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主打更新: 【特傳X驅魔】重生、【全職-傘修】未盡征途

 

  『紐波特是一個繁榮的海港小鎮,前些日子卻因不明原因與外界失去聯繫。所有進入鎮中的人都沒有再出來,教團懷疑可能有聖潔在作怪,派出人手前往調查,如果有發現聖潔,請在第一時間予以回收。』

 

  『是否確定接受劇情任務----紐波特的謎題?是/否』

 

  一踏進紐波特,亞連三人瞬間感受到強烈的術法波動,身後的城鎮大門被重重闔上,將三人封閉在這個小鎮之中。

 

  隨著系統提示音響起,埃西亞有點無奈地抓了抓頭。「真糟糕,這根本是強迫中獎嘛!」

 

  「看來我們沒有什麼其他選擇了。」阿利笑了笑,點選了浮在三人面前的選項。

 

  『接受劇情任務----紐波特的謎題,完成條件:找到隱藏在小鎮中的聖潔。』

 

  「好,那麼第一步要怎麼做呢?」埃西亞乾脆地望向亞連,等著對方給予下一步的指示。

 

  「先打聽打聽情報吧!」看著對方期待的表情,亞連有些好笑,難不成對方還真拿自己當作弊器來用了?

 

  打聽情報最適合的地點在什麼地方?自然是人來人往的酒館了。上輩子不知道做過多少次這類工作的亞連駕輕就熟地領著另外兩人找到了一家聚集著當地居民的酒館,入境隨俗地點了杯麥酒,坐在吧台旁聽著居民們的談話。

 

  那些居民對於亞連等陌生面孔視若無睹,自顧自地聊著天,從家常瑣事,到抱怨工作不順等等。亞連三人坐了好一會也沒聽見任何關於異常現象的討論。

 

  「奇怪了…」亞連的手指不由自主地磨搓著酒杯的把柄。「如果有聖潔存在就應該會有異常現象的發生才對。」

 

  而且,不知道為什麼,這樣的場景,有一點熟悉。

 

  「亞連,你看那邊。」早就對於其他人對話不耐煩而開始東張西望的埃西亞突然扯了一下亞連的袖子,指向了酒保身後指向三點整的時鐘。「你記得,我們來的時候是幾點嗎?」

 

  也是三點。亞連跟埃西亞對看了一眼,瞬間發現問題所在。雖然說遊戲裡設定的時間流逝可能跟外界不一樣,但是也不至於連動都不動。

 

  難道是時鐘壞了,不,應該有其他的意義。

 

  「這樣說起來,陽光的方位也沒有改變。」聽見兩人的對話,阿利打量著窗外的景色,像是感到有趣般地語調略微上揚。

 

  「你賣掉那個受詛咒的鐘了!」

 

  正在低頭思索著新發現的亞連靈敏地捕捉到不同尋常的對話,他輕輕敲了下桌子,示意另外兩人注意那個方向。

 

  「那種晦氣的東西,早點脫手早點轉運,再這樣放著,誰知道我會不會也跟之前那幾家人一樣倒楣。」略有醉意的男子仰頭灌了口酒,用手背擦了擦嘴角說到。「況且那女人挺呆的,讓我多少賺了一筆。」

 

  「你這不是在禍害人嗎?」他的朋友明顯不贊同。「你又不是不清楚那東西的前幾個主人都出了意外,那樣的東西直接處理掉就好,為什麼還要轉手出去呢?」

 

  「沒事的。」男子不在乎地揮了揮手,又喝了一大口酒,咬字不清地說到。「你知道買主是誰嗎?是城西那個瘋女人阿!」

 

  「你說那個瘋子?」他的朋友也低聲輕呼。「可是,就算是她…」

 

  「那個瘋女人有什麼好擔心的?早點死了也省得在我們前面晃悠。」男子重重地將酒杯放在桌面,不屑地說到。「別想那麼多了,喝酒。」

 

