛般的大雪飄落,黏上了他的頭髮,沾滿了他的一身。衣著單薄的孩子卻彷彿沒有察覺,就這樣任憑雪花在他皮膚上融化,帶走他的體溫。

 

  『拉比,小心身後!』白髮的驅魔師揮著大劍,替傷痕累累的同伴斬去偷襲的惡魔。『可惡,他們的數量一直在增加。』

 

  『一定要撐下去,援兵很快就會來了。』女性的驅魔師高舉手上的刻盤,努力維持著同伴們的戰鬥力。

 

  一幕幕突如其來的情景飛快地閃過他的腦海,腦袋近乎要爆炸的感覺讓他痛得縮成一團,在地上大口地喘氣。他的思維像是沾上了膠水的麻繩,在嘗試想要梳理的時候卻黏成一塊,無法分開。

 

  『笨蛋徒弟,還沒好嗎?』紅髮的男子一手攬住身邊的嬌小女性,一邊在逐漸崩毀的建築中尋求立足的可能。

 

  遙遠的空中傳來鋼琴的聲音,男子耳上的聯絡器終於在閃爍幾下後接通:『趕快控制方舟,亞連!』

 

  喘著氣,他看著比那雙比記憶中小上許多的雙手,忍不住低低地悶哼了幾聲。

 

  他究竟是誰?是那個持有聖潔,擁有驅魔人身份的亞連‧沃克?還是在那個平靜的小村莊長大的祭月?

 

  『布達!不要!』白髮的孩子捉緊棕髮男孩的衣角,卻被對方堅定地擋在了身後。

 

  『以命為咒、以言為依,污穢之物不得近!』

 

  溫熱的液體從眼眶滑落,凍得泛紅的鼻子抽了幾聲。孩子將臉龐埋在手掌裡,讓視線所及只剩下一片黑暗。

 

  『馬納!』褐髮的孩子開心地大聲呼喊,以為這樣就可以喚回自己最重要的人。

 

  『布達?』白髮的孩子不解地看向抱著自己的男孩,隱隱約約開始瞭解離別的意義。

 

  他的世界,又只剩下他一個人。

 

  『書上說了,一旦染上黑暗,就沒有退路。』大上他十歲的男孩拖著滿身是傷的身體,帶著他踏過破敗的廢墟。

 

  『所以,祭月,對不起,我不能陪你了。』他帶著歉意地說道,用盡最後一絲力氣展開陣法。『記住,就算一個人也要活下去。』

 

  只有三歲的孩子沒有任何反抗能力,只能被陣法升起的光芒籠罩。隨之而來的是昏厥,寒冷,以及無止盡的黑暗。

 

  鬼族。

 

  惡魔。

 

  如果可以,他希望不要記得。

 

  再度昏過去之前,孩子心中懇求著。

 

  如果可以,他希望回到一切開始的起點,而他還來得及,挽回一切。

 

 

 

 

03 Forgotten

 

 

  「你醒了嗎?」

 

  黑髮的女性端著茶壺推門進了房,欣喜地說到。「別急著動,先喝點熱水。」

 

  亞連伸出手,楞了一下,隨後若無其事地接過女子遞來的茶杯,乖順地一口一口抿著。

 

  「請問…?」才剛開口,他才發覺自己的聲音沙啞,每一個字都要費上好大的勁才能說出口。

 

  「先別說話,你燒了兩天,喉嚨估計乾著呢。」女性安撫地摸了摸他的頭,隨後又將手掌貼上他的額頭,確認溫度真的降下來了。

 

  感受到女性溫熱的手掌,亞連忽然有想要落淚的衝動。

 

  「噯,怎麼了?」

 

  聽見女性有點擔憂的聲音,亞連這才發覺,原來蓋著自己的被褥,不知不覺被他的眼淚浸濕了一大片。

 

  「有哪裡不舒服嗎?」

 

  女性溫柔的嗓音沒有起到安撫作用,反而讓他的眼淚落得更快。

 

  他不明白自己出現在這裡原因,也不記得為什麼自己會變成這副模樣。看著那雙明顯沒有經過磨練的稚嫩手掌,亞連心中一片茫然。

 

  他的記憶停留在最終戰役結束之後,自己闔上眼的時刻。然後再次睜眼,他就來到了這裡。

 

  但是,恍惚間,他知道自己似乎失去了很重要的東西。

 

  「沒事了。」

 

  他被擁進了一個溫暖的懷抱,女性低低的嗓音輕柔地從他頭頂落下。

 

