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奇你怎麼會在這!」埃西亞有些意外地喊到,錯愕地停下了原本要念出口的咒語。

 

  帝奇沒有理會他驚訝的表情,只是笑瞇瞇地摘下了帽子向克萊依雅鞠了個躬。「美麗的驅魔師小姑娘,初次見面,在下為諾亞一族的帝奇‧米克。」

 

  面對對方禮貌的舉動,克萊依雅似乎有些不知所措。她握著手中的長棍,訕訕地說到:「那個…帝奇老師,我國中時修過你的課,所以不是初次見面。」

 

  帝奇的臉僵了一下,嘆息著重新戴上帽子。「現在的小孩怎麼都這麼無趣呢?連個角色扮演都不肯配合。」

 

  「是你太過入戲吧!」埃西亞忍不住翻了個白眼。「我還以為你出現第二人格還什麼的…」

 

  「你錯了埃西亞,他這是本色演出。」亞連站到了埃西亞的身邊,而他剛剛的對手此刻正躺在不遠處的地上昏迷著。而阿利此刻也解決了自己的對手,在一旁謹慎地戒備著。

 

  「諾亞一族的npc?」注意到對方手上並沒有與他們這些玩家相同的手環,亞連有些了然。「沒想到拉比他們竟然找了你扮演這個角色。」

 

  亞連知道這個遊戲一定有拉比他們的手筆,甚至可能負責整個遊戲的設計,那麼npc的人選應該也有他們從中作用的力量存在。

 

  「沒辦法,誰讓我天賦異稟,是這個學院裡唯一一個可以扮好諾亞角色的人呢?」帝奇攤開手無奈地嘆氣。「比起讓那些小鬼糟蹋了諾亞一族的設定,我只好義不容辭地前來幫忙我家小兔子。」

 

  「那麼,如果你要阻礙我們的任務的話,我們就是敵人了。」埃西亞翻開了手上的聖經,躍躍欲試。「我不會手下留情的。」

 

  他所隸屬的陣營----教團,在這遊戲中是作為克制惡魔一方的存在。總是在現實被打壓的他,如今終於有機會扳倒對方,這令他怎麼能不興奮?

 

  「就算不手下留情你也打不過我。」帝奇似笑非笑地瞅了埃西亞一眼。「你不知道嗎?雖然你的能力會對我們有所影響,但在這故事中,真正有能力擊敗惡魔或者是諾亞的只有驅魔師喔!」

 

  「而且你錯了阿,少年。我是要來阻礙你們沒錯,但是我可沒有要跟你們打的意思喔!」帝奇伸出一根手指在他們眼前晃了晃,趁亞連他們一個分神,翻身上了身後的房屋。「嘛,迎接我給你們安排好的對手吧!」

 

  「在這邊!」不遠處,十來人衝了過來,手上還拿著各式各樣的武器。「那個女的是任務目標,解決她。」

 

  「咦!」看著一群人氣勢洶洶地朝她而來,克萊依雅有些愣住,不曉得對方為什麼找上自己。

 

  「我給他們安排奪取聖潔的任務了喔!」看著女孩茫然的表情,帝奇好心的提醒對方。「畢竟我是npc,這點權利還是有的。不過反過來說,只要你們能闖過他們這一關,就算你們這次任務成功了。」

 

  「意思是你不會出手?」亞連瞄了帝奇一眼,看著對方笑著點了點頭,當下立刻有了決斷。「克萊依雅你跟在我和阿利學長的後面。」

 

  就算她有戰鬥能力,但因為對面的人收到的任務是奪取聖潔,一切還是小心為上,萬一他們用上什麼陰謀詭計那就糟糕了。吩咐完克萊依雅,亞連看了埃西亞一眼,然後與阿利並肩衝了出去。

 

  對於亞連的眼神心領神會,埃西亞沒有跟著他們的腳步,而是停留在原地,朗聲召喚:「『惡人的亮光必要熄滅;他的火焰必不照耀。』」

 

