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連他們乘著使役獸,翻過了村莊旁的山坡。

 

  在另一頭的山腳下,白色而巨大的怪物伸展著觸手肆虐著。它橫衝直撞,沒有任何條理,只是不顧一切地破壞著身旁所有的事物。

 

  「那個方向…」坐在亞連身後的埃西亞瞇起了眼睛,凝視著那個龐然大物移動的路線。「難道它是要去我們來時經過的小鎮?」

 

  「迪姆!」得出同樣判斷的亞連當機立斷地下達了命令,兩人乘著迪姆恰比所化身成的巨鷹,從山頂乘著氣流飛下,欺近了那正醉心於破壞的怪物身邊。

 

  『被稱為驅魔師的人類,他們手中握持著神所賦予的兵器,身上乘載著與惡魔及諾亞對抗的責任。他們,是神的寵兒,也是人類的救星。』

 

  隨著距離的接近,亞連的手環又開始閃爍著光芒。柔和的女性聲音響起,細細訴說著這段任務的故事。

 

  『然而,這場人類與惡魔的戰爭延續了千年,彷若沒有盡頭。人們看不見希望曙光,聖職者一個接著一個的殞落。在這之中,一些心志不堅的驅魔師們開始心生動搖,想要逃避,甚至於,出賣自己的同伴,背叛了神。』

 

  劇情任務的引發,有時伴隨著與任務有關的故事。這一點,在陣營任務之間也做過幾次劇情任務的亞連他們已經是相當熟悉了。

 

  儘管那些劇情亞連都再熟悉不過,但是偶爾聽到仍是讓他倍感懷念。然而,這次的這個劇情,他寧可沒有任何的說明。

 

  『即使是溫柔的神也有嚴厲的一面,古書上早已說過,在末日盡頭人將迎來審判,背叛神的人將經由烈焰焚身後消亡。』

 

  距離已經開始拉近,但是那怪物揮舞的觸手卻無法讓他們接近對方方圓五公尺以內的距離。亞連仔細地看著,

 

  『驅魔師擁有比一般人更強大的力量,他們的使命也更加巨大。他們是神的使徒,若是背叛,必將遭受更嚴厲的懲罰。』

 

  「埃西亞,能幫我製造上空十秒的空檔嗎?」看著翻開書頁的伙伴,亞連帶著肯定的語氣問到。

 

  「當然。」感受到自家搭檔的信賴,埃西亞笑著回答。

 

『若有驅魔師心生退意,背叛了神。則驅魔師所持有的聖潔將作為神的刑具,束縛驅魔師破壞一切直至生命終結。我們將這些墮落的驅魔師稱為,降咎者。』

 

  『開啟劇情任務----叛神的罪罰。任務內容:阻止降咎者到達小鎮。』

 

  「『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

 

  埃西亞的話語落下,書上第一個,同樣也是威力最為強大的咒語發動。光所形成的柵欄在降咎者的周遭降下,限制了對方的行動。而同樣意識到這件事的降咎者則開始擺動著觸手,向周遭揮舞嘗試突圍。

 

  亞連一個翻身從迪姆恰比的身上落下,手中召喚出聖潔,對著降咎者的頭頂直接劈下。

 

  呼嘯的風掠過他的耳邊,重力加速度的影響之下,沈重的大劍帶著破空之勢斬下,卻只在降咎者的表面造成了些許的裂痕。

 

  對此,亞連一點都不意外。

 

  如果說聖經的文字作為神的話語可以攔下神的武器。則同樣位階的聖潔要能占取上風,簡直是不可能的事。

 

  他藉著揮劍的力道讓自己在半空中改變了方向,身子一橫,藉勢順著降咎者的表面滑落,空出的左手在白色說不清是金屬還是什麼其他材質質感的表面找尋著施力點,嘗試減緩下落的速度。

 

  「亞連!」依舊坐在迪姆恰比身上的埃西亞有些緊張地叫喚到。

 

  「暴風招來!」一旁坐在拉可奧身上的阿利揮動著兵器,風刃急速地擋下要向亞連襲擊而去的觸手。「學弟,再次控制那傢伙的行動!」

 

 沒等阿利說完,埃西亞早已再次翻開書頁。「『生命在他裡頭,這生命就是人的光。』」

 

  無數地光形成的繩索從地面竄出,埃西亞抿起嘴,全神貫注地控制著,指揮著它們一一纏上不同的觸手。冷汗從他額頭上滑落,進入遊戲以來,他還是第一次使用一個法術,卻消耗如此之大。

 

  旁邊的阿利與克萊依雅也沒閒著,紛紛發動武器的特殊能力,擋下漏網之魚。只是苦於現在在半空中,只能依賴著效果有限的遠距離攻擊。

 

  亞連此刻的情況也沒有多好。他好不容易找到一處施力點支持他不再下墜,卻也只是暫時的事情。如果一直這樣掛在降咎者身上晃呀晃的,不用幾分鐘他就會被甩了出去。在那之前,他必須找到降咎者的核心所在。

 

  這也虧得他擁有前世的記憶,知曉再怎麼攻擊都只是突然。關鍵是要將驅魔師與聖潔分開,才能解決問題。這要換了個人來,估計還傻傻地拼命攻擊。

 

  但是時間並不等人。

 

  就在他們拼命攻擊、阻擋以及尋找的過程中,降咎者已經逐步逼近小鎮,他們甚至可以聽見小鎮npc兵荒馬亂的聲音。

 

  找到了!

