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你們班學院祭打算開茶屋跟觀景屋是嗎?」

 

  週六的下午,幾個黑袍們坐在黑館的交誼廳中聊著天,剛好來找褚冥漾一起去圖書館的亞連也被拉入聊天的圈子中。

 

  「還有一個是撈金魚。」亞連一邊吃著桌面上的各種點心,一邊思考著。「聽說是原世界東方國家有祭典時都一定會出現的攤位,是這樣嗎,神田、冥漾?」

 

  「沒參加過,不知道。」明明不喜歡參與聊天,卻不知為何也出現在大廳的神田端著精緻的瓷杯,翻著眼前的書,連抬頭都懶得抬,顯然對於這個話題興趣缺缺。

 

  「呃…如果是普通的撈金魚的話,台灣的夜市倒是很常見。」問題是他一點都不覺得班上那群火星人會弄出普通的撈金魚。從在班上討論開始,褚冥漾就一直強烈懷疑班級同學的思維方式。

 

  不過,現在的他最在乎的並不是班上那群人奇妙的思考方式,而是…

 

  「亞連,你頭上的那個是?」褚冥漾有些疑惑地看著一團突然冒出,並且盤據在亞連頭上,他確信自己從未見過的金黃色未知生物。

 

  到底什麼時候,他身為地球人的好友也開始邁向進化為火星人的旅途,養起火星生物了?

 

  啪!

 

  一個再熟悉不過的巴掌快、狠、准地打在他的後腦杓上,使褚冥漾疼得抱住了頭。他用眼角餘光偷偷摸摸地往上瞄,在對上了一雙銳利的紅眼時瞬間縮回了視線。

 

  好吧!面對火星大魔王他還能怎樣呢?

 

  「褚,你很想被我揍是不是?」冰炎用斜眼盯著敢怒不敢言的學弟,意味深長地說道。

 

  當然不敢!

 

  褚冥漾立刻端正起坐姿,眼神因為努力將腦袋放空而顯得有些呆滯。亞連好笑地看著兩人的互動,一手輕巧地將頭頂上剛剛自己跑出來的寵物抓了下來,捧在掌心上遞給對方看。「這是迪姆恰比。」

 

  在亞連手上,一個金黃色的毛球抖了抖身子,舒展開背後的翅膀,親暱地蹭了蹭亞連。牠有著長長的尾巴以及四隻短短的腳,左右額頭上對稱地生著兩支小小的角。奇怪的是,這個明顯為某種生物的東西正面卻沒有任何五官,而是有著十字形的紋路佔滿了整個原先應該是屬於臉龐的位置。

 

  「喔?是那顆月守的蛋?」一下子看出亞連手上那隻生物的來歷,冰炎頗有興致地以研究的目光打量著。

 

  「那顆蛋?」在冰炎的提醒之下,褚冥漾也想起幾人某次去左商店街時,亞連所獲得的使役獸。「可是我記得,學長你說這種幻獸會根據主人的記憶選擇自身的形象…」所以亞連的記憶裡怎麼有這麼奇怪的東西…阿!

 

  猛然發現自己忘記亞連其實也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地球人,在心底開始默默流淚的褚冥漾頓時有種眾人皆醉我獨醒的哀傷。

 

  碰!

 

  褚冥漾被強大的衝擊狠狠撞到了地上,原先坐在他一旁的冰炎早在他沒有注意的時候站起了身,正動作從容地收回剛剛施行暴力的腳。

 

  「如果你再繼續腦殘下去,那麼我不介意讓你體會看看什麼叫做『眾人皆醒我獨醉』。」冰炎冷笑道。

 

  「…我閉腦。」

 

  「什麼時候孵化的?」決定不去理會在那邊縮著畫圈圈的褚冥漾,冰炎走到了亞連旁邊,以更近的距離觀察著亞連手上的月守。

 

  「這個寒假剛開始沒多久。」亞連悄悄遞給褚冥漾一個同情的眼神。「原本都只是放在窗台附近----因為書上說月守喜歡晚上能照到月光的環境----然後寒假過了一兩週後的某一個晚上,就毫無預警的孵化了。」

 

  在看到孵化出來的月守竟然是以前世記憶中的形象出現,亞連當下愣住了好幾秒。要不是渾身毛茸茸這一點跟以前是很大的不同,再加上知道就算以前的迪姆恰比再怎麼聰明,也不過是個通訊用的機器人,他差一點要以為迪姆恰比也跟著轉生了。

 

  不過,看到熟悉的伙伴模樣,仍是令他小小激動了一下。

 

  「月守的蛋?」被他們的談話吸引注意力的神田,將手上的書放了下來,望了過去。

 

  看到神田將視線轉到他們這邊,亞連笑著回道:「上學期剛開學時,去了一趟左商店街,有人送我的。」

 

  聽聞亞連的說法,神田忍不住皺起了眉頭。「我記得…」

 

  他的話被突然衝進黑館的一道人影給打斷。「阿優阿優,救命阿!你一定要想辦法阻止他們,我不要重蹈去年的覆轍阿!」

 

  只見拉比滿面驚恐的跑到眾人之間,用雙手抓住神田的一隻手,半跪在他之前,帶著祈求的目光望著他。「拜託你了,請你千萬、務必、一定、絕對要阻止班長大人的決策,不然我們就完了阿…」

 

  「給我放開,死兔子!」神田額上冒出了青筋,用力踹開了準備把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往他身上抹的某人。「好好說話!」

 