  「都沒事了,所以好好休息吧!」

 

  他閉上酸澀的眼睛,放縱自己暫時依賴這個懷抱、暫時貪戀這個蠟燭般的光明與熱度。放縱自己、暫時不回到滿是黑暗的世界。

 

  「睡上一覺,然後起來,一切又會是全新的開始。」

 

  女性輕輕拍著他的背脊,他也漸漸放鬆,墜入夢鄉。

 

  “睡吧,疲憊的孩子。

 

 

 

 

04 Unknown

 

 

  「沒有孩童名為亞連‧沃克的資料。」紅髮的男子坐在辦公桌前,翻動著一疊密密麻麻寫著字的紙。

 

  「國家失蹤兒童的系統裡沒有,我們郡的戶口資料裡也沒有,如果要擴大搜查範圍,那就要去查全國的戶口資料,算上申請、簽批什麼的流程,至少得等上一個月。」

 

  他長吁了一口氣,點起煙斗,看著坐在對面的老友。「要幫你查嗎,文森?」

 

  「不了,我有感覺,大概是查不到的。」文森優雅地交叉著雙腿,雙手合攏放在膝蓋上。「不過還麻煩請你繼續留意失蹤兒童的部分,也許只是還沒備案而已,雖然我覺得機率相當小。」

 

  「這點倒是沒問題。」男子狠狠地抽了幾口煙斗。「我只擔心那孩子的來歷不單純。你們說他身上有傷,很像是跑動中摔傷的,結合根本找不到他的資料,我初步懷疑他有可能是從販賣兒童的國際組織中僥倖逃出來的。」

 

  「另外白色的頭髮…他該不會是東歐哪國的人吧!這範圍實在是有夠大的。」男子煩躁地抓了抓頭髮,手上的煙斗又吸得更加兇狠。

 

  「他英文說的挺標準的,就這個年紀來看他的母語應該是英文,你可以先排除一些可能性了。」文森笑了笑提醒對方。「另外販賣兒童的組織什麼的,那就是你的業務範疇了,肖恩警官。」

 

  「隨便啦!」男子低著頭看也不看地揮了揮手,無奈地重新搬過一疊文件放在自己面前,慢吞吞地打開。「怎麼聖誕節才剛過事情就一堆,我的假期阿!」

 

  「容我提醒您,肖恩警官。」金髮的女性警官用力地將一疊厚重的文件放到了男子桌上。「這次聖誕假期本來就是您值班,請您別再偷懶趕快把這些公文看完。」

 

  「這太多了吧!」男子哀嚎了一聲,但是女性卻無動於衷。「這裡面有些是您前幾天就該看完的,如果您不拖這麼久,也不會累積這麼多。」

 

  「布萊德跟我說過您前幾天的情況了,為了新的一年整個警局能夠順利運轉,請您今天務必要在看完這些文件之後再離開。」女子頓了一下,補充道:「當然,作為您的下屬,我也會留在警局裡陪您完成所有工作在離開的。所以為了能讓我們準時下班,請肖恩警官專心工作,拿出最高的效率。」

 

  隨後,女性轉過身,不去理會身後男子嘟囊著當初為什麼要升官為什麼升官後都是內勤雜務的話語。

 

  「新年快樂,莎拉。」文森好笑地看著快被文件淹沒的友人,拿起掛在椅背的大衣,準備離開。「你今天開始值班?」

 

  「新年快樂,文森先生。」金髮女性禮貌地點了點頭。「我的排休只到昨日,畢竟這個日子還是讓有家庭的人多休息比較好。」

 

  「辛苦你們了。」文森微笑,戴好帽子與圍巾,走到了警局的大門。「那我先走一步了,關於那孩子,如果有新消息再麻煩你讓肖恩通知我跟薇薇安了。」

 

  「不會,路上小心。」

 

 

 

 

05 Adoption

 

 

  「這就是你們撿來的孩子?」黛安娜在亞連的床邊忽左忽右地轉來轉去,讓一直看著對方的亞連都有點累了。「來,笑一個給阿姨看!」

 

  忽然,她伸出手,抵上了亞連的臉頰,硬是把他的嘴角往上彎了彎。亞連不知道該怎麼反應,只能眨著眼看向薇薇安。

 

  「別玩了,黛安娜。」收到亞連求助的目光,薇薇安無奈地拉下好友的手,又順便幫亞連拉上被子。「亞連病剛好,還需要多休息。」

 