  看著那兩個男人又開始喝酒話家常,沒有再繼續講出任何有用的消息。亞連放下酒杯,以食指的關節輕輕敲著桌面,一邊思索一邊看著另外兩個同伴道:

 

  「看來,我們要去城西一趟了。

 

 

 

  安思汀・克萊依雅覺得自己今天特別倒楣。

 

  早上時她在班上一直笨手笨腳地打破東西,弄到班長和其他同學都看不下去只好客氣地以提前讓她休息的名義將她請出班級的商店之外,以免她讓班級的營業額轉盈為虧。中午想去一年C部聽說很不錯的茶館吃個甜點安慰自己,卻又在路過某個攤位時被一個獸王族的傢伙強買強賣地玩了撈金魚的遊戲,撈起了一堆不知道是什麼的奇形怪狀生物,其中一隻還會吐泥巴,弄得她不得不回宿舍換一套衣服。

 

  後來聽說高三A部有很好玩的遊戲,決定一個人來試試看。原本在發現自己是聽說很少見的驅魔師角色之後,克萊依雅覺得自己終於要轉運了。

 

  可是…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克萊依雅死死地瞪大著自己金色的眼睛,彷彿這樣就可以把那行浮現的字看到消失掉。不過事實證明,那道刻意用紅光投影出來的字似乎像是要嘲笑她的天真一般,遲遲不肯褪去。

 

  『獲得強制劇情任務----紐波特的聖潔。任務內容:在房子內等待教團人員的尋找。附註:該任務為角色初生任務。完成獎勵:聖潔。無失敗懲罰。附註:任務完成前不可踏出房子。』

 

  擁有一半狩人血統的克萊依雅深深覺得一定是自己平時不夠虔誠,不然守護所有曠野旅人的忒格泰安真神為什麼偏偏在今天背棄了自己。

 

  任務完成前不能踏出房子,意思是如果沒有人來找她的話她就只能一直困在這個只有一座大鐘的房間內,不能出去參加遊戲,不能離開,空有驅魔師身份卻什麼也不能做。

 

  她怎麼會這麼倒楣!

 

  於是,當亞連等人按了門鈴,推開那扇沈重的鐵門之後,迎面而來的就是褐髮少女激動萬分的目光。

 

  「感謝老天!我終於解脫了。」克萊依雅淚光盈盈地看著眼前的救命恩人。如果再讓她多待個十分鐘,她就真的打算自殺離開遊戲,然後重頭再來了。

 

  想到保健室那聞名校內外的聲譽,她十分慶幸自己忍耐到了現在。

 

  「克萊依雅?」阿利有些驚訝地看到族中的小學妹神情激動地望著他們,像隻走丟後又找回主人的小狗,只差背後沒有一條尾巴在那邊晃來晃去。

 

  「阿利學長!」發現不但終於被拯救,而且拯救的人員中還有自己的熟人,好吧準確的說是自家姐姐的熟人的弟弟,克萊依雅簡直幸福地要昏了過去。此刻,她相信她晦暗的遊戲生涯終於要出現曙光了。

 

  「好像小狗…」

 

  「噗!」

 

  看著少女撲向阿利,然後後者帶著無奈的笑容撫摸對方的頭給予安慰的模樣,埃西亞不小心把心底的想法說了出來。雖然音量很小,但是還是被一旁的亞連聽得清清楚楚,忍俊不禁。

 

  看著少女因為笑聲注意到自己的目光,亞連連忙調整好表情,帶著親切的微笑說到:「你好,我叫亞連‧懷特,他是埃西亞‧朗‧凱恩特,我們都是1C部的學生。」

 

  「我叫克萊依雅,安思汀‧克萊依雅。」克萊依雅此刻也發現自己有些丟臉的舉動,紅著臉龐小聲地自我介紹道:「我是1B部的。」

 