  看著拉比唱作俱佳的表演,坐在沙發一邊的蘭德爾勾起饒負興致的笑容。「去年?難道神田你們班又要再來出一次轟動整個學校的商店?」

 

  忽然間,就像是打開了聚光燈似的,全場的目光焦距都轉向了臉瞬間變黑的神田。

 

  「轟動整個校園?神田你們班去年開了什麼商店阿?」相當好奇究竟是什麼商店可以讓神田在一瞬間變了臉色的亞連,絲毫不畏懼神田快要可以殺人的目光,頂著壓力問到。

 

  「噗。」很明顯知道去年是怎麼一回事的冰炎在看到神田又黑了幾分的時候,很不給面子地笑了出來。

 

  「阿,我也記得去年的情況,神田你們班真的十分地有特色呢。」想起那時情況的安因也有些忍俊不禁。「不過我一直很好奇神田你為什麼會答應?」

 

  「我、拒、絕、回、答。」神田咬牙切齒地說道,狠狠地瞪了一眼仍有些不甘心的亞連。「不准去問任何人!」

 

  「喔。」感到有些可惜,亞連決定不理會神田最後一句的警告,之後再找個時間去問問帝奇。「那你們今年要開什麼商店?」

 

  「班上之前的決定是要作角色扮演遊戲…」看著一聽見這幾個字又開始眼淚汪汪的拉比,神田嘖了一聲。「給我說清楚狀況。」

 

  「他們…班長他們剛剛在抽角色。」拉比用著一種絕望的嗓音說道:「我是公主。」

 

  「「噗!」」不少人因為他的這一句話,口中的茶水噴了出來。

 

  「這絕對有黑箱作業阿!」拉比用著控訴的眼神環視眾人:「阿優算我求你了,去跟他們說說好不好。」

 

  「與我何干。」沒什麼耐心的神田再次用力甩開又要趴到他身上的某人。

 

  不意外聽到這樣的回答,但是拉比一點都不擔心神田不會幫他,因為…「神田你被抽到的角色是皇后喔。」

 

  「「「咳咳。」」」剛才還算冷靜,沒有噴出茶水的其他人此刻都被嗆到了。褚冥漾一邊幫亞連拍背順氣,一邊在心中暗自慶幸自己在聽到拉比學長的角色之後,沒有再吃任何的東西。

 

  「…他們現在在哪?」渾身散發出強烈的殺氣,神田冷著臉從沙發上起身,大步往門外走去。

 

  「在教室。」看見有希望了,拉比喜上眉梢,跟上了神田,離開前還不忘回頭說一句:「不好意思打擾大家了,你們繼續吧!」

 

 「…」眾人沈默了一會,最終是奴樂麗帶著興味說道:「今年,一起去高三A看一看吧!」

 

  「「贊成!」」眾黑袍異口同聲地說到。

 

  「對了,學長你們班呢?」想起冰炎也是高中部的一員,褚冥漾好奇地問到,連帶著亞連也看了過去。

 

  重新坐下來的冰炎拿起一個畫著藍色花紋的高級瓷杯,視線掃過兩個滿臉好奇的學弟。「鬼屋。」

 

  「「鬼屋?」」

 

  「三間商店全部打通做成鬼屋。」冰炎悠閒自在地說到。「神田他們班應該也是同樣的作法。」

 

  不過他們班沒有高三A部的班長那樣奇葩的人物,儘管準備也是費工夫,但是比起心理上的摧殘,只需花花體力和腦力相形之下就顯得相當好命。

 

  「喔喔,那一定很有看頭。」奴勒麗笑著說道:「畢竟A部的人向來都很細心在準備。」提到A部就又想起去年神田他們班的情況,奴樂麗唇角的弧度越勾越大,令褚冥漾背後不由自主地起了一股惡寒。

 

  「當天我們也會去逛喔,你們幾位都請加油。」捧著茶杯,身為行政人員的安因微微一笑地說到:「對了,今年商店街中有人遞交了劇院這項,是個考古研究的社團。你們要邀請函嗎?」

 

  安因放下手上的杯子,拿出了一疊卡片。「學生拿來的,上面有附照片。」 

 

  亞連與褚冥漾各接過其中一張。設計精美的卡片中有著立體投影的人像,是一男一女的背影,平坐在一個城牆的上方。

 

  白色的城牆上,殷紅的血跡斑斑,逐步蔓延上兩人的衣擺。兩人的四周則飄起小小的雪花,一點一點地落下然後消失。

 

  「冬城?不會是那個故事吧?」蘭德爾挑起眉,有些意外地說到。

 

  冬城?

 

  亞連想起了埃西亞曾經跟他說過的故事。「是那個雪國王子的故事嗎?」

 

  聞言,在座的幾個人都向他望了過來。

 

  「真意外,沒想到亞連你會知道這個故事。」安因有些驚訝,沒有料到在原世界長大的亞連竟然知道流傳於守世界的故事。

 

  「之前聽朋友提過。」亞連看到褚冥漾一臉疑惑地望著自己,笑了笑,開始說起故事的內容:

 

  「那是流傳於守世界,類似童話的故事,不過據說真有其事。大致上就是說在很久以前,雪國的王子領兵與另一個國家建立聯軍,討伐降臨世上的魔王…」

 

  春日的午後,陽光從大廳的窗戶傾洩而入。微笑輕聲訴說的白髮少年,以及認真聆聽的黑髮少年尚不知道,這樣的寧靜他們可能將很久都不再擁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魚左 的頭像
魚左

當海洋流淌於天空

魚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