  「一直躺在床上多無聊,吶,你說呢,小亞連?」說著,黛安娜的手又不規矩地揉上了亞連的頭頂,硬生生地將原本柔順的頭髮弄成一個雜亂無章的鳥窩。

 

  再次收到亞連無措地目光,薇薇安嘆了口氣。「黛安娜!」

 

  「知道、知道。」有些無趣地收回手,黛安娜像是戀戀不捨地直盯著亞連,看得對方直發毛。

 

  「我說,薇薇安你們乾脆收養這小傢伙好了。」良久,黛安娜突然迸出一句,讓房間內的另外兩人都頓時愣住。

 

  「你跟文森不是沒有孩子嗎?這小傢伙的家人也沒了,這樣剛剛好阿!」黛安娜右手握拳,在左手掌心擊了一下,對於自己的主意相當滿意。

 

  沒有家人的說法,是亞連告訴薇薇安他們的。在他醒來之後,亞連跟薇薇安還有文森表明,自己都不記得之前發生的事,只知道自己的名字,以及自己是一個孤兒的事實。

 

  只是現在突然提到收養,亞連望向薇薇安,看著對方有點躊躇的模樣,心中忽然有點失望。

 

  僅僅幾天的時間,他已經喜歡上了薇薇安和文森他們給自己的感覺,他們的噓寒問暖,還有無微不至的照顧,讓他很有…家的感覺。

 

  而此時看到對方眼中的猶豫,亞連只能苦笑。

 

  是呀,誰能毫無芥蒂地收留一個來路不明的孩子呢?自己大概是身體縮小,心理年齡也跟著縮小,竟然渴望著其他人的關懷。

 

  「我…」他開口想說些什麼,卻被打斷。

 

  「我們早就有這個打算了,你今天提起來,正趕了個湊巧。」推門而入的文森笑了笑,拿著手中的紙張走到了薇薇安身旁,輕輕在她臉頰上一吻。「手續都辦好了,戶政那邊肖恩出了不少力,都過關了。現在只剩下最後一個問題。」

 

  他轉過頭,看著對於事情一下發展太快有點跟不上的亞連說到:

 

  「亞連,你願意成為我們家的一份子嗎?」

 

 

 

 

06 Family

 

 

  『亞連‧沃克‧懷特。』文森拿著戶籍登記資料坐在床邊,看著認真地、一筆一劃寫下名字的亞連。『這樣可以嗎?』

 

  『恩。』亞連點了點頭。『我想馬納不會介意的。』

 

  『你覺得沒問題就好。』原本是想讓對方保留自己的姓氏,卻沒想到他固執地要將懷特一姓加在後頭。這讓薇薇安與文森不由得有些感動。

 

  沒有血緣,但是姓氏會將他們聯繫在一起,他們會是真正的一家人。

 

  「文森先生。」坐在客廳看書的亞連聽見大門被打開的聲響,跳下了沙發跑向玄關。

 

  「又叫錯了喔,亞連。」文森笑了笑,接受亞連想幫他提公事包的好意,自己則摘了帽子與大衣掛到了衣架上。

 

  「父、父親。」亞連有點結結巴巴地說著,臉上不由自主地紅了起來。

 

  「這才對。」文森笑了笑,揉上了亞連的頭髮,然後將他一把抱了起來。「真香,你知道薇薇安今天煮了什麼嗎?」

 

  「是匈牙利燉牛肉!」亞連回答,從下午起他就一直被廚房傳來的香味給吸引,中間還忍不住跑去廚房好幾次。

 

  「嘖嘖,這可是薇薇安的拿手菜呢,看來我們今天有口福了。」文森抱著亞連走進餐廳,笑著跟對方說到。

 

  「你們父子倆說什麼悄悄話呢?」薇薇安端了鍋走了出來,香氣四溢的燉牛肉頓時讓一大一小兩個男性吞了吞口水。「吃飯了,亞連你先去洗手。」

 

  亞連聽話地跑進廚房,踩上專為他設置的板凳在洗手槽洗了個手。一邊的文森則摟過薇薇安,在對方髮際落下一吻。

 

  「辛苦了。」他輕聲說到。

 

  薇薇安回吻。「你也是。」

 

  看著亞連從廚房跑出,端正地坐在位置上等著兩人。他們相視一笑。

 

  這就是他們,獨一無二的家。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不會說我在寫這篇時其實是在想家的,絕對不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魚左 的頭像
魚左

當海洋流淌於天空

魚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