  一道光柵成形在那些人之前,卻沒能攔住他們。領頭的人手上的長刀轉了一圈狠狠劈下,那光柵就化為虛無。

 

  「怎麼會!」埃西亞驚訝地喊到。而此刻,亞連與阿利都已纏上對方數人,就連原本被保護在後的克萊依雅此刻也不得不面對其中一名敵人。

 

  「沒有用的,教團陣營的武器在面對普通人時力量會削減很多的。」帝奇好整以暇地坐在屋簷上,看著底下眾人因為被圍攻而焦頭爛額的表情。「一開始那兩個人算你們好運,但是以一敵多的話,就很難說了。」

 

  「嘖嘖,竟然連規則都沒搞清楚,真是不稱職的玩家吶。」帝奇半是惋惜地說到,眼底有著藏不住的笑意。

 

  「我看你也是不怎麼稱職的npc。」亞連倚靠著大劍的優勢,把其中一個人掀翻在地上,沒好氣地說到。

 

  因為限制的關係,原本武器所擁有的特殊能力無法使用。但是單純的物理攻擊仍是沒有問題的。不過,因為這群對手也都是Atlantis的學生,在武技上都還是有底子,他們一時半會仍分不出勝負。

 

  「埃西亞,用之前的光繩。」既然無法造成傷害,那就別煩惱了。只要能夠絆住對手脫身就行。

 

  「『生命在他裡頭,這生命就是人的光。』」埃西亞再次使用了擋下最初兩人的術法。比起上一次他的操縱更為靈活,光所凝聚的繩子在他的指引之下,巧妙地攔在對方即將跨出的步伐之前,令幾個沒有留意到的人狠狠地栽了個大筋斗。

 

  克萊依雅順勢上前,靈活地揮舞著長棍。幾個為了閃避而瞬間失去重心的人,全被撂倒在地,而阿利毫不客氣地補上,一刀一個送他們離開了遊戲。

 

  相較起來反而是亞連手下留情了。在將眼前對手重擊使其失去意識之後,他沒有像伙伴一樣再繼續追擊。對於阿利和克萊依雅的舉動,他只是皺了皺眉頭,沒說什麼。

 

  「你們贏了。」帝奇鼓鼓掌。「是我忘了,在這裡你們可沒有什麼顧忌。」

 

  他意有所指地望向亞連,惹來對方一瞪。

 

  「我只是實話實說,反正學院裡是不會真的死人的。」他聳了聳肩,沒有再多說些什麼,只是輕巧地轉身離開眾人的視線。

 

  「學弟,你還好吧?」阿利也發現了亞連有點不對的神情,連忙解釋道:「不要想太多,他們在設計這個遊戲時,就已經為了避免過多的傷亡,規定在受到致命傷害之前就會經由系統判定自動被傳送出去,不會真的造成什麼傷害的。」

 

  「沒事,我明白的。」亞連努力擠出一個笑容。

 

  是的,他明白。在Atlantis學院裡,學生的死亡可是家常便飯,而經歷了一學期大大小小的事件,他也早就習慣淡定地看著各式各樣的意外發生。只是,他始終不能習慣的是自己的雙手,帶給別人死亡。

 

  「所以說豆芽菜就是豆芽菜,笨蛋一個!」一道熟悉的嗓音從他們身後傳來,帶著亞連從上輩子聽到現在的嘲諷語氣。

 

  「說了不是豆芽菜,是亞連。面癱笨馬尾。」亞連反射性地在還沒看到來人之前就先回嘴。

 

  「哼。」穿著黑色教團制服的神田冷哼了一聲,將手上的東西拋了過去。「換上。」

 

  亞連伸手接住那團黑色的東西,展開一看發現是一件黑色的大衣,除了多了一個兜帽之外,其餘樣式跟神田身上所穿的一模一樣。

 

  「我們是教團派遣的引導者,負責引導新晉驅魔師及聖職者前往教團。」與他一起行動的拉比無奈地笑了笑,將手上另外幾件制服遞給剩下三人。「黑色的外袍是教團的證明,請幾位先穿上後我們會帶你們去教團分部。」

