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原世界的人。」神田雙手環胸,倚靠在廚房的門口。隔著一個餐廳,客廳的笑聲依稀傳了過來。

 

  用過餐之後,眾人從餐廳轉移到了客廳聊天。拉比巧妙地營造氣氛,避開守世界的話題,帶著埃西亞與亞連的父母聊得相當愉快,亞連也不時在一旁插上一句。

 

  「我的全名是黛安娜‧倫澤,與你同為黑袍,聯合公會原世界英國分部的負責人。」黛安娜熟門熟路地為自己倒了一杯水,悠閒愜意地轉過身面對神田。「你的事蹟我有聽聞過。久仰大名了,神田優。」

 

  年紀輕輕就作為戰鬥型的袍級晉升到了最高等級的黑袍,雖然只是猜測,但是不少人都認為如果他提早一年參加考試,史上最年輕的黑袍非他莫屬。

 

  神田在聽見對方的身份時,瞳孔微微縮小。袍級是一回事,身為分部負責人又是另一回事。這說明了對方不僅有著高深的實力,更有著優秀的處事手腕。這樣的人,為什麼…

 

  彷彿看出他的疑惑,黛安娜微微一笑:「但我同時也是一間下午茶館的店主,薇薇安與文森的好友。」刻意強調自己在原世界的身份,黛安娜一向懂得如何定位自己的角色。於是,面對懷特家,現在的她只會是個普通人。

 

  「他的幻武兵器是你給的?」神田想起曾在亞連手上看過的兵器,疑問衝口而出,但是心中已有了答案。

 

  「對。」黛安娜大方地承認。「我看得出來,總有一天,他一定會被引導到守世界的。事實上,我還覺得高中晚了些。」

 

  「亞連那孩子我從小看到大,品行我可以掛保證。或許他有一些屬於自己的小秘密,但是那也是屬於他的隱私,希望你不要過於追究。」黛安娜放下手上的杯子,以一個愛護晚輩的長輩心態,語重心長地說到。「無論如何,享受現在的生活不是很好嗎?」

 

  「你…」神田有些驚訝。他沒想到眼前的人似乎也知道亞連有前世記憶的事。

 

  「很好奇我怎麼知道的?」黛安娜抿了抿勾起的嘴角。「我也很好奇你怎麼猜到的呢?」她銳利的審視目光掃過神田,不管展現的外表如何溫和無害,她從來不是個好相與的人。

 

  「不過,話題就到此結束吧!今天的我只是開茶館的黛安娜,作為懷特家的友人受邀而來,享受聖誕節的氣氛。」黛安娜笑了笑,剛剛緊繃的氣氛突然鬆下,但是眼底有著不容拒絕的堅持。「所以,別談守世界的事了。」

 

  神田沒有回話,但是黛安娜知道他同意了。於是她愉悅地笑瞇了眼,「那麼,做為客人離席太久可不是件禮貌的事情呢!」

 

  黛安娜的話語剛落下,亞連便踏進了廚房門口。他有些疑惑地在兩人之間來回望了望,不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事。黛安娜帶著笑意,拍了拍亞連的肩膀往門口走去。

 

  「神田,你們剛剛…」亞連遲疑地開口,不知道該不該過問。

 

  「沒什麼。」神田搖了搖頭,示意亞連不要多問。剛剛與黛安娜的談話之中對方並沒有明顯的敵意,有著的只是淡淡的警告。站在懷特家的友人的立場之上,她警告自己,不要做出任何傷害這一家人的行為。

 

  只是,她不知道,自己沒有理由去傷害眼前的人。神田心想著,不自覺放鬆了剛剛有些緊繃的肩膀。如果對方跟上輩子一樣,依舊是那樣單純又濫好人的個性,他還真的找不到任何戒備對方的理由。

 

  「神田?」亞連試著叫喚明顯有些走神的神田,他不明白,一向冷淡的神田怎麼就看著自己恍了神?

 

  神田回過神,暗自懊惱自己的失態。為了轉移注意力,他連忙拿出了一個盒子,拋給疑惑的亞連。

 

  亞連沒有料到他的舉動,手忙腳亂地接住,不解地望向神田。「這是…」

 

  「給你的。」神田微微撇過頭,想要掩飾自己的不知所措,有些生硬地說道:「你不是今天生日?」

 

  亞連愣住了。今天是他這輩子父母所給予的生日沒錯,也是因為如此他們家才會提前一天慶祝聖誕節,但是他沒想到神田竟然會知道自己的生日,並且準備禮物。

 

  他瞄了一眼仍然沒有直視自己的神田,拆開了手上包裝簡單典雅的銀色盒子。黑色的絨布之上躺著一只小巧的玻璃瓶,正中央掛著一枚紫色的八面體水晶。玻璃瓶上還有著細緻的銀色鍊子,可以將瓶子作為吊飾懸掛。

 

  「很…漂亮。」亞連有些驚訝,他沒想到神田竟然會送這麼精緻小巧的東西。不過話又說回來,根據他上輩子對神田的印象,放在幾分鐘前,他連神田送禮物的樣子都想像不出來。

 