  「那麼…」一道突如其來的巨響打斷亞連未竟的話語,眾人忽然感覺到一陣天搖地動,兩道刺眼的紅光從他們手環上竄出,浮現成文字。

 

  『完成任務----紐波鎮的謎題。引發強制劇情任務----諾亞的襲擊。任務內容:從諾亞的攻擊脫身,護送新上任的驅魔師至教團分部。』

 

  『完成任務----紐波特的聖潔。引發強制劇情任務----諾亞的襲擊。任務內容:逃離諾亞的攻擊,平安到達教團分部。』

 

  銳物劃破空氣的聲響窣地響起,亞連一把拉開克萊依雅,轉身召喚出了兵器,用那寬闊的劍身擋下了連續飛來了兩柄匕首。

 

  「來這邊!」埃西亞眼明手快,將克萊依雅帶到了一旁的位置,讓出了空間讓亞連和阿利得以施展。

 

  「風華招來!」阿利也召喚出了軍刀型態的兵器,他的左手手指飛快地撫過刀背,在身前一個橫斬,一道風刃順勢而出,斬向了門外伏擊的對手。

 

  「裡面空間有限,先出去。」亞連看著被風刃逼退幾步的敵人,當機立斷,跟阿利一同率先奔出了門外。

 

  剛出門外就聽見風聲響起,亞連連頭都沒抬,手中的劍向上一橫,擋住了朝他落下的斧頭。在他正前方一名大個子的男子臉紅氣粗地再次舉起斧頭,想要再次攻擊對方。但是亞連卻被亞連靈巧的閃開,手中的劍狠狠地劈向對方斧柄的遠端,震飛了對方的斧頭。

 

  另一邊,阿利對上的對手身形明顯嬌小許多。對方雙手握持短刀,卻不急著攻擊,而是動作敏捷地閃避軍刀每一下的劈斬。儘管阿利明顯佔著上風,但是雙方仍纏鬥不下,竟一時分不出勝負。不過,這也只是一時而已。

 

  「『生命在他裡頭,這生命就是人的光。』」埃西亞拿出了聖經,書上可以朗誦的字句泛著光,指示著他做出攻擊。

 

  在最後一個字落下的瞬間,光形成的繩索從地上纏上了兩名對手的腳踝。在閃避攻擊的兩人沒有留意,一個重心不穩地雙雙跌坐在地上。

 

  「看來是我們贏了。」看著被光繩束縛的兩人,埃西亞表情愉悅地說到。「那麼就出發前往教團分部吧!」

 

  他踏出了腳步,卻有些意外地看見回過頭來的亞連瞬間變了臉色。

 

  「小心!」一旁的克萊依雅用力地撲向他,兩人臥倒在地上,恰恰閃過從他們身後斬來的西洋劍。還來不及起身,克萊依雅一個側身翻滾,揚起的腳用力踢向來者的手腕,逼得對方為了閃避只好讓第二道攻擊在半空中轉向落到一旁。

 

  亞連和阿利想要衝上前來幫忙,但他們原先的對手卻不知怎地掙脫了光繩,重新纏了上來。

 

  克萊依雅一個鯉魚打挺起了身,手上多出了剛剛成形的長棍。她戒備地望向來者,渾身緊繃地準備在對方一有動作時就立刻攻擊。

 

  「反應不錯嘛!小姑娘。」相比起她,對方可就輕鬆多了。他用著亞連和埃西亞兩人再熟悉不過地調笑語氣,手指輕輕抬了抬頭頂的高禮帽,說到:「怎樣,要不要改變陣營加入我們諾亞阿?」

 

  在帽簷的陰影下方,帝奇‧米克那帶著邪氣的笑容印入眾人的眼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魚左 的頭像
魚左

當海洋流淌於天空

魚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乖
  • 作者大人你回來了!!!!
  • 我回來了(撫摸

    魚左 於 2014/12/06 02:2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