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呢?沒有了聖潔就什麼都不行的笨蛋豆芽菜。」神田看著亞連有些錯愕的表情,他的心情相當愉悅。不得不承認,能讓這株豆芽菜變臉總是令他感受到無比的成就感。

 

  「什麼時候的事情?」亞連可沒有對方這般的好心情。聽到對方間接承認了回復前世記憶,他的心情並不像原本所想的一般是欣喜,而是五味雜陳。

 

  「全部想起來是這一兩個月的事情。」神田悠哉地拉過一張椅子坐下,鬆了鬆黑袍的領口。「從第一次碰上你之後,回憶就開始一點一點浮現了。」只是他決定在完全想起之前,什麼都不說。

 

  「對了,那隻兔子應該也想起大部分了。」他突然想起不久前,某個橘髮的情報班跑來對他旁敲側擊的情景。那時的他可沒那麼好脾氣,看到對方吞吞吐吐的模樣,不耐煩地把刀抽了出來,抵在對方的脖子之上,讓他有話就說。

 

  亞連瞪著神田臉上的似笑非笑的表情,心中突然燒起了一把無名火。他的胸口竄出了一股壓抑不住的憤怒,於是他冷冷地說到:「很好玩嗎?」

 

  神田有些詫異地看向不知為何突然產生情緒的亞連。沒想過會有這樣反應的他不由得眉頭緊皺,凝起了面孔。「豆芽菜,你…」

 

  「看我在那邊小心翼翼地要裝作不認識你們很好玩是吧?」亞連打斷了神田未竟的話語,略微提高了音量。「看我一邊摸索著這世界一邊研究如何跟你們相處很好玩是吧?」他的雙手緊緊抓著因為坐起身而滑落腰際的被褥,微微抬起下巴,直視神田。

 

  「豆芽菜你沒事發什麼瘋?」神田不解,剛剛明明還好好的,對方此時卻突然鬧起脾氣來。

 

  「我發什麼瘋?這句話問你自己吧!」亞連無法控制地,像是倒豆子一般,一句又一句原本隱藏在心中的話脫口而出。「你知不知道從小帶著比別人多出十幾年記憶的感受是什麼?你知不知道當我第一次見到你時是多麼的激動?你知不知道當你對我揮刀相向時我的心中是什麼樣的驚愕?」

 

  「豆芽菜,我…」

 

  「告訴過你不要叫我豆芽菜!」亞連幾乎是用嘶吼地說出這一句。他的聲音微微帶著顫抖地說到:「你知道我今天看見那惡魔的幻象時,心中的想法是什麼嗎?」

 

  絕望。也許真如神田所說的,不再擁有聖潔的他,對於惡魔感到恐懼。他害怕著惡魔再次出現,再次打亂他的生活。這世的他身邊多了許多普通人,所以他必須保護他的親人、朋友。但是他已失去保護的能力。

 

  「你說你一、二個月前就完全恢復記憶了,那你那時候為什麼不說?我的反應娛樂你了嗎?你看戲看夠了嗎?」

 

  迎向惡魔的那記攻擊時,他腦海裡瞬間閃過許多念頭:還好他們不記得,不用與他一起承擔。為什麼他們不記得?自己終究還是只能一個人,身邊不再擁有一同對抗惡魔的伙伴。

 

  「為什麼你要現在才說?我明明都已經快要放棄了。」

 

  亞連想到聖誕夜裡,那封帝奇的簡訊。那時的他不敢置信,但是心中仍是有一些期待。或許,等回到學校後神田會跟他說,或許,那一天沒有說,只是因為在原世界不方便。但是這近一個月來的等待,讓他燃起的希望又破滅了。

 

  他原本已經決定不要再期待了阿!

 

  「豆…不、亞連‧沃克。」神田第一次叫出了他前世的名字。「你冷靜點。」聽見他的話,亞連有些發熱的腦袋慢慢地冷卻了下來。

 

  「…我選擇隱瞞,並沒有戲弄你的意思。」神田看著望向他的銀色雙眼,忽然感到有些狼狽、不知所措,想了半天只能擠出這句話。

 

  那雙有些濕潤的銀眼裡面寫滿了倦怠以及失落,神田心中沒來由地微微抽痛了一下。十六年來,帶著只有自己知道的記憶,在一個不再熟悉的世界生活,那會是怎麼樣的感受?恐懼?或者更多是寂寞吧?

 

  就算有著前世的記憶,眼前的人當年也不過是十幾歲的少年,與自己相同…

 

  一向冷淡的他,第一次因為一個人開始惶恐了起來。其實亞連沒說錯,如果說他決定在記憶完全想起前不動聲色,那記憶想起後的這一兩個月其實只是他私心想要看亞連的反應罷了。

 

  看著坐在床上,因為剛剛的怒吼還有一些激動地渾身發顫的少年。神田這才恍然,眼前的人不久前才經過一場激戰,身心都需要好好的休息。

 

  原本他只是剛好完成任務,在回學校的途中經過那個村莊附近。想到拉比說過亞連此刻也正在這裡出任務,便打算過去看一下。不料,才到村莊,就聽見亞連深入魔女林的消息。不安的感覺開始在他的心中蔓延,他決定立刻前往協助。

 

  身為豆芽菜的代導學長,適時照顧一下學弟總是必要的。他這樣告訴自己。

 

  剛趕到的那一刻,看見亞連渾身鮮血,木楞楞地等著承受攻擊的模樣。他抑制不住心底的憤怒,飛快地擊殺了那隻幻獸。也不知道究竟是氣那隻幻獸,還是豆芽菜太弱,又或者是氣自己來得太慢。

