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無聊。」埃西亞嘆了口氣,一邊拋接著手上的匕首,一邊感到無趣地說道。

 

  亞連有些無奈的笑笑,順手展開傳送陣將兩名傷痕累累、倒地不起的惡靈學生送到醫療班。

 

  「原本還以為敢來挑釁的應該有幾分實力的說。」埃西亞將武器收了起來,躺到草地上,隨便叼了一隻草根在嘴裡,百無聊賴地說道。「沒想到三兩下就解決了。」

 

  剛剛惡靈學院的人朝他們發動攻擊時,埃西亞主動對上使用指虎的那名對手,而亞連自己則是對上拿著巨斧的敵人。交鋒沒多久,兩方的實力差距立刻展現。先別說這段時間一直都受帝奇訓練的亞連,就連埃西亞也游刃有餘。

 

  「是你們的實力超出一般平均水準吧!」一道隱含著笑意的嗓音從旁竄出。亞連與埃西亞抬起頭來,只見帝奇微笑著從一旁走出。「呦,好久不見啦!埃西亞。」

 

  「帝奇!」亞連驚訝地看見埃西亞一聲驚呼後連忙從地上爬起,站到了自己身邊。「你怎麼在這?」

 

  「我不能在這邊嗎?」帝奇有些好笑地看著緊張的埃西亞。「反而是你們,怎麼認識的?」

 

  「我們是同班同學。」一頭霧水的亞連望了望身旁的埃西亞,又看向了帝奇,誠實地回答道:「不過是剛剛才認識的。」

 

  「這小鬼是我之前的學生。」一手揉上埃西亞的頭髮,帝奇好心地解答亞連的疑惑。「我是國中部的種族學課程指導老師。」

 

  亞連仍舊不解。躲過帝奇魔爪的埃西亞無奈的解釋:「這位是我父親朋友之一的孩子,我小時候就認識了。國中進到Atlantis學院之後,剛好碰上他在這邊當老師,所以有單獨跟他學習一段時間。對了,我還沒正式介紹,他是…」

 

  「不用了,我跟少年認識。」帝奇笑笑地站直了身。「要說的話,他現在也算是我的學生,是吧,少年?」

 

  埃西亞瞪大了眼睛看向亞連,眼中閃過一絲憐憫、同情以及同病相憐的情緒:「亞連,你真的是這傢伙的學生?他的授課方式根本不是人…好痛。」

 

  「小鬼,我說過在學校要叫老師。」帝奇站在原地,手指上輕輕降落了一隻黑色的蝴蝶。方才,便是這隻蝴蝶在埃西亞的耳垂處停了一下,埃西亞便痛得叫出了聲。

 

  埃西亞摀著耳朵,可憐兮兮地望向帝奇。

 

  「別演了,你以為我看不出來你是裝的嗎?」帝奇笑笑地壓了壓頭頂的禮帽,嘴裡吐出讓埃西亞臉色慘白的話語。「我還沒跟你算帳,對付這種貨色竟然要花上五分鐘,看來你要重新訓練了。讓我想想…」

 

  「不!帝奇你不也說我們的水平已經在一般水準之上…」

 

  亞連頗有興致地看著帝奇逗著埃西亞玩,而埃西亞時而哀嚎時而求情。他看得出來,帝奇其實很關心埃西亞。就像一個長兄一般,偶爾打擊過度自滿的弟弟,循循善誘期望他的進步…好吧!也許帝奇的訓練是用一些嚴苛的方式,或是惡劣的玩笑,所以埃西亞才會在聽見訓練兩個字時流露出那樣的神情。

 

  「少年你覺得怎麼樣?」

 

  亞連回過神,看見帝奇微笑的看著他。「什麼怎麼樣?」

 

  「跟埃西亞小鬼組搭檔,你覺得怎麼樣?」帝奇又說了一遍。「公會有很多任務需要兩個人一組,這小鬼雖然實力還不及你,但是對於守世界的瞭解比你深入,你們兩個搭檔剛剛好。」

 

  亞連沒有忽略埃西亞聽到自己的實力高於他時臉上一瞬間流露的驚訝,於是他有些遲疑了。「這…」

 

  「放心吧!」帝奇知道他在擔心什麼,用力拍了拍埃西亞的肩,把他推到亞連前面。「這小鬼我從小看到大,是可以信任的人。」

 

  「我們剛剛的話只聊到一半就被打斷了。」亞連還在一邊猶豫時,埃西亞在短暫的思索之後率先有了動作。「儘管有時候我不怎麼相信帝奇的眼光,但是至少我相信我自己的眼光。」他無視帝奇在背後不滿地“喂喂”了幾聲,笑笑地伸出手,看向亞連。

 

  「是朋友,就握手。」

 

  亞連看著對方坦蕩蕩的眼睛,同樣微笑地握上了對方的手。

 

  「那麼以後請多多指教了。」

 