 

  『恭喜諸位完成第一階段陣營劇情任務----獲得教團證明。』

 

  隨著他們穿上外袍,手環上也閃現了新的提示。

 

  「所以我們之前都還不算是教團的成員是嗎…」埃西亞嘟噥著,一邊跟上神田與拉比帶頭前進的步伐,一邊打量著自己與其他人樣式不大相同的外袍。

 

  聽見他的喃喃自語,拉比微笑地回過頭。「正確來講,擁有聖潔或是聖職能力的你們已經是教團一方的人了,但是真正作為接受交團派發任務的成員,則會統一服裝以方便辨認,服裝樣式因個人身份而異。」

 

  亞連看了拉比一眼,沒有說話。在場恐怕只有連神田在內的他們三個才清楚,驅魔人的黑色長袍,並不是單純為了標示身份而存在的。而是為了成為目標,等待被襲擊而穿上的。

 

  『面對看不到的敵人,若連我們也隱藏姿態,那能怎麼辦?』記憶中,他那有些不著調的師傅吐著煙圈,難得嚴肅地回答他的問題。『這個是「目標」,有了這個便可以懷疑所有接近的人。』

 

  真是的,今天自己的情緒真的被影響太多了。亞連苦笑著扶上了額頭。

 

  『我是為了破壞惡魔才成為驅魔人的,不是為了殺害人類而成為的阿。』

 

  久遠的記憶浮現在腦海中,曾經,那也是在一個時間被凍結的小鎮中的任務,第一次見到所謂的諾亞,第一次體會其他驅魔人的感受,第一次…明白那是一場多麼絕望的戰爭。

 

  「嘖,都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不要把事情混為一談。」神田伸出手,把亞連的兜帽戴上,那力道之大讓亞連不由得低了低頭。「遮遮你那難看的表情。」

 

  亞連沒有因為對方粗魯的舉動而生氣,只是自己再稍微調整了一下,避免因為帽沿過低而影響了視線。

 

  「我知道了啦,笨蛋神田。」他以極低的音量輕聲說到,惹來對方又一聲輕哼。

 

  「神田跟亞連學弟很熟?」阿利有些疑惑地看向拉比。他與這兩人從國二那年認識,雖然從來沒有分在同一班,但是幾年下來也頗為熟稔。然而,這卻是他第一次見到神田主動跟他人有這麼親密的互動。

 

  「他上學期是亞連的代導學長。」沒有打算去解釋兩個人從上輩子糾結到現在的恩怨,拉比笑了笑輕巧地帶過。「我想大概是因為他們氣場很合吧!」

 

  「少說廢話。」神田回過頭瞪了拉比一眼。

 

  拉比一臉無辜地朝他攤了攤手,無視神田要殺人的眼神,回頭招呼克萊依雅與埃西亞趕緊跟上。一行數人就這樣離開了小鎮。

 

  -----------------------------

  我想讓神田跟亞連放閃光(蹦蹦跳(被拍飛

  說是這樣說啦!不過這兩隻目前都還沒有這樣的意識,路漫漫其修遠兮阿(嘆

  我果然不太會打日常阿果斷決定至多在兩章內趕快解決這一部分然後進入戰爭part。話說為了這一章我還跑去重溫了驅魔vol. 4,不過誰能告訴我明明開頭是想要走歡樂風怎麼中間又變沈重的OAQ。為什麼我文中的亞連這麼多愁善感阿(吶喊(倒

  真心覺得要讓亞連動手殺人是不可能的,就算進了Atlantis這個莫名其妙的學院他頂多也是把人打到重傷昏迷而已,這樣才是我心中的亞連阿。不過對於鬼族他是絕對不會手下留情的。

 

小小附錄(腦洞):

“面對對方禮貌的舉動,克萊依雅似乎有些不知所措。她握著手中的長棍,訕訕地說到:「那個…帝奇老師,對不起,師生戀是沒有前途的,請容我鄭重地拒絕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魚左 的頭像
魚左

當海洋流淌於天空

魚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