  「那是護符。」看見他直接打開了盒子,神田身體微微一僵,但是很快地在亞連注意到之前又調適了回來。之前聽到那隻橘髮兔子嚷嚷著要給眼前的人準備禮物時,他像是著了魔一般,也親自做了一個護符。等到做完之後他才猛然想到,自己平常根本不是會做這種事的人。

 

  他有些懊惱,原本收著沒有打算拿出來,沒想到卻在剛才下意識地給了對方。「總之,你最好隨身帶著。」

 

  說完,他大步地走向了廚房外頭,沒有等待因為震驚依舊楞在原地的亞連。

 

  亞連看著神田離去的背影,嘴角不自覺地微微上揚。他握緊手上的盒子,看向窗外墨黑的天空,意外地發現銀白的色彩飄揚著。

 

  「下雪了呢。」

 

  他喃喃自語,帶著笑容將今年收到的第一份生日禮物貼近胸前。

 

 

 

  聖誕節過後,亞連回到了學校,期末考很快地來臨了。在帝奇的指導與幾乎天天跑圖書館的習慣之下,亞連面對考試可說是毫無壓力,滿心盤算著寒假是否要嘗試出幾個個人任務來試驗自身的實力。

 

  與他相比,褚冥漾就有些不安,拉著亞連利用考前的週末一同複習。於是,亞連第一次踏進了黑館,見識到了學校的幾個黑袍。不知該不該算是慶幸,神田並不在那裡,不然亞連真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對方----在聽到帝奇的猜測之後。

 

  「我接這個任務。」

 

  在考完試的當天,亞連到了學校的會計部門,挑選了一個單人的任務。任務內容很簡單,只要探查守世界某處妖獸遷徙的路線,並驅逐接近聚落的妖獸就可以了。唯一比較麻煩的是,任務需時三天以上,必須等到妖獸完全離開聚落附近才算完成。

 

  於是,在考完試的隔天亞連跟父母藉口要與同學出去玩,一個人收拾好行李出發了。

 

  因鎮是一個種族混雜的小型村莊,從人類到妖精都有。但是居民相當純樸,在知道亞連是接下委託的學生之後,熱情地招待亞連住下,也告知他這種妖獸的習性,以及以前的經驗。

 

  這裡是妖獸的遷徙的必經之地,每年冬天妖獸都會經過此地。雖然不會主動接觸聚落,但是每年總有一兩隻脫離群體的妖獸會來到村落外圍,影響村民安全。

 

  亞連依照往年的方式在村落外圍設下結界,妖獸一靠近就會觸發警報。自己則沿著村落周遭視察,避免有漏網之魚。也許是因為沒有什麼外人會來到這裡,所以村落裡的孩子好奇地在亞連身後跟上跟下,嘰嘰喳喳地纏著對方。

 

  「亞連哥哥!」

 

  今天是任務的第三天,除了一開始有一隻未成年的小妖獸迷路到了附近之外,一切可說是相當平順。過了今日,妖獸就都離開了附近,亞連的任務也就宣告完成。

 

  「怎麼了,綺雅?」亞連看著褐色頭髮的小女孩跑向他,手上還殘留著羽毛的痕跡,明顯就是剛從獸身變形回來的模樣。他不由得笑了笑,摸上對方的頭。

 

  「耶!我第一名。」小女孩燦爛地笑著,轉身像身後幾名氣喘吁吁的男孩示威。

 

  「綺雅!你作弊,怎麼可以用飛的!」紅色頭髮的妖精男孩氣呼呼地用手指著女孩,語氣中滿是忿忿不平。

 

  「又沒說不行。」隸屬獸王族的女孩做了個鬼臉。「溫徹斯特你又輸了。」她得意洋洋地雙手插腰,仰起脖子,只差沒有鼻孔朝天。

 

  亞連不禁失笑,看來他們又在比賽誰最先找到自己了。他笑著制止幾乎要打起來的兩人,細細數了在場的幾個小孩,有些疑惑地問到:「瑜澤沒來嗎?」

 

  幾個小孩面面相覷,這才發現平時一起行動的好朋友中有一人消失了。

 

  「瑜澤怎麼那麼慢?」「你剛剛有看到他嗎?」「沒有。」「阿,諾飛爾也不在!」「他們該不會找不到吧?」

 

  幾個小孩七嘴八舌地猜測著,此時,討論的主角之一出現在他們的視野之中。

 

  「諾飛爾,這裡!」綺雅開心地朝對方揮了揮手。「你怎麼那麼慢?」

 

  亞連瞇起了眼睛,覺得有些不太對勁,他的心中敲響了警鐘。只見諾飛爾朝他們望了一望,蒼白的小臉沒有任何情緒,轉身走向了遠處的樹林。

 

  「咦!他怎麼…」小孩們張大了眼睛,驚恐的互相對望。大人們總是警告他們,千萬不可以到那片樹林中玩耍,不然會被詛咒。

 

  「綺雅、溫徹斯特,你們帶大家回村子。」亞連攔下想要跑過去阻止的孩子們,他也聽村裡的人提過詛咒一事,這種情況下他不可能放任小孩跟隨。「通知大人,我去找諾飛爾他們。」

 

  看見兩個小孩點頭,亞連立刻朝向諾飛爾的方向奔去。心中不祥的預感逐漸擴大,他只希望,一切都還能來得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魚左 的頭像
魚左

當海洋流淌於天空

魚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