 

 

  「冥漾,小心。」亞連揮舞著手中的大劍,擊退了想要襲擊褚冥漾的妖獸。被掩護的那人長吁了一口氣,執起手上的掌心雷,一發子彈朝著還不斷噴著火的目標物發射而去。

 

  大競技賽已經結束了,褚冥漾在後半段的時候因為隊伍缺人的關係而被冰炎拖上場,也因此覺醒了幻武兵器。在那之後,亞連偶爾會找褚冥漾練習或是在與埃西亞一起出任務時帶上對方。

 

  相比起其他人,褚冥漾也更喜歡跟隨亞連鍛鍊自己的能力。照他的說法是,比起學長動不動出會死人的任務、五色雞總是往危險的地方鑽、萊恩莫名其妙消失又出現、千冬歲推著反光的眼鏡說出黑死人不償命的話…,至少跟著亞連對心臟比較好。

 

  「不錯呀,漾漾。槍法進步不少。」埃西亞面帶笑容,手上精準地拋出匕首,擊斃的妄圖靠近他們的另一隻妖獸。成為搭檔之後,在亞連的介紹之下,他也認識了這個班上另一位來自原世界的新生。「亞連,找到了嗎?」

 

  「等等。」亞連退後幾步,靠近埃西亞兩人,在他們的掩護之下,快速地巡視著周遭的樹梢。「找到了!埃西亞,你的四點鐘方向。」

 

  他們這次的任務,是要為醫療班蒐集藥材,摘取守世界中某一特有鳥類的鳥巢。根據資料,該種鳥類只專吃特定樹木的果實,而偏偏那種果實也是許多妖獸所喜愛的,所以就導致了有該鳥類存在的地方必有妖獸環伺。

 

  而亞連他們很不幸地,剛好碰上一群剛剛將這裡佔領為據點的妖獸部族。

 

  「在那裡嗎?」埃西亞在亞連的指示下,同樣看到了懸掛在樹梢的鳥巢,自信地笑了笑。「看我的。」

 

  「龍聲低吟,鳶嘯長鳴,奔騰吧!水流之力。」

 

  喃喃念了幾句,埃西亞憑空在腳下召喚出水流,然後乘著水流飛越妖獸的頭頂。也不知道他用了什麼方式,只見他用力在理論上不可能借力的水流上一蹬,輕巧地落在樹枝上,回頭叮囑被妖獸群包圍的兩人。「亞連準備好傳送陣,我們拿了就走。」

 

  亞連點了點頭,埃西亞拿出了公會醫療班給予的袋子,小心翼翼地在不直接接觸鳥巢的情況下將目標物取下。「搞定。」

 

  「光結圓,光與影交織起,肆之烈光盾。」在亞連的示意之下,褚冥漾吟唱起精靈百句歌,一瞬間彈飛了四周的妖獸。

 

  「埃西亞,現在!」

 

  埃西亞從樹上翻身而下,右腳毫不留情地踏到一隻狼形的妖獸背上,一個使力進到了褚冥漾所暫時創造出來的空檔中。亞連一看到他來到,立刻拋下移動符,三人在轉瞬間回到了學院。

 

  「順利完成任務!」埃西亞伸了個懶腰,笑容滿面地說道:「又有一筆薪水進帳,剛好過個幾天聖誕節就要到了,到時要不要一起吃頓大餐?」

 

  「提到聖誕節…冥漾、埃西亞,你們聖誕夜那晚有空嗎?」亞連想到前幾天父母的囑咐,向身邊好友提問到。「我想邀你們來我家過節,一起吃頓聖誕晚餐。」

 

  「阿…不好意思。我今天中午已經先跟喵喵他們約了,他們要去找座山烤肉煮火鍋。」褚冥漾搔了搔臉頰,自動忽略了金髮友人強調地點要是靈山的事。「學長說可以去水妖精聖地,我晚點還要跟學長一起回原世界買禮物…說到這個,他們知道我下午要跟你們出任務時,原本還要我來邀請你們的說。」

 

  「沒關係,那麼千冬歲也會去囉?」看見褚冥漾點了點頭,亞連心中雖然有些失望,但臉上仍是保持微笑。「那麼,埃西亞你的打算呢?」

 

  「我那一天晚上沒有什麼事,去亞連你家好了。我對原世界挺好奇的。」埃西亞想了一下說道:「不過漾漾你們那邊,就麻煩你幫我回絕了。」

 

  嚴格說起來,埃西亞跟千冬歲等人都不熟,他們會提出邀請主要是看在褚冥漾與亞連的原因上,而埃西亞又是認識亞連在前。所以亞連不去,埃西亞也就沒有太大的意願。

 

  「我知道了。」褚冥漾點了點頭,揮別兩人,回去黑館。而亞連也與埃西亞約定好時間後,展開傳送陣回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魚左 的頭像
魚左

當海洋流淌於天空

魚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