 

  他心底很清楚,其實以亞連的實力要安然出入魔女林不會是大問題。只是魔女林呈現的幻象,恰好戳中了對方的致命傷。在分不清真實與假象的情況下,亞連的落敗是注定的。

 

  看著臉色依舊蒼白的人,他不禁放低了音量,輕聲說到:「先休息,改天再談。」

 

  「我不想談。」亞連很快地回答到。他躺回床上,輕輕閉上了眼,側過了身子,背對神田。「反正你們不是想要保持原樣嗎?那就繼續維持原樣吧!就當作你們從來沒有過前世記憶,而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原世界新生就好。」

 

  他真的很累,腦袋也很亂,已經沒有力氣去思考這些東西。好不容易適應了失望之後,突然又給了他希望。第一次、第二次…現在的他實在不敢去期待,他沒有餘力去承受第三次的失落。他不管對方有什麼原因,他只想龜縮回自己的舒適圈,安安穩穩地過上日常的生活。

 

  「亞連‧沃克!」神田有些錯愕地看著亞連就這樣背對他,心中泛起怒意的波瀾。「你給我轉過來!」

 

  他站起了身,伸手要去扳過亞連的肩膀。手指卻在不經意間劃過對方的臉頰,從指尖傳來的微涼濕意令他頓時愣在當場。

 

  「你…」哭了?他張了張嘴,卻怎麼也問不出口。他只能呆楞地望著有些瘦弱的少年,蜷縮起身子,將自己埋在被窩之中。

 

  「晚了,請離開吧。」亞連將頭悶在棉被之中,隔著厚厚的布料,努力藏著聲音中的哽咽,下達了逐客令。

 

  神田站在原地好一會,在知道對方暫時都不會面對他之後才大步離開。而一直到他遠離房間之後,亞連才從被窩中探出頭,聲音冷淡、不帶感情地說到:「出來。」

 

  埃西亞若有所思,慢慢地從門後的陰影走了出來,身後還附帶一個表情尷尬的褚冥漾。

 

  褚冥漾現在覺得很絕望,明明只是剛好聽學長隨口提到亞連在醫療班住院----天知道負責重塑結界,除了第一天的意外之外一直待在黑館的冰炎怎麼會知道這個消息----他才趁著幫忙九瀾大哥跑腿的機會特意繞過來看看,順便搭上在醫療班碰上的埃西亞。結果,好像被他聽到什麼不得了的事情。

 

  剛剛他們在門外就聽見亞連拔高的音量,他還在詫異一向彬彬有禮的亞連怎麼會這麼失控時,埃西亞便拉著他躲在門後聽著房內的動靜。為此,他還下意識地用了雷多曾經用過的,隱藏身形的術法,不讓可能經過走廊的人發現他們偷聽的行為。

 

  如果說一開始還聽不太懂,後面的訊息可以說是相當明確。沒想到他一直以為與自己相同只是普通人的朋友,竟然有著前世的記憶。褚冥漾有些悲哀地發現,自己的生活圈似乎只剩下他一個地球人。

 

  「我什麼都不會說出去的!」看見亞連看向他的目光,褚冥漾連忙舉起手來發誓。與他原本所預期會有的威脅恐嚇不同,亞連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微微點了點頭,道了聲謝,便轉過頭去看著埃西亞。

 

  「所以,這就是你與帝奇熟悉的原因?」埃西亞看著亞連沈思了老半天,冒出了一句話。

 

  「對。」亞連的聲音很平淡,像是一切都與他無關。「可以麻煩你不要說出去嗎?為了帝奇?」

 

  埃西亞點了點頭,拉著褚冥漾轉身離開,決定留給亞連一個休息的空間。在踏出門口之前,他回頭看了亞連一眼:「我不會說出去的,為了你。」

 

  「謝謝。」亞連依舊沒有什麼血色的臉龐上,彎起了一個極淡的笑容。

 

  「好好休息。」埃西亞叮囑亞連之後,便一把抓住褚冥漾,拖著他走出門外。

 

  「亞連!早日康復!」褚冥漾趕緊從埃西亞手中奪回自己的領口,免得真的被一路拖到醫療班大門口。「還有那個…我想事情應該沒有你想的那麼糟啦!」

 

   聽到這句話,埃西亞又再次停下了腳步,與亞連一同雙雙望向褚冥漾。

 

   只見褚冥漾搔了搔頭,說道:「雖然我不是很明白,而這也只是我的感覺。不過我想神田學長不是一個糟糕的人,你們會吵架,應該是有什麼誤會。這總是能解決的,何況還有拉比學長可以幫忙調解不是嗎?所以,亞連你不要想太多比較好。」

 

  「謝謝你,冥漾。」亞連再度笑了,突然發現自己竟然沒有褚冥漾看得透徹,明明,自己從上輩子就認識神田了,不是嗎?

 

  「不過有一點你錯了阿。」

 

   所以說,果然是“旁觀者清”嗎?自己差點像帝奇所說的一樣,讓前世的記憶成為了自己的魔障。

 

  「那傢伙,一直以來個性都很糟糕的。」亞連嘴裡雖然這麼說,眼中的笑意卻逐漸加深。

 

  褚冥漾大概永遠不會知道,今天自己只是習慣性調解紛爭的一句話,讓亞連恍然之間,明白了神田的考量。

 

  就讓過去,成為過去吧!

 

  亞連在心中暗自對天發誓,絕對不會再犯相同的錯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魚左 的頭像
魚左

當海洋流淌於天空

魚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