 

  心急如焚的亞連此刻終於發現降咎者表面一處顏色不同的地方,他果斷放開了手,抓緊大劍在下滑至他所需要的高度時,用力往該處砍去。

 

  機會只有一次!

 

  只可惜,高度位置對了,橫向距離卻還是差了那麼一點。看著大劍砍在距離目標位置五公分處,留下淺淺的劃痕,亞連心中很是扼腕,卻只能無奈地讓身子遵循重力法則,繼續落下。

 

  腳上忽然傳來的力量讓他驚訝地低頭一望,只見幾根光繩此刻在他腳下扭結成束,為他提供了踏腳點。他抬頭看向天空中的埃西亞,只見對方儘管已經忙亂不堪卻仍是要抽空對他揮揮手,心下一陣溫暖與好笑。

 

  有了落腳點就好辦了許多。亞連再次看準時機,腳下一個用力地縱上一跳,恰巧避開一根朝他揮來的觸手。

 

  手起劍落,這一次亞連無比精準地砍上了目標位置,劍身也沒入了降咎者的表面。此刻,聽得手環上傳來系統提示的聲音。

 

  『任務失敗。玩家進入死亡狀態。由於是非受迫性死亡狀態,玩家還有五分鐘的遲滯時間,五分鐘後,玩家將被強制退出遊戲。』

 

  亞連心下一陣茫然,突然消失的大劍讓他失去支撐,就這樣從半空中摔落。不遠處的阿斯利同樣一直注意著這邊,看見亞連出了狀況,便立刻催使著拉可奧要過來接住對方。但是在他到達之前,有一個人比他更快。

 

  「大槌小槌,伸!」橘髮的青年瀟灑地抓著不斷伸長的木棍,一把拉住墜落的亞連,重新找到了落腳點。

 

  為什麼這個高度會有落腳處?

 

  亞連忽然意識到這個問題,連身旁的人為什麼會突然出現都顧不上,趕忙打量自己身處的環境,卻發現自己落在一片屋簷之上。

 

  原來已經進入小鎮範圍了嗎?亞連只能苦笑。

 

  之前在降咎者身上時沒能來得及顧及周遭,卻沒料到在他以為成功的那一瞬間,降咎者也踏入了小鎮的範圍。難怪任務會失敗。

 

  「果然是笨蛋!」那冷冷的語調帶著嘲諷,亞連沒有太大驚訝地回過頭。

 

  既然拉比出現了,那麼這個人的出現也不讓人感到意外。

 

  「任務是叫你們不要讓降咎者踏入小鎮範圍吧!」穿著黑色教團團服,神田的表情一如以往地冷峻。「只要把它限制在外面,或是改變方向,等到時間到了之後降咎者就會自然崩解你忘了嗎?」

 

  「我…」亞連不知怎麼回答。

 

  降咎者的時間有限,過一陣子就會崩解的事情他沒有忘記。只是他並不想要以這種方式解決,所以才下意識忽略了還有這種方法。

 

  「「亞連/學弟,沒事吧?」」

 

  此刻,拉可奧與迪姆恰比也載著他們身上的騎乘者來到亞連身旁。

 

  「沒事。」亞連朝他們笑了笑。「不過任務失敗了。」

 

  他看向正在小鎮裡肆虐的降咎者,看著npc倉皇的逃亡,而幾個應該是玩家的人似乎以為有什麼任務可以觸發,正興奮地拿起武器攻擊著。

 

  「沒事,你們繼續玩吧!」亞連看著欲言又止的幾人,主要是針對埃西亞說到。「我也有點累,剛好就先回去休息了,不過迪姆大概也沒辦法跟你們一起行動了。」

 

  他望了一眼拉比。對方點了點頭,肯定他的想法。

 

  畢竟這是遊戲,迪姆恰比是因為亞連的關係才進來的,是到如今亞連要離開了,理論上也不能留下。

 

  亞連又望了一眼降咎者以及破敗的小鎮。心中再次浮現前世斯曼的身影,以及這一世,月夜下,那鬼族肆虐的村落。

 

  他不知道這個故事最後的結局是否與他們的過去一樣,最終降咎者崩解,驅魔師死亡。他也不知道,那村落後來怎麼樣了,是否有人跟他一樣活下來?是否有人在廢墟上重新建立起了新的家園?

 

  他突然覺得很累,身體上的,心理上的。

 

  「我…」他望著圍著他的眾人,擠出笑容想說什麼,卻突然憑空消失在眾人眼前。

 

  五分鐘,到了。

 

  神田沒有理會正在詢問拉比,並討論下一步要怎麼做的另外幾人,皺起眉頭看著亞連消失的地方。

 

  對於對方最後流露出來的神情,他很在意。

 

  「我也先走一步。」

 

  「喂,神田你等等。」聽見話語的拉比一回頭,便看到那人說到做到,瞬間消失的身影,有些無奈地按著太陽穴。「這下可好…在故事結束之前擅離職守,又要被班長大人敲詐了。」

 

  「不過算了。」儘管嘴上抱怨著,但是他的嘴角卻揚起了微笑:「難得看到阿優關心人,就幫他一把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魚左 的頭像
魚左

當海洋流淌於